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花开Liǎo

  黄昏回家的车上,身后的女人们纷纷指着路旁大片大片的红,说那是什么花,说开得真好。

  她们一定没有毕业过。或者,她们的毕业与南方无关,与小虎队郑智化张明敏优客李林无关,与凤凰花无关。这可真叫我同情。
  我没有告诉她们,只是遥远地望着车窗外满目的红,听那一树沉默的歌唱,仿佛耐不住寂寞的孩子,如火如荼的凤凰花。
  
  就要毕业的小胖,到MSN上的时候已经喝高了,告诉我,“芙十的gg们在唱歌,好煽情好热闹啊”。我毫无表情地说,毕业都一样的。刚打完这几个字,心底就涌起一些凉意,什么时候我也会这样说话了呢。

  两年前毕业的时候,以为天下没有比我更重的离情,以为那样强烈的情感体验无论何时重温都要唏嘘一番,不厌其烦地对许多毕了业的朋友重复即将毕业的忧伤,并为他们的无动于衷不满,觉得不可理解。到了现在,才发觉真的过去也就过去了,与眼前的柴米油盐相比,那些抱头痛哭的日子遥远得甚至扯不动一丝眉头。原来,“都一样的”。
  人生最让我恐惧的事情就是,年岁增长,发现自己与别人有着越来越多的“都一样”,却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慢慢湮没在人群里,无能为力,无计可施。

  毕业后只回过一次厦大,也是在五六月间。腆着老脸大摇大摆地巡视路上好看的学妹,满心以为她们会更爱自己多了些沧桑的容颜。夜里穿着大学时候的T恤,一个人蹲在芙蓉湖边的台阶上,月光很舒服,宿舍们的灯火如数熄灭,只有凤凰花在暗地里开得正好。湖边都是下了自习往宿舍走的人们。我长起身,也想离开,却迈不出步来。我不知道该去哪儿。我的钥匙已经开不了芙十的任何一间宿舍,我的铁架床上一定已经躺着别人的被褥。从我离开那天起,厦大每一天都在生长、膨胀,却再没有一张床能容我将息,再没有一朵花肯为我开放。

  凤凰花又开Liǎo,可是那个城市连我的一张床都没有了。

  又及:小胖一定要我跟她说说毕业那会儿吃散伙饭的事。那时候的事我好像已经淡得有些说不出来了,就去找从前的记录,除了意料中或真或假的难过和不舍,竟然也发现了一些悉心珍藏的小开心:

发信人: shines (刹那芳华), 信区: Senior
标 题: 今天晚饭
发信站: 鼓浪听涛 (2003年06月25日21:29:52 星期三), 站内信件

看到一个好眼熟的帅哥。
大姐一提醒,才想起来是大头哥哥。
怎么一下子那么帅了!
宿舍里还有一个没去的姐妹懊悔得不得了,没见着。
 

※ 来源:·鼓浪听涛 bbs.xmu.edu.cn·[FROM: 218.193.11.126]

  ——临近毕业前,天天在饭馆腐败。有一天喝完酒回到宿舍,看到学校论坛的毕业生板上,有过数面之缘的shines mm发了这个帖子。我曾经去她们宿舍帮忙修电脑,英明神武的造型不幸被整个宿舍的mm免费参观。
  我承认,我的确一直默默但不可抗拒地走在往偶像型男青年进化的死胡同里,一意孤行,越走越远。:D

    • mars
    • 2005年06月09日 7:52上午

    畢業啊。最後一次畢業是十年前了。
    後來在加拿大大學藝術系的畢業算不了畢業,就是大夥兒喫喫喝喝看多年來的成果展。
    大概也是北美沒有鳳凰花的原因吧。我當時真是這麽想的。
    沒有鳳凰花的畢業不算畢業。

    • SiC
    • 2005年06月09日 12:42下午

    某些人自我感觉太好了…

    • cuicui
    • 2005年06月09日 12:44下午

    无意间在网上搜到你的文章,是在GOOGLE上搜“凤凰花”搜出来的,因为我也喜欢那火红的令人伤感的凤凰花,因为我也喜欢厦大白城,也喜欢当年的芙蓉湖还有整个厦大……
    感谢你的文字,让我有一个可以回忆的角落:)

    • jing
    • 2005年06月09日 5:21下午

    凤凰花,我没看见过,我搜索看看

    • 绿花野菜
    • 2005年06月09日 8:11下午

    小时候用凤凰花染指甲:xixi:

