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 日 志 』 ’ 分类归档

一桩事先张扬的凶杀案

直到看到那只麻雀之前,这本来只是一个异常平静的下午。太阳很好,我和几个朋友坐在门前檐廊的台阶上聊天。我平日常常喂养的一只叫汤姆的野猫,四仰八叉地躺在我的脚旁晒暖。院子里不时飞来斑鸠、麻雀、喜鹊之类的小鸟,落到地上捡几粒剩饭,或是在草坪上啄食草籽。一切和平安宁。
» 浏览全文 »»»»»»

一言为定

  老来得子,经已弥月。每日勤勉侍寝之余,手持沉甸甸的尿片,捕捉偶尔浮现在他嘴角的「睡眠微笑」,难免想到这个拥有自己基因的小伙伴,即将在未来数十年间与我们的生活牢牢绑定,憧憬有之,惶恐有之。
  为人子女多年,每次总结与父母的过往种种,都会对未来自己如何扮演父亲这个角色有更丰富的认识。这些想法,难保今后不会调整。但是,不写在这里,多年以后又怎么分得明白哪些是坚守的初心,哪些是美好的一厢情愿呢?

   » 浏览全文 »»»»»»

随手拍解救路怒症患者

  作为一个经常在早晚高峰期驾车的轻度路怒症患者,我的中指常常很累。那几个英文单词,也因此变得特别顺口。

路怒症  Road rage disorder  除了因为自己的间歇性路盲和时常错过路口而对副驾上的人们恼羞成怒之外,我的焦躁乃至愤怒主要来自于路上那些投机取巧的流氓司机们。他们在右拐车道排着长队的时候从左侧直行车道硬塞进一个车头;他们在车流间蛇行,从不打灯,一会儿排成一个S字,一会儿排成一个B字。

  与这个世界的其他不公平一样,“他们”抄了捷径,得了便宜,损害了大多数循规蹈矩者的利益却鲜见受到惩罚,甚至有时还反衬出后者的“呆”和“傻”来,当然难免引发愤恨以及雨后春笋般的中指。
  在某几次带着老婆开着车,吃着火锅还唱着歌,突然就被插队的时候,我承认我有直撞上去的冲动。

   » 浏览全文 »»»»»»

五十K

  大学同学有四年没见了。终于等到了宿舍老三的婚礼,早早就跟老七郭敦订了一样时间的机票,准备周末去天津狠狠打两宿牌。有时间的话,顺便参加老三的婚礼。

  还是在八年前,大学最后一个学期,宿舍里突然开始疯狂玩一种叫做“五十K”的扑克游戏。三副牌,五个人;抓到黑桃A的是一家,其他人是另一家,因此可能一人一家,或者三人一家,彼此并不知情;3<4<……<A<2<5-10-K<4张炸<5张炸<……<12张炸<3张黑桃A;目标是吃到尽可能多的5、10和K,同时尽可能先出完牌。
  
  ……大概这么说,你永远不会知道这种游戏的乐趣。没错,在不玩这个游戏的时间里,其实我也常常忘记它当年为什么会让我们如此痴迷。在每个夜晚,拼两张破桌,垫几张旧报纸,一边抠脚,一边极其暴力地将牌砸在桌上,围观群众一起大叫,炸!炸!七个J!宿舍熄灯,私接电线,打;偷电被查,点上蜡烛,打;蜡烛不让点,到走道里,就着廊灯,继续打。

   » 浏览全文 »»»»»»

七月十九日风雨大作

  (一)七月十九日风雨大作

  十七日开始便不停地收到官方非官方的各种短信,说台风又要来了。对于生活在深圳的群众来说,台风预警跟伊拉克群众耳中的枪声没有什么分别:你打你的台风,我打我的酱油;你打你的机枪,我打我的老婆。
  所以我甚至睡得比正常的周末还早一些,直到凌晨四点,在巨大的声响里醒来。
  
  住处在十三楼。朝海的那面,几乎都是玻璃。飓风被电线、树丛、门窗缝隙切割之后的尖厉的呼啸,从四面八方钻进来。门窗笃笃地敲撞着它们的框,像是有人在外面着急地摇晃这楼。雨并不大,但让人感觉如同砂砾一样坚硬,一大片一大片地,被大风卷裹着甩打在窗户上。
  起身拉开窗帘,风雨在黑暗里迎面打来。你知道在大雨的夜里开快车的感觉吗?

