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葡萄牙 ’ 标签归档

不爱世界杯之七: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

  打从二零零二年开始,斯科拉里老师在“史上最不受埃里克森欢迎的人”排行榜上的票数就一直遥遥领先。因为每隔两年,他总要随手拉上一帮兄弟,当众把埃里克森以及他的史上最强大和最倒霉的英格兰蹂躏一番,然后扬长而去。零二年是巴西,零四年是葡萄牙,这个夜晚当然也不例外。

  所以我们难免需要猜测,英格兰足总他们家主席是不是埃里克森老师的远房小舅子,否则怎么会脑子坏到愿意每天花一万六千欧元抚养这个全世界最贵的外籍员工,任由他把贝克汉姆鲁尼费迪南德等靓仔们的青春用残,甚至允许他胡乱带上十七岁的沃尔科特小朋友去德国公费旅游,结局却又总是闭目忍受斯科拉里世界杯欧洲杯世界杯一次又一次的强暴?

   » 浏览全文 »»»»»»

不爱世界杯之五:葡萄美酒世界杯

  四十年了,四十年了,葡萄牙人总算等来今夜,总算可以砸烂酒瓶,为四十年来第一次小组出线豪饮一宿。心比天高,命比纸薄,谁能想到黄金一代江湖传唱十五载,而今竟然只有行将退休的菲戈叔叔能在球场上见证这一幕?

  所以如果他们足够骄傲,今夜应该带着荣光安然入睡。因为他们不是加纳,不是澳大利亚,他们是葡萄牙,他们是曾同时有过鲁伊科·斯塔鲁伊·科斯塔和拜亚和路易斯·菲戈的葡萄牙啊,区区出线,何足道哉!

  为那张老脸保个险,是差点破相的菲戈老师这一战后应该考虑的一个问题。作为一个拥有傲人胸毛的中年人,尽管绝对速率已经不再独步宇内,却可以连续两场助攻并创造一个点球,你还能要求得更多吗?谢谢菲戈,整个国际米兰都会与你分享今夜的荣耀。

  同样需要感谢菲戈的还有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这孩子一直以来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脑子很乱。空有一身踩单车的才艺,却从不知道如何在正确的时候和正确的地点表演。看在眼里,急在心上,菲戈老师和葡萄牙的其他老师慷慨地把点球机会让给了他。一记也许并不完美的十二码怒射,却可能会像打通任督二脉的最后一击,足以让这个二十一岁的小朋友涅磐。

   » 浏览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