  1. 我决定周末回去一次。很久没有回去了。
    在运气衰到极点的现在回去散散心不错。
    sigh

    • Sue
    • 2005年06月10日 12:33上午

    to 野花野菜:染指甲用的是凤仙花,厦大的凤凰花是用来染记忆的…

  2. 某家在石家庄,某也知道8凤凰花,某也感慨那段分别的日子……

  3. 通往凌云和F13和情人湖的那条路上,凤凰花已经灿烂得无以复加了。
    那片红色就要蔓延整个夏季。

    • 边之
    • 2005年06月11日 10:56下午

    今晚也在路上拾了一朵,也在回味着郑智化的这歌。

    • hrr
    • 2005年06月13日 11:06上午

    原来大头是厦大的~~~

    “却再没有一张床能容我将息,再没有一朵花肯为我开放。”
    这一句看得好感触。。。

    • 古木
    • 2005年06月13日 1:09下午

    凌云阁305
    十四年前在那里住过

    傍晚沿坡道走去夜市
    路边有二楼高的仙人掌

  4. 十四年前你就已经是研究生了?没想到此地还有如此高寿的读者。。真是受惊若宠。。
     
    另致各位,夏天到了,注意防暑,莫学大头叔叔熬夜玩儿。

  5. 毕业前的那段时间真是忧伤的快乐……

  6. “与眼前的柴米油盐相比,那些抱头痛哭的日子遥远得甚至扯不动一丝眉头。原来,‘都一样的’。
      人生最让我恐惧的事情就是,年岁增长,发现自己与别人有着越来越多的‘都一样’,却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慢慢湮没在人群里,无能为力,无计可施。”
     
    大头,你用最确切的语表达出了我现在的心情,而我是正受亲兄弟之情与柴米油盐之间的相比,原来,我也和别人一样的…
    现在有点难受,想晚上去喝喝闷酒!

    • Deity
    • 2005年06月14日 11:55下午

    大头阿。你老了。我还清晰记得我毕业的情景。。:heng:

    • falling
    • 2005年06月15日 5:21下午

    怎么这么多小胖!

  7. 三年前毕业的时候我曾经想,厦大留在我这里的毕业记忆,不是人不是情,只有铺天盖地的火红凤凰花。可是三年过后,再看校友谈毕业,我发现不是的。改掉了总是把符号当全部的坏习惯。

  8. 大脑袋,去我窝里认识一下另一为大头吧,相信你们会成为好朋友滴:)

  9. 最近听的是林志炫的《凤凰花开的路口》
    倒蛮应景的
    猛然间就轮到我毕业了
    真ft

    向大脑袋问好~

    • eole
    • 2005年06月18日 4:02下午

    我还有6天就要离开这个学校了……
    凤凰花貌似没有,阴香树倒挺多。

    • redhairann
    • 2005年06月25日 2:18上午

    都一样,可不是,
    生,老,病,死,幸福,痛苦,爱,恨,身为人类好玩的可不就是”都一样”吗?
    我的和你的都一样,但是,我的永远是我的,你的永远是你的,
    都一样吗?都一样.我的你永远换不走.

    毕业的时候没有痛苦流涕,倒不是假装斯文,而是相信,出来在商界打拼的,
    总归是在这个圈子里,想不碰到都困难.
    但是,….

    • Drifter
    • 2005年06月25日 2:38上午

    Redhairann?
    很现实的说法,很现实的人。或许你会庆幸自己的理智?

    抬头看一下夜空,幸运的话,
    即便是在被污染了的城市,有时也可以清楚地到一些星星。
    你看到的那些“星星”,
    有可能他们在几亿,甚至几十亿年前就已经灰飞烟灭了。
    只是他们的光,现在才”走到”我们眼里而已。

    想说的是,对比一下,在伟大的大自然面前,人类是如何的渺小。
    你的爱恨情仇啊,你的为之苦苦奋斗,牺牲了多少青春换来的房子.票子…
    又算什么?

    祝好(你拥有了我的祝福,并不是你的永远是你的,我的永远是我的,
    有个单词叫share)!

    言尽于此。

    • rainbirds
    • 2005年06月26日 12:33上午

    凤凰花开了又谢了 又开了,开得那么热烈那么浓郁那么又那么让人感伤。
    现在厦大的凤凰花又开了,年年岁岁人不同,岁岁年年花相似。来厦大时
    有凤凰花相迎,离开厦大时同样是与凤凰花告别。

    • redhairann
    • 2005年06月28日 5:46下午

    谢谢drifter的祝福。

    可能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我想说的只是个体的体验是无法代替的。
    而且,有些事情是成长成熟必须经历的。
    必须走过,才能明白。

    我同意:比大海更广阔的是天空,但是比天空更广阔的是人的心灵。

    • Drifter
    • 2005年06月29日 12:56上午

    redhairann。
    恩,我似乎是“小人之心了”:smile:

  10. 我同意:比大海更广阔的是天空,但是比天空更广阔的是人的心灵。

    • nature
    • 2005年07月06日 11:56下午

    我们学校也有凤凰花,一簇簇火红火红的;我也是毕业生,高三的.
    看到这篇文章我就有点纳闷--为什么凤凰话花总要跟毕业连在一起呢?

