按 ‘ 随感 ’ 标签归档

从今天起,做一个热爱读书的人

  昨天夜里得了禽流感,正好趁请了一天假。

  工作日竟然可以懒洋洋呆在家里,穿着很久不换的睡衣,坐卧随心,实在是件惬意而奢侈的事情。我在傍晚六点十分醒来,不知今夕何夕,也无需确定身在何处,只是分明感受到,一次位于正常工作日的休憩远比十个双休日来得丰满和有效。那末,为什么我们需要被规定在哪一天一起休息呢?

  半个月前淘来的二十几本书扔得到处都是。它们不会说话,却仿佛都在沉默地嘲笑我由来已久的买而不读。这么多年来,买书的冲动总是远远大过于读书的欲望。许多书偶然翻开,却永远只能读到前边六七页就匆忙丢下。我宁愿形容猥琐地蹲在电脑前,打开一个又一个没有尽头的链接,漫无目的却又急不可耐的等待时间过去。我慢慢习惯对一切浅尝辄止,手忙脚乱而一无所获,在每一个深夜迟迟入睡并懊恼不已。
  晴空一道霹雳闪过,突然很想出去找个地方,好好看看它们。
 
   » 浏览全文 »»»»»»

鱼说,陈升说

  陈升上一次出五十米深蓝的时候,我还在大学里坚强的做一名差生。许多人都喜欢那一辑里的一个人去旅行,有点蓝调的活该你是单身汉,又或者是舒缓安宁的绿树与知了——但是没有人能比我更得意,因为那一年阿升不顾我的推却,执意为我写了一首,大头日记
  大头的妈妈,要听,阿升唱情歌。我怎么知道,大头的妈妈有什么知而不能言语的伤心,需要藉着阿升的情歌,来抚慰失落的心情呢。我只知道,阿升也有自己,知而不能言语的困惑吧。

  等了四年,陈升终于再唱起了歌。他以我们无比熟悉的方式回来,熟悉得好像从未离开。熟悉到,我把新专辑里的歌跟他从前的放在一起,很快就不能轻易分辨哪些是旧的,哪些只是听了几天而已。

   » 浏览全文 »»»»»»

康永当家跑跑步

整个周末闷在家里
装死,睡觉
看有趣的和无聊的文字和影像
  
10月28号的康永当家,不错
又看到功夫里的斧头舞
有点无所谓,有点懒洋洋
总之,够傻
傻到,堪堪适合我
有机会,要跟特拉沃塔在低俗小说里跳的摇摆舞
一起学学
  
陈国坤田鸡两个港仔
还有后来的康康
都是那种乐意把自己放得很低,但是
却让你觉得自己也高不了多少,的人
我热爱这样不装的人
  
» 浏览全文 »»»»»»

我也是

  我热爱网络的一个原因是,你能在这里找到许多跟你的某些地方一样的人。这件事有时候是好的,你可以很高兴地跟他们一起分享,知道自己并不孤独,或者得到一些同病相怜的安慰;有时候又是让你沮丧的,你终于发现自己从来就不是独一无二的,或者,你的困惑跟他们一样由来已久,一样无计可施。

  阿北老师、伍岭老师和zoulee老师把这个怪癖游戏传给我的时候,我先想到的是《天使艾米丽》(Amelie)里的那些心事重重的人们:哈法尔普兰不喜欢小便时身旁有人,艾玛汀普兰不喜欢泡完澡后手指上皮肤皱巴巴的样子,菲罗曼喜欢猫咪喝水时水盆摩擦地砖的声音。

  要保持怎样一颗柔软而敏感的心,才能在周而复始的庸常生活中仍然能看得到这些可爱的秘密?我花了很长时间,甚至有意识地做了一些实践,才终于重找到了那些早已熟视无睹的东西。这让我有些难过,因为发觉自己的渐渐迟钝和粗糙;但又有些欢喜,因为在人们书写的许许多多怪癖里,总是能发现一些稀奇却又偏巧跟你一样的癖好,让你忍不住在看到的时候高兴地说,“哈哈,我也是啊”。

   » 浏览全文 »»»»»»

三十六度暴走

  昨天刚离开双流机场,热情的深航美眉就带来了一个好消息:飞机将在一小时四十分后抵达深圳,地面温度三十六度。也就是说,一百分钟前我还是春熙路上玉树临风的人形生物,一百分钟后便将在宝安机场成为一头温柔的烤乳猪。

