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贵州 ’ 标签归档

黔中三日之三:阳光照耀我的毛细血管

草鞋  路上,大巴里放了云南话版本的猫和老鼠。照例看见猫抓着了老鼠,只是没想到他还用云南话正告它:你有权保持沉默,但是你所说的一切都会成为呈堂证供。又见老鼠逃开,练习武艺防身,居然还唱站似一棵松。这个无比天才的无厘头里包含的无穷智慧,让整个巴士里都是开心的声音。

  只是有谁像我一样,每次都希望猫捉到老鼠呢。

  这一日是漂流。因为肯定湿身,我和几个同事买了草鞋,下水和走路。
  
  阳光很烈。两人一个皮划艇,一根竹竿,一身救生衣,一入水便高兴起来。湍急的地方,手忙脚乱,煞有介事地摆弄皮艇冲过浪去,起伏几次,全身便都是水了;平缓的河段,任尔风吹,不系轻舟。半窝在艇尾,看几只白鹭飞过,天高地远,浑忘岁月苍凉。

   » 浏览全文 »»»»»»

黔中三日之一:大笑听曲贵阳城

  二十二日夜,我的班机是CZ8634。他们告诉我,一个叫做郭富城的人恰好也是这班飞机。果然,之后不久我就在候机大厅遇见了他。这个小个子男人,黑得好像刚被自制土火药炸过。他一个人压低了帽沿,戴着耳塞,孤独地坐在那儿。他的经纪人和一个胖保镖仿佛各自满怀心事,总之,一点儿也不像有心思放在他身上的样子。

  那天夜里的乘客并不太多。同事去找他要了签名,小孩儿一样的笔触。后来他显然发现了我,兴奋地上来找我一起合影。我拒绝了。于是他便退而向我要一个签名,我还是冰冷地拒绝了他。

  于是抵达贵阳的时候,一个好看的空姐告诉我,不知道为什么,郭富城一个人在头等舱哭了。

   » 浏览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