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个脚印都有被记载的理由

  终于得空为一个多月前的行止作些简陋的记录。有时候打开行者这个目录,几年来的停停走走都在,好像十几年前用圆珠笔在地图上标记自己的足迹一样,重读或者重看,总能体会到一些浅薄的成就感。也许正因为如此,尽管这些书写和影像都很是粗糙,我竟然也坚持了下来。这就够了。
  
  川行五日,计划中的去处太多,之间的路途也远,许多时间都在大巴里过去了。加上舟车劳顿,颠簸中一不小心就会昏睡过去,整个行程在我的记忆里也因此而显得断断续续起来。  

    一、粉子出没,注意!

  离开巨大的双流机场,我们的大巴终于顺利入侵成都。正是放学放工的时间,只觉得满街白花花的,晃得睁不开眼来。车厢内登时啧啧有声,幸福的叹息此起彼伏。“哇,那姑娘真白!”“那里那里,公交车站里那两个,怎么那么白啊!”

  擦掉嘴角的口水,我的目光穿越脂粉和超短裙,温柔地望着人行横道上那个穿着背心的老头,缓缓的道:这老东西,真白。

    二、成都,今夜请将我丢在大排档

  入夜的成都,空气中都是咀嚼的声音。就地找了一摊不起眼的大排档,叫店家只管端来。

  终于吃到了生平最难忘的回锅肉。薄如刀刃,肥瘦相宜,油脂煸去大半,椒皮也起了褶,味道十足,差点没让我把筷子也吃下去。

    三、蜀道难,难于无处上洗手间

  往日隆的路上,海拔不断攀升,路旁的植物也越来越小,开始还有绵延的树林,四千多米的时候只有一点点草,再高就几乎什么也没有了。植被的更替界线分明,只有牦牛并不见少,牛粪越来越臭。

  气压渐渐低下来,真空的饼干袋都鼓鼓囊囊的,仿佛将爆炸一般。有些紧张的同伴已经脸色蜡黄,抱着氧气瓶子呼呼猛吸。我则当然神态自若,尽管我知道,我的膀胱此刻就像那些饼干袋一样,渴望喷薄而出。

  所以,当我终于看到屹立在海拔几千米的一堵破墙上写着的“小便五角,大便一元”时,忍不住热泪盈眶。

    四、姑娘,四姑娘

  停在猫鼻梁,向路边的藏民买了一堆羊肉串。天色慢慢暗了,山里的雾霭也暧昧起来,轻披白纱的四姑娘山就在远地里若隐若现。

  六千多米的万年雪峰,便因为这一声四姑娘,温柔无限,我见犹怜。

    五、即使我不会唱歌不会跳舞

  日隆的水清洌冻人,像是雪山上化下来的。
 
  夜里去镇上一个藏民家,两只全羊还在炭上烘烤,不断溢出的油脂吱吱有声,火光映得大家的脸都红扑扑的。趁着这光,主人拉我们跳起舞来。姑娘们的嗓子就像这里的水,清新剔透,让你希望她们永远不要停止。
  跟着主人的舞步,我觉得自己更像是做广播体操。可是我从来没有这么热爱广播体操。

  羊好了,酥油茶也端了出来。笑声和肉香中我悄悄走进他们黑乎乎的厨房。地上躺着一只笨拙的锡水壶,我倒了碗水,满足地坐落灶前。

    六、想做大石头

  车进双桥沟,突然觉得眼睛不够用了。沿路的河面上,到处是笼着枯树的淡淡的水气。藏民们砌得严实的石头房子,泥石流也不曾将它们淹没。绿油油的树林子里,满山无所事事的牦牛和猪和马和羊。

  远处的山顶都有一些积雪,艳阳之下,霞光四射。车速很慢,窗外的物事缓缓滑过,只觉得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莫大的造化,只想能呆在这里,做一棵树也好,做一块大石头也罢。只要能呆在这里。

    七、电子计算器一样的脑壳

  在丹巴是第一次逛街。虽然藏银打的饰物都很便宜,我和同伴还是寻了家开价最低的店进去。老板的右眼有些不好,嘴里喷着酒气,说一口藏味十足的普通话。挑了手链询价,他会一边将手链上的九阳石在玻璃上划给你看,一边告诉你,这串手链里的九阳石值钱,小的珠子不值钱,要挑九阳石大的,才好。总之,他就是这样给你介绍他的东西,并且,价格始终是最低的。我们甚至不好意思还价。

  挑了许多,于是结账。他尝试了一下,发现算不好,就到隔壁央了一个年轻人过来帮忙。那个小伙子掏出了一台小小的计算器,哔哔哔地按。我也暗运内力,算了一下,抢先说了该多少钱。小伙子终于按完,一脸惊讶地抬起头,指着我对同样吃惊的店主说:“这个人的脑壳跟计算器一样的!”

