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情感 ’ 标签归档

窗外的蜗牛

  你高兴的叹了口气
  一如晨曦 洒落在寂寂的杨树林里
  呵 这个属于上帝的清早
  连他自己看了也觉得新奇

  我已经忘记到底在哪一株白杨树上
  写下这一瞬最可愉悦的低语
  我愿它竟然能抚慰某个陌生的面孔 就像
  整个天空的绽放缘自一枚星星的升起
  
  当然

  夏天 应该有热烈的诗句
  最好有会唱歌的风
  有几只初蝉
  问我它们的名字

  那么 这一行写给你
  请把那个忧伤的袋子给我
  我想做你窗外的蜗牛 
  呆呆的听 你无可描摹的梦呓

我说,我找个人

  你好,我找个人。
  她不是很高,走路有些儿快。她不算太爱说话,也很少一个人发呆。她还不是太懂得忧伤,有一些阳光打在她的裙摆。

  你来,你来。我知道你要找的这个人,只是她早已离开。你看,你看,这是她遗忘的发带。

   » 浏览全文 »»»»»»

路小缝:逝去的一个世纪

  我得承认,我早已无法客观看待厦门。一旦与那个城市有关,我的任何言说都无可避免地带着强烈的情感倾向。我对此毫无办法。
                   —— 一个不是路小缝的人记
  [1.你一打开扉页你就发现]

  清晨六时自困顿里艰难醒来,大巴已行至厦门大桥。过得白阑干的桥,只一瞥那岛,眼里便觉得明朗起来。

  路并不阔,然而深色的路面中央,绿得青翠。更加难得的是,它不似别处,只胡乱弄些草来敷衍人;那草中是夹了容颜热烈的花——你并不觉得它们俗媚刺眼,反有说不出的晴朗干净。

  终于得见那面久违的路牌,“欢迎来到厦门经济特区!”。望定它,仿若七年前头一回踏进岛来,惊喜的模样。

   » 浏览全文 »»»»»»

与厦门有关

与厦门有关  几天前就定好了返程的票,可是没想到离开时还是那般仓皇。
  就像去年那次离开一样。

  五月是从厦门开始的。这七天只与厦门有关。
  这些记录只与厦门有关。

   » 浏览全文 »»»»»»

Sleepless in seattle

  初升入大学二年级的时候,学业日渐马虎,非不得已,极难踏入公教半步。那时节还不曾奢望有自己的电脑,于是空置的时间便多将起来。
  彼时厦大图书馆尚是旧的,第五楼专作放映音像用。每至周末,便有简陋的海报张贴出来,预告将映的作品。看这样的片子需要两块五毛钱,跟许多人坐在大厅里。
  假若想自己挑了爱看的电影来看,那便需要花八块钱定一个包厢。所谓包厢,其实是一个大厅,拿许多半人高的隔板隔开,一个包厢两座。“包厢”间彼此能听见隔壁的声响,所以都需各自戴了有线耳机。因了线长的限制,大多时候只能正襟危坐。

  其时正是生平头一遭与一个女孩儿走得极近的时候。大家夜里都无事可做,又一般的不爱呆坐在公共教室里。于是她便拉了我去图书馆的五楼看电影。

   » 浏览全文 »»»»»»

致米斯埃克斯

亲爱的 我的院子里早已为你做好了一张小板凳
等你拉着我 高兴地坐下
用你透明的小指头 指给我看
阳光打在地上
阳光打在脸上

亲爱的姑娘
我得捉住你的手心(它那么柔软)
写下世上最热烈的音符
我要你一摊开手来
就看得到它们跳舞

亲爱的 亲爱的姑娘
我无须掩饰我有一双为你流泪的眼睛
尽管我们从未相遇
我仍记得你拨开林子里碎碎的阳光
记得你站在我的面前 笑盈盈的模样

亲爱的姑娘 你甚至还没有学会忧伤
你的低低的小脑袋
她不说话 轻轻抵在我的胸膛
缓 缓 起 伏
一时间 我便有这许多说不出的喜欢

姑娘 亲爱的姑娘
请挽起你的长长的黑头发
一支野桃花穿过发簪
你来 你来
你只来唱出我为你埋藏已久的最好的阳光

春天,回到过去

  大约在九年前我带着几颗青春痘离开家乡,开始了以求学为名义的裸奔。
  十八岁的时候,我若无其事地套着运动裤,却踩着一双棕色大头皮鞋,匆匆抵达一个叫做厦门的小岛。在集体宿舍的第一个夜晚,我趴在离地面一米五的上铺,记下了一纸的惶恐和兴奋。

  现在,我已经知道领带的四种系法,也不再穿白色的袜子。只是有时候,想起那样的夜晚,那样的脸庞,还有那么长的等着我的五载年月以及这些年月里的茫然未知,就觉得特别美好。
  尽管如今我早已洞悉,它们毫无新意。这种一目了然教我黯然神伤。

   » 浏览全文 »»»»»»

离青春七百公里

  这些天有点凉了。
  深夜里趿着拖鞋去阳台上晾衣服,仰起脖子的时候就看见散落在天穹里淡淡几点星光,风拂过去,四下里好似没有活的气息。泰戈尔说,我是一个在黑暗中的孩子。我从夜的被单里向您伸出我的双手,母亲。

  记得在厦门的时候,我们大模大样躺在芙蓉湖的草地上,一起看着厦大的夜渐渐深起来,沉下去,校园里的喧哗和繁灯和野鸳鸯被黑夜缓缓吞没掉。草叶扎在背上,刺得很,手脚还喂着蚊子。但是风悄悄的,水镜子一般,我们还有那么多话要说。
  我们在这样的天地里,那么一瞬间,仿佛从未有过的自由和欢喜。

   » 浏览全文 »»»»»»

《一一》道来

杨德昌:一一  只是一百七十三分钟而已,可是在片尾淡淡的曲子和缓缓的字幕慢慢流淌的时候,我却好像什么样的生活,都在这三个小时里过完了。

  这是一部非常柔软的电影。也许接下来我会因为感动而语无伦次。

  这是四年前的电影。但是如果我那时候便看了,注定是看不懂的。而现在,我吃惊而悲伤地看到很多自己在里面。这种感觉,像极了阿弟看到外甥洋洋为他的后脑勺拍的照片一样——“你自己看不到,所以我拍给你看”。

                » 浏览全文 »»»»»»

一次现代爱情试验的粗糙记录

    一、

  我见过你的。
  别逗了。
  真的。那时候你老是赖在你的男朋友身后,土土的,很不起眼。没想到会是今天这个样子。
  什么样子。
  很……好看。

     » 浏览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