    考完试不久再去学校,凤凰花飘零得树上已经所省无几了,地上是一片鲜红.我在想,这是否暗示着我们生命中一个时代的完结……

    • nancy
    • 2005年07月17日 3:33下午

    唔。我也毕业了。

    • oeoe
    • 2005年08月15日 4:34下午

    大头绿豆
    如果米有记错就是你.看过你在校报上的文章.
    大你两届.
    哈.世界之大.网络之小.

  11. hey,oeoe,如果这是你在鼓浪听涛上的ID,我很高兴告诉你,我记得有这么一个你。

    • oeoe
    • 2005年08月19日 10:35下午

    我好高兴你告诉我你还记得这么一个id
    可以,上次我链到你的blog以后,我又打开鼓浪听涛,可是,我不仅忘记了id而且即便是密码也想不起来,试了一次又一次
    更何况我得id早在不登路365天后,早就梦散经院/图书馆/另外一个上网集中地(集美?)
    忘记了好多啊.

    • Zhu8
    • 2005年11月24日 3:05下午

    总会有人记得的,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 XIANGXIANG
    • 2006年01月03日 8:06下午

    还好了,想起来我们都是这么过来的,或多或少我们都会这么的自我感觉。我们这个世界不允许有太多的感动,所以偶尔的小小的内心话都让我们流眼泪。 最后的“凤凰花又开liao”,让我想起郭敬明的《梦里花落知多少》,
      那时我们年纪小,你爱谈天我爱笑,……梦里花落知多少……
    是一种小小的感动。
      品冠是那首《陪你一起老》也是感人的,“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
    永远让人感动着,所以让人喜欢着。

    • 墨墨木木又又
    • 2006年03月14日 1:12下午

    其实,记得又如何。
    我们都曾记得,记得从4月就开始盛开的阳光,让去西校门的路闪耀着晃眼的绿色。
    可是又如何,在生活之后,变得越来越遥远,只有通过定期地再来得这个地方,感受属于自己的情怀。
    这是一个能让我心灵宁静的地方。

    • anita
    • 2006年04月01日 11:26下午

    让人怀旧呢。

    • 小头
    • 2006年05月26日 10:36上午

    我也快毕业啦
    这里貌似什么花都不开
    只有梧桐飘絮絮
    那絮絮的学名是否和花有关啊??

  12. 最后一句老自恋的!哈哈~

    记得毕业那年我们都还很年轻。那时候天真的很蓝,风很轻很轻,海风夹杂着咸咸的味道,却怎么也无法让我们明白离别的真正含义,直到,真正离开的时候。
    一群大男生大女生在饭桌上哭的不成人样,每顿饭几乎都是高高兴兴开场,然后越喝越大,越喝越激动,直至哭了为止,这样子持续了半个多月,真的是伤了。身伤了,心伤了。那时候我们班女生都跟疯了一样,特能喝,喝的男生都怕了,我到现在都特诧异自己那会儿怎么能喝下那么多酒还不醉的,呵呵~
    厦大的凤凰花尤为可爱,而在海大,最美的就属樱花开放的时节了。满校园的樱花,淡粉的单瓣樱花最美,整齐的一长排,风吹过时,就是一阵樱花雨。去年五月回去过一次,又在那棵老大的樱花树下面,依着一地的樱花雨拍了张很臭P的照片~
    PS:我发现。。。最近很神伤,念旧是不是说明心里有阴影了???

    大头回复(2006-07-30 10:23):

    回忆越老自然就越美好,不用想太多。

    • 2006年08月01日 7:57下午

    回忆虽是美好,但有着好的回忆,让我有了回忆中美好而过的
    悲伤.

    • nicosa
    • 2006年08月09日 1:45下午

    10年前看到了凤凰花开;到现在有几年未见到凤凰花了,不知7月的凤凰花是否还是那么灿烂.
    多想在凤凰花开时回去看看!

    • 喵呜
    • 2007年07月03日 1:12下午

    原谅我最近热衷于在你的小站上捞古董。。。。。

    厦门给我的最初印象就是满街的凤凰木,厦大也是如此。
    我是在一个晚上独自踏进厦大的。走过热闹的礼堂,树影婆娑的小道,我曾坐在芙蓉湖边的台阶上吹凉风望明月,也曾在芙蓉楼边的路灯下写明信片给我最好的朋友,然后穿过校园到白城海滩上听潮。这一切是多么美好呵~我想象着自己属于这里。

    大头回复:嗯,原谅了。:D

    • 微凉
    • 2009年08月19日 10:19下午

    离开厦门的时候凤凰花开得正好,在计程车后座一路观望,沿途断断续续的红,如老谋电影里片景,痴醉迷人

  1. 2005年07月08日
    通告来自時間の灰燼
  2. 2005年06月27日
  3. 2005年06月09日
  4. 2006年06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