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随感 ’ 标签归档

昨夜又通宵睡觉

           [一]

  从古兰经的角度而言,睡觉和醒来与人在今世死去和后世复活是一个道理。谁说不是这样呢,每一个夜晚我们纷纷失去知觉,仿若消亡;尔后又纷纷睁开豆大的小眼,每个清晨都是新的,每一天都充满无限可能,宛如初生。
  每一天都像一个新的人生。

  是不是可以这样想,此时此刻,人们蒙受的不可告人的苦难,都不应该成为怨怼的理由;人们承担的无聊的欢乐,亦无须视作莫大的幸福。因为当你将短短的一个昼夜作息过成整个人生,一觉醒来俱往矣,又有什么情绪是可以带到第二天——也就是第二世——那么久的呢?

            » 浏览全文 »»»»»»

每一天都有几朵花意外开放

  7月30日。当你在车库里听见猫叫,并且这叫声一直伴随你的帕杰罗驶出深南大道,请一定停下车来。也许会有一只小猫正趴在温暖的底盘上,满脸泪水。——注①

  7月30日。记住每一个电话号码。你不知道哪一天,会突然需要找那个号码的主人。——注②

  7月31日。有时候,我试图打断一段原本愉快的谈话,只是因为害怕没有办法让之后的台词延续先前的美感。——注③

  7月31日。社会上的妇女同志比较复杂,还是女大学生比较可爱。我乐意与女大学生一起促膝讨论人生和理想,甚至因此产生友谊。我热爱她们。——注④

   » 浏览全文 »»»»»»

生于猴年马月

母亲和周岁的我  这些年来,我在母亲身边的时间极少。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一直在外求学和打工,另外一些说起来不是太舒服的缘由则是,即使在家,我们一起说话的时间也不多。

  应当是她先发现自己不知道该跟我说些什么的。打电话回家,通常都是同时跟他们俩说话。有一天,在例行的嘘寒问暖之后,她就有些不知所措。我乐意说的事情,她也很认真的听。只是那些事情,大多像是专为跟父亲说的。母亲不想让自己看起来像个局外人,于是就很努力地试图表现得是一个参与者。可是,她的人生经历几十年来都只在那个方圆十五平方公里的小镇上,她也没有时间去了解故乡之外的世界发生过什么,又怎么能明白我说的那些所谓的正经事呢。我听得出她对自己有些失望。
   » 浏览全文 »»»»»»

他们知道我的一切

  每天经过那个小报摊,我只要往那儿一站,什么也不用说。摊主就会告诉我,南方体育到了,新电影到了,21世纪经济报道到了,中国国家地理到了。他不知道我姓甚名谁,却甚至知道我床头都放着些什么催眠读物。

  我打电话到沙县小吃。有时候我说,喂,要个外卖,说完这句就挂掉了。老板娘马上就能知道我是谁,要送什么,送到哪儿。她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却知道我最爱吃什么。

  怡景水业的接线生,知道我每次都只要一桶三加仑的纯净水。她甚至没有见过我,却知道我只有一个人,只喝得掉三加仑。

  我的一些邻居,每天,我只是跟他们点点头。可是他们知道,我每天两点才睡,知道我常常喜欢放什么样的歌。

   » 浏览全文 »»»»»»

三周年记

丰子恺:草草杯盘供语笑,昏昏灯火话平生   我的这个站,它已经有三岁了。它不声不响地呆在这儿,就像偏远小镇上的一间老店。偶尔有过路的旅人,会在小店的墙上写下字句,刻下诗行。

  他们也许永远都不会再有机会经过这个小镇。他们不会再推开我的店门,坐在熟滑的老藤椅上向我讨水喝,不会再想起他们留在这里的痕迹。但是我一直在。我守着它,每日清扫它,珍视它,仿佛经营我生命里最了不起的基业。

  使我欣慰的是,也有人留在这个镇上,成为我的好邻居,老朋友。你们徜徉于此,也许不能得到太多慰藉,但是无论什么时候来,我都会拿出我最好的佳酿,满斟在最好的酒杯里,款待你们。

  那些年代久远但是依然鲜活的字句将温暖我的余生。对此我一直心存感激。
也请你,干了这杯。

[刘海波 – 别来无恙]

不可言说

  题图摄于生我养我的小镇。这座山正在我家对面,孩子气时候肆意撒欢的乐土,长大之后,我们便纷纷将它遗忘。正如这株情状古拙却又粗笨无比的枯树,它们的寂寞无可言说,忧伤不可告人。

   » 浏览全文 »»»»»»

才女和美女

才女至美女易,美女至才女难。

美女以绝色容颜愉悦我们;才女以落落素心涤荡我们。

人们总是奢望 拥有正当最好年华的美女,而与淡定从容的才女携手夕阳。

无才美女,可以度春宵;
无貌才女,可以赏性灵;
有才美女,可以神仙眷侣,但易遭天妒。

戴着镣铐,轻舞飞扬

  建筑无疑是一门天生需要自由与个性的艺术。千人一面或者千篇一律,即令是最蹩脚的建筑师,多半也不齿为之。建筑师与建筑惟其个性方能生存。

  然而建筑又从来便不是一门自由的艺术。建筑总是存在于一个并不单纯的世界当中,饱受社会、经济的挤压,文化氛围的濡染以及其它诸多直接或者间接因素的影响。这些制约与影响注定了建筑师们只能像中国古代的格律诗人一样,戴着镣铐跳舞,夹着尾巴做人。

  自由与约束,个性与共性,听上去似乎太也复杂,事实上也并非我能聒噪。我所想多嘴的仅是其中之十一:环境收敛和约束建筑个性,建筑的个性必须服从于环境。

     » 浏览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