  在这个三十六度的夜里,看上去整个深圳都在安静地洗着桑拿。在这个三十六度的夜里,我恐怕只能耷拉着舌头,跟朋友说些烧坏了脑子的蠢话。可是外面突然有人尖叫起来。爬到阳台上,看,是骤雨来袭。街边排档的食客们慌忙四散逃跑,借机赖掉饭钱。我们则心满意足的站在阳台上,俯视乱成一团的街道和人们,仿佛这场暴雨是我们的杰作似的,竟然有些恶作剧的快感。
  
   » 浏览全文 »»»»»»

我们为什么要到远方去

  我的偶像萝卜女士,在谈到她为什么热爱户外时谦虚地说,她觉得自己对于这个世界是个多余的人,并且这个想法深深存在于她骨子里。“但是在户外,我发现我不会去思考这个问题,让我心里轻松很多。我站在山野里的时候,觉得自己的存在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没有什么需要否定或者肯定的。”

  在即将离开深圳的前夜,我也想问问自己,为什么要远行。

  六月,也是在广州,我的另一个偶像无赖女士曾经在天河北的麦当劳里问我这个问题。当时我厚着脸皮说,人们生活在自己熟悉的状态里,年复一年,触角和感知能力大多被一成不变的环境消磨得粗糙和迟钝了。我们闭着眼睛也能回到家;对身边美好的东西习以为常,无动于衷;我们甚至觉得人生就是这样了。这真叫人灰心。
  只有在陌生的远方,一切都是新鲜的和不确定的,蒙尘的触角才会重新兴奋起来,让我们好奇,更加敏感,继而发现打动你的东西,发现美好,觉得还有无限可能,然后我们纷纷回到原处,渐渐重又粗糙和迟钝,于是等待再一次出发。这或者是行走最大的诱惑所在。

  不过今天细想起来,应该还是会有这样一些人,他们即使老死在一个地方,也能始终保持一颗敏感而柔软的心,可以感知庸常生活里的美好,并不断得到新的乐趣。我承认我非常嫉妒他们——靠,省了多少路费啊。
  对这样境界的人,普鲁斯特老师有一句话说得好:真正探索的旅程,并不是去看新的地方,而是用新的眼光。

   » 浏览全文 »»»»»»

雨后想起故乡及其他

1、乡下
 
有新鲜的花
有新鲜的屎
有新鲜的阳光
有新鲜的诗句长满稻田
 
» 浏览全文 »»»»»»

普鲁斯特问卷 – Proust Questionnaire

  我的普鲁斯特问卷。

1.你认为最理想的快乐是怎样的?
与许多人一起分享的快乐。因为那种快乐通常会被放大。

2.你最希望拥有哪种才华?
让身边的人如沐春风。

3.你最害怕的是什么?
非常害怕失明。或者是被卡在水管、保险柜之类逼仄而黑暗的空间里无法动弹。

4.你目前的心境怎样?
无欲无求。安于现状,拒绝变化。

5.还在世的人中你最钦佩的是谁?
活得最长的那位。他(她)对这个世界可真有兴趣,似乎总是不会绝望。

6.你认为你最伟大的成就是什么?
» 浏览全文 »»»»»»

我的礼崩乐坏

  过去很多时候,我热爱与朋友们讨论些什么,人生、好与坏、快乐和悲伤、善和恶,所有这些。我知道每个年纪足够的人都曾经热衷于此种讨论并企图得到唯一的答案。然而很快我便发现,每次讨论告一段落都会有一种莫名的徒劳感,说得愈多愈觉一无所获。于是我们越来越沉默。

  在古希腊德尔斐古城的阿波罗神庙前,刻着这位老神仙的一条神谕:了解你自己。在神明看来,人们存活一世,无非是为了了解他们自己是什么样的人,能做出什么样的事情。也就是说,没有谁要求人们一定要成为什么样子;你可以尝试很多事情,在很多地方生长,没有对或错,是与非。

   » 浏览全文 »»»»»»

10 Places of My City – Shenzhen(深圳)

在深圳,我所喜爱的十个地方在深圳,我所喜爱的十个地方

一、益田路某段

  江苏大厦正门对面,益田路上的一段人行道。年初某个冬日骑爱车放工回家,慢腾腾行入道中,蓦地觉得耳边清静起来。这一段人行道约摸四百来米,笔直而不取巧,一眼便能望到尽头。因为少人行走,干净简单,清楚得很。两侧的行道树并不高大,但是工工整整,毫不含糊。道旁的树种不一,一边浓荫如盖,一边则有些黄叶间或落下,但是竟然也遮挡了一些益田路上的喧嚣。

  每次走过这里,都会有意无意地缓缓骑行,放眼看那两行热闹里安详着的树,想象自己是走在一幅好的画里。

» 浏览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