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 映 画 』 ’ 分类归档

呆了一下

  
  的确有一些事物,是你可以望着它,永不疲倦的。比如星空。比如熟睡的孩子。比如她。
  
  
   » 浏览全文 »»»»»»

映画欧洲之三:再看就把你吃掉

  当它们黑色的眼睛凝视着你,一切都重新开始。
  
   » 浏览全文 »»»»»»

映画欧洲之二:琉森的癞蛤蟆是全天下最幸福的癞蛤蟆

  列夫·托尔斯泰老师说,琉森是瑞士最浪漫的地方。我已经迟到了百年,却发觉他的观点依然铁证如山。
  
  诗曰:

  “毫无疑问
  琉森湖的癞蛤蟆
  是全天下
  最幸福的”

   » 浏览全文 »»»»»»

映画欧洲之一:眼前有景道不得

  英谚有云:Everywhere I go I find a poet has been there before me. 翻译成我朝语文,大概就是“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的意思。百万年来,这个星球上还有什么美景没有被人歌颂,还有什么地方不曾被人涉足?我们所看过的景象,一定有千万人早已目睹,一定有千万支画笔早已描摹,每一个角度都是模仿,每一种光线都是重复。这其实是很让人沮丧的事。
  
  所以,如果我仍然坚持带上相机的话,那一定是我还相信,在自己的眼里,会有些什么东西,跟他们都不一样。
  
   » 浏览全文 »»»»»»

三个春天


 
  三月初由北而南匆匆路过,用宾得傻瓜相机目睹了沈阳、北京和南京的三个春天。

   » 浏览全文 »»»»»»

拍立得

  今年春天路过许多地方。很是匆忙,但总算还有些记忆。偷空整理了几张照片,无主题,“齐天大圣,到此一游”。
 
   » 浏览全文 »»»»»»

四月,邂逅日隆的雪

  过去的一个月里,我有一多半的时间像只老狗一样,是在外地奔忙流浪。尤其是过去的几天,基本上每夜都在不同的城市里入眠,不知道明天醒来我会在哪一只鞋子里。心底始终没法安静,这里自然也就荒芜了。

  总算在公差之余,没忘记见缝插针地走了些地方,见了些朋友,尝了些风味,且慢慢整理出来,权当又画了几个记号吧。

  今天先放出第一辑:四月,日隆的雪。去年夏天我到日隆,尽管骄阳下的四姑娘山依然白雪披肩,但是只能远望,总归还不够过瘾。这次利用公差间隙从成都赶到日隆,竟然刚好是在一场大雪后,真是太走运了。

» 浏览全文 »»»»»»

如花的狗日子

  王如花昨夜入住我家。

  早上带它在门前晒太阳,懒懒的,很舒服。趁它打盹,偷拍了几张。

» 浏览全文 »»»»»»

过年,回家

过年回家  我的老家是一个只有五六百人的小山村。二十几年来,那里一直宁静无比,并没曾发生太多的变化。但是我知道,它迟早要和整个世界一样,成为我不认识的模样。因此,在这件事发生之前,我想为它做一些简单的记录,尽管我还不知道这样做有什么更多的意义。

  当然,罗列在这里的,不全是村里的样子,还有一些是在邻村一个叫做出米石的小庙里拍的。我们那儿崇尚佛教,我也常常上香磕头,所以拍的时候总觉得不敬,只大概抓了几张。
  
   » 浏览全文 »»»»»»

西行漫记(一):这是我看到的十分之一

新疆照片

  尽管很早就已经在酝酿,但是因为休假时间迟迟未能确定,这次西游还是在手忙脚乱中开始的。八天,几千公里,有些累,今天才缓过劲来。

  老习惯,先整理一些照片吧。喀纳斯湖 – 白哈巴村 – 塞里木湖 – 那拉提草原 – 吐鲁番,基本上是它们的排列顺序。事实上,这只是我看到的十分之一,甚至更少。此外,因为液晶显示器的原因,可能明暗和色彩会有偏差。

  所以,说到底,你能依靠的,只会是你自己的眼睛和脚底板。

   » 浏览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