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陈升 ’ 标签归档

鱼说,陈升说

  陈升上一次出五十米深蓝的时候,我还在大学里坚强的做一名差生。许多人都喜欢那一辑里的一个人去旅行,有点蓝调的活该你是单身汉,又或者是舒缓安宁的绿树与知了——但是没有人能比我更得意,因为那一年阿升不顾我的推却,执意为我写了一首,大头日记
  大头的妈妈,要听,阿升唱情歌。我怎么知道,大头的妈妈有什么知而不能言语的伤心,需要藉着阿升的情歌,来抚慰失落的心情呢。我只知道,阿升也有自己,知而不能言语的困惑吧。

  等了四年,陈升终于再唱起了歌。他以我们无比熟悉的方式回来,熟悉得好像从未离开。熟悉到,我把新专辑里的歌跟他从前的放在一起,很快就不能轻易分辨哪些是旧的,哪些只是听了几天而已。

   » 浏览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