  远近许多人家都亮着。很快我就猜到,他们可能在做什么。因为我也踩到了一摊水。

   » 浏览全文 »»»»»»

两栖动物

  二十九岁的第一个黄昏,我终于成为一枚两栖动物。没有仪式,却恍如重生。

  我当然还记得过去的这么多年,我总是身着上好的四角泳裤、彩布泳帽,还有三百度近视泳镜,却只能猫在浅水区里,把头钻进水中,目睹小鬼们在我眼前穿来穿去,滑不留手。现在想来,那水里多半常备童子尿。

  应该不是童年阴影的关系,尽管十七年前我确实曾在家乡的水库里几乎溺毙。不止一个朋友教过我不止一种泳姿。可每次离开他们,我就像一只落水的秤砣。后来知道憋气可以浮在水面,就常常屏住呼吸手忙脚乱地划,两米。我觉得在水里的我完全不是我,笨拙、无能、可笑之极。
  
  前几天去买泳裤的时候,我甚至看上了一个黄色的小鸭子游泳圈。

  就是这样一个我,却在今天,凭借偷听身边一个业余泳者的两句话,成功涅磐。他说,蹬腿的时候,手是直的;双手向后划水的时候,腿是直的。

  就是这么简单。我试着照他的话去做,划水两次之后,竟然顺利完成了第一次换气。接着是第二次,第三次。为什么之前那些人都不告诉我,手脚不能一起动作?回头看看我生平第一次游过的五米,满心欢喜。

  我这才觉得我在这透明的世界里,是真的自由了。

  继正月里学会麻将并完成自摸豪华七小对之后,我又在二十九岁的第一天拥有了一样全新功能。感谢梅林水库游泳康乐园。感谢空有一身泳技却爱莫能助的小白。感谢我的肚腩,你是我的小鸭子游泳圈。

  感谢党。感谢你让我用不了饭否、豆瓣,以致我不得不在这里,写下我本来可以在一句话里结束的聒噪。

小白,嫁给大头吧

她说]:恭敬不如从命。:-D
[我说]:谢谢帮助我完成这个想法的朋友们,无论相识与否。所有这些祝福,必将温暖我们的余生。

 
   » 浏览全文 »»»»»»

晚安,厦大

海那里轻轻地摇

  其实,这个页面原来应该是“小白,嫁给大头吧”。由于我无能为力的技术原因,“小白,嫁给大头吧”已转至此处。不好意思。:)

山那里静静地老
这是两点零五分的厦大
这是我的两点零五分的厦大

晚安,厦大
晚安,厦大

晚安,淡呀淡的白城月光
晚安,近的远的渔火和懒洋洋的潮声
晚安,环岛路上的夜风穿过黑黢黢的谁的梦境
晚安,不会说话的湖里山

晚安,上弦场
晚安,球门,以及孤零零的旗杆
晚安,军训时候落在地里的那滴汗珠
晚安,单杠双杠和引体向上

» 浏览全文 »»»»»»

路过潮州粥店

  住处楼下的潮州砂锅粥店,老板是个热爱大裤衩的中年胖子。每到夜间,排档内外粥香四溢,食客们流着口水都来。他早早就在路边拖一张折椅,叼着本地烟,慢慢泡功夫茶。偶尔起身,迎来送往,摆出笑脸大声招呼熟客。

  前天夜里出门经过那里,见到他和几个人在店里吵架。一个大概是他老婆的女人突然拿着掸子扑过去,没头没脑地在他身上抽打。他也没示弱,就跟她推搡起来。

  等我回来的时候,中年胖子已经重又坐在马路边的那个折椅上,沉沉地垂着头,脑袋几乎低到了裤裆里,一动不动像个蹩脚的雕塑。排档已经恢复了平静,小二们穿梭往来,端粥上菜,粥客们一如既往,埋头苦吃。只有他的周遭没有一个人。

  世界如常流转。这个中年胖子,他就那么呆坐在路旁,不发一言,整个画面看上去无限伤心。

Hello, 2007!

  二零零六年的最后一个下午,月亮很早就悬在高天。等待绿灯的时候,我让小白回转头去看它。其时夕照灿烂,天地一片光明,月色清淡仿佛旧日墨痕,一枚飞机堪堪掠将过去。
  绿灯终于亮起来,身后的人们于是不断往前拥去。我们没有、也无法在人行道上作一刻停留,就像这过去的二零零六年,就像这过去的所有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