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刀客

微信图片编辑_20210422123548小区门前瞧见一个老头,弓背翘腿,坐在他自己的条凳上。脚底一双解放鞋,裤腿卷得老高。

老头嘬着烟。条凳应该是用工地上拾来的板材自己打的,也没上漆水,但是周正规整。一头嵌着块磨刀石,另一头,则是一台小小的飞砂轮。条凳腿上挂着一个黑乎乎的水瓶。

见我驻足,老头抬眼说,磨刀吗?

等我提刀下来,老头掐了烟,一手接过刀,一手从鼓鼓囊囊的汗衫口袋里拎出老花镜。眼镜的标签还贴在镜腿上。

「十八子,好刀啊。磨好了,一盒饭钱,二十块。」

看我没有意见,老头起身,竖了条凳,弯腰骑在上面,摇起那个飞砂轮来。

「先呢,要用这个砂轮把刃口磨平,才好拿磨刀石细磨。不然刀刃上那些小小的缺口都还在,切肉会切不断丝的。」

我问,你刚才怎么光坐着,不吆喝呢?像那种,「磨剪子嘞锵菜刀——」,那样的吆喝。

老头说,今天是楼里一个老主顾喊他来磨刀,等他。摊子摆着,要磨的自然明白。不费那事。

「你看,刀口里头对着刀把的这个角,得把刃磨平,拿刀的时候,才不会划手。」

我又问,你磨多少年刀啦?

「我在深圳三十年,磨刀也磨了三十年。昨天,我还在你们对面那个花园磨了一天。」

我说,那你这每天换一个地方,走完一圈,前边磨过的,可不又得磨了?

「对嘞!我一般半年回来一次。你这刀磨了,两年都不用管。我呢,是天天都要磨刀哈。」

路人渐渐见多。老头手上没闲着,间或也冲他们招呼两声。

「有刀不利拿来磨,不要让做饭的掂刀生气哈。」

我也帮腔道,回头想磨刀的时候找不着,那就只能赶巧啦,半年才来一次呢。

「对嘞!以前你们这楼有个姓李的老板,搬到东门十好几年了,还每年打电话,找我磨刀。」

老头往磨刀石上洒了点水。

「这刀磨出来,男同志刮汗毛、刮胡子,都可以。但是不能斩骨头,鸡鸭鹅鱼都不行。因为你这刀,太单薄啦。」

眼见完工,我问老头要二维码。老头从汗衫袋里拿出一个红梅烟盒,打开是一沓乱七八糟的零钱。

「我没有那个。你给我现金,我都能找开。」

收好钱,他又掏了另一个烟盒子,红塔山的,抖了根烟出来。

「回去提醒用刀的人,洗刀、擦刀,千万小心哈。」

  1. 尚无留言

  1. 尚无通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