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 日 志 』 ’ 分类归档

与厦门有关

与厦门有关  几天前就定好了返程的票,可是没想到离开时还是那般仓皇。
  就像去年那次离开一样。

  五月是从厦门开始的。这七天只与厦门有关。
  这些记录只与厦门有关。

   » 浏览全文 »»»»»»

春天,回到过去

  大约在九年前我带着几颗青春痘离开家乡,开始了以求学为名义的裸奔。
  十八岁的时候,我若无其事地套着运动裤,却踩着一双棕色大头皮鞋,匆匆抵达一个叫做厦门的小岛。在集体宿舍的第一个夜晚,我趴在离地面一米五的上铺,记下了一纸的惶恐和兴奋。

  现在,我已经知道领带的四种系法,也不再穿白色的袜子。只是有时候,想起那样的夜晚,那样的脸庞,还有那么长的等着我的五载年月以及这些年月里的茫然未知,就觉得特别美好。
  尽管如今我早已洞悉,它们毫无新意。这种一目了然教我黯然神伤。

   » 浏览全文 »»»»»»

三周年记

丰子恺:草草杯盘供语笑,昏昏灯火话平生   我的这个站,它已经有三岁了。它不声不响地呆在这儿,就像偏远小镇上的一间老店。偶尔有过路的旅人,会在小店的墙上写下字句,刻下诗行。

  他们也许永远都不会再有机会经过这个小镇。他们不会再推开我的店门,坐在熟滑的老藤椅上向我讨水喝,不会再想起他们留在这里的痕迹。但是我一直在。我守着它,每日清扫它,珍视它,仿佛经营我生命里最了不起的基业。

  使我欣慰的是,也有人留在这个镇上,成为我的好邻居,老朋友。你们徜徉于此,也许不能得到太多慰藉,但是无论什么时候来,我都会拿出我最好的佳酿,满斟在最好的酒杯里,款待你们。

  那些年代久远但是依然鲜活的字句将温暖我的余生。对此我一直心存感激。
也请你,干了这杯。

[刘海波 – 别来无恙]

离青春七百公里

  这些天有点凉了。
  深夜里趿着拖鞋去阳台上晾衣服,仰起脖子的时候就看见散落在天穹里淡淡几点星光,风拂过去,四下里好似没有活的气息。泰戈尔说,我是一个在黑暗中的孩子。我从夜的被单里向您伸出我的双手,母亲。

  记得在厦门的时候,我们大模大样躺在芙蓉湖的草地上,一起看着厦大的夜渐渐深起来,沉下去,校园里的喧哗和繁灯和野鸳鸯被黑夜缓缓吞没掉。草叶扎在背上,刺得很,手脚还喂着蚊子。但是风悄悄的,水镜子一般,我们还有那么多话要说。
  我们在这样的天地里,那么一瞬间,仿佛从未有过的自由和欢喜。

   » 浏览全文 »»»»»»

不可言说

  题图摄于生我养我的小镇。这座山正在我家对面,孩子气时候肆意撒欢的乐土,长大之后,我们便纷纷将它遗忘。正如这株情状古拙却又粗笨无比的枯树,它们的寂寞无可言说,忧伤不可告人。

   » 浏览全文 »»»»»»

一次现代爱情试验的粗糙记录

    一、

  我见过你的。
  别逗了。
  真的。那时候你老是赖在你的男朋友身后,土土的,很不起眼。没想到会是今天这个样子。
  什么样子。
  很……好看。

     » 浏览全文 »»»»»»

煞风景

  很夜了。以一种猥琐但极舒坦的姿势,读一些闲文,听几曲老歌,想几个故人。

  读一些闲文——《玉蒲团》;
  听几曲老歌——《十八摸》;
  想几个故人——丽春院的头牌,小情。

  :D

才女和美女

才女至美女易,美女至才女难。

美女以绝色容颜愉悦我们;才女以落落素心涤荡我们。

人们总是奢望 拥有正当最好年华的美女,而与淡定从容的才女携手夕阳。

无才美女,可以度春宵;
无貌才女,可以赏性灵;
有才美女,可以神仙眷侣,但易遭天妒。

一次古典爱情试验的粗糙记录

             [一]
 
  偏偏在这种时候,我总会看到喜欢长在阴冷潮湿里却又美艳不可方物的无名野花。就总是无可避免地想起你。你应该整日呆在神秘兮兮、光影黯淡的小房子里,通常可以很久不说一句话,神情寂寞而又遥不可及,只等待宿命里英俊卤莽的男子与你邂逅的一刻,猝尔绽放。

  像许多故事里一样,部族里皮肉松弛眼神浑浊的长老们总会一厢情愿地为你安排一门亲事,门当户对,顺理成章。而你本该凛然拒绝,以死相争,甚至不惜断绝与部族头人的父女关系。然而你毫不反抗,顺从得似乎整个事情都与你无关。出人意料的冷场和你的淡漠让一干本打算欣赏一出闹剧的族人落落寡欢,但是很快又兴高采烈地开始准备你们盛大的婚事。

   » 浏览全文 »»»»»»

别了,老三

  上午刚回到宿舍,就知道老七刚走。

  下午哥几个晚走的,去送老三。有说有笑到了火车开动前五分钟,突然就觉得迫在眉睫。站台喇叭不停的催,我说急什么,我的表还有半小时呢。

  五分钟前才开始赶过来的老大还在路上。

  老三要上车了,过去抱了抱,就有些禁不住。他一个人站在车厢口,扒了眼镜抹眼泪。

  老大终于赶到了。他哭着扑过去,使了劲拍车窗。靠,我们竟然号啕大哭。

  回去的路上,才知道老大站台票没买,身份证也没有,是被警察一路追着进来的。

  回去的路上,老三发了信息来,说,“我真舍不得你们。告诉老大,他刚才拍窗子的样子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我让他别难过。他说,“过会就好了,现在有点停不住自己。”

  我不争气地在的士前座上涕泪俱下。

  回到宿舍,看着空荡荡不再有他们的宿舍,看着还完好的床位——他们都没有动自己铺上的东西,就像还住着人。可是现在只有我了。

  他们都走了。我还留在这里干什么。我留在这还能干什么。

  这空荡荡的宿舍,禁不住再次痛哭失声。

  再也不能一睁开眼就看到穿着红内裤趴在床上呼呼大睡的老三了。再也不能一睁眼就看到睡得像滩软泥的老七了。

  就在刚才,老三说,“以前出来,都知道什么时候回去,这次心里空荡荡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