    八、爱搭讪的民族

  嘉绒藏族已经汉化,想来见过的汉人也应该很多了,但是藏人们依然热情。只要你对他们笑,他们也会用笑容回报你。路旁房子里的小姑娘甚至还常常向路过的车和旅人招手。

  我们继续往街的深处走走停停。一停下来,就会有店门前蹲的老太太跟你说话,问,你们从哪里来啊?我说,广东啊。老太太就会说,好地方啊。或者我说,越南啊。老太太也会说,好地方啊。

    九、素不相识的告别

  塔公草原上每一个地方我都想停下来。遍野的格桑花,低低绵延的山包上毛茸茸的植被,没有窒碍的目光,还有那几个小姑娘。她们在我们停留的时候走过来,采了地上的小花儿,希望能送给我们。

  因为之前在双桥沟,我们看到过一些专门通过与人合影挣钱的老人和小孩,所以我以为这些花儿也是一样的营生。我问她们多少钱,她们很吃惊,说,当然是不要钱的。尽管这里遍地都是野花,可是她们采的这几朵,看上去特别动人。

  我们的大巴离开很远,还能看到她们在后边挥手作别。我不知道她们是不是对每一拨人都这样,我只是至今记得,她们笑起来就像格桑花一样好看。

    十、才仁卓玛

  在惠远寺门前,我看到一个圆脸小姑娘,两条小辫子上扎着质地拙劣的红绸花,穿着有点儿脏的小棉袄,坐在白塔下边晒太阳。她告诉我,她叫才仁卓玛,中文名杨英琼,三年级,数学83语文76,班上有28个同学,她很喜欢上学,喜欢她的同学。放假了,她在这里放猪——她指着远处两只彪悍得跟她不成比例的黑猪,说。

  我从车里拿了些蛋黄派椰子饼沙琪玛矿泉水什么的,拉拉杂杂放到她小小的手里。她害羞地微笑起来,头低了低,说,谢谢。这时候,就想起多背一公斤的好处来了。

  我离开她,往惠远寺里走去。惠远寺门前蹲着一些在这里祈祷诵经的人们,经过大门的时候,两个一直看着我跟才仁卓玛说话的中年人突然笑着开口对我说,扎西德勒。我停下步子,也对他们说,扎西德勒。他们似乎不知道该说些别的什么,只是笑,然后问我从哪儿来的。

    十一、哪儿来的

  这里的人们都爱问,你从哪儿来的。他们已经习惯成为目的地,习惯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然后纷纷离开。只有他们一直在。

    十二、红衣姑娘

  离开惠远寺,经过一片青稞地。田边有个红衣姑娘对着寂静的大山凝神默立。

  虔诚的宗教力量可能来自对神伟自然的敬畏。

    十三、甲居藏寨

  有人在夯土墙。有人在为窗台绘上七彩。房子边上种满了核桃和花椒,我从不知道花椒有这么香。

    十四、 Love song

  我在康定,住的是情歌大酒店,英文名Love song。

  这家酒店的过人之处,就在于它的卫生间。一开门,脚下就是专供五谷轮回的蹲坑,让我的同伴差点把脚给崴进去。

    十五、木格措

  没去。

    十六、所以我说

  无心嘛。夜深了,虎头蛇尾,再改吧。

[照照照片]:无心川行

    • HiaHia
    • 2005年09月13日 12:25下午

    嘿嘿~~期待你的文字很多天了

    • SiC
    • 2005年09月13日 3:05下午

    猪肉啊猪肉, 红烧的猪肉:oh?:

  1. 那个天堂一样的地方,那个圣洁的地方!

    • cancer77
    • 2005年09月13日 11:51下午

    对着这字,突然有模仿李湘的冲动,“好——听”。哦no,“好——看”。

    作为一个细白的成都粉子,当然很容易就闻到了肉香。

    • alpha
    • 2005年09月14日 7:49下午

    哼,还是一样的不厚道~:nu:

    • 闹小藤
    • 2005年09月15日 10:41上午

    温柔无限,我见犹怜。
    大开大合的文字里,无心处一点细心,
    反衬出大头的有情有义来。:lol:

    • MR
    • 2005年09月27日 12:13上午

    写的真好真好, 地儿也好…

    • 澈-迷离
    • 2005年09月30日 4:52下午

    有点想念这个大头了
    不知道这家伙国庆会跑到什么地方去
    大头啊 你怎么就不会停下来歇息呢

    • 火星人
    • 2005年10月20日 11:52下午

    第1次看你的东西,真的很有感觉,谢谢

    • echo
    • 2005年11月07日 11:01上午

    大头,好羡慕你可以经常旅游,去的地方都是我想去的~~真的很羡慕,可能已经变成妒忌啦~哈哈

    • 大鸟
    • 2005年11月07日 1:22下午

    这套表情符号感觉不错,俺准备征用到军团一用
    版权费嘛,俺私底下商量吧~~

    • 大鸟
    • 2005年11月07日 1:24下午

    噢,对,就这么几个么
    还有别的没~~

    有回复给俺发论坛短信哈 大脑袋:lol:

    大头的脸大头回复
      
      已经发给你咯,版权费请打到我在军团的帐户里。谢谢。

                2005-11-07  13:46

    • xia
    • 2005年12月06日 2:00下午

    又发现你跟多背一公斤挺熟,还发现豆瓣里你也在”给孩子们看的书”那个小组里,还发现^^^^^^不知道,等我再发现一下再说。

    大头的脸大头回复
      
      我跟多背一公斤不熟。我原来的想法是,只要出门留心,带些自己认为对孩子们有用的东西,就好了。是不是需要参加某个项目、某个组织,其实并不重要。

                2005-12-06  17:16

  2. 我们在十月份也去了四川丹巴…远在广州去到四川
    一开始不太适应
    在那里呆了将近一个月.
    甲居去了 党岭去了
    惟独喜欢一条不出名的村寨
    –大寨
    那里的人很淳朴
    热情
    让我们感动

    • xia
    • 2005年12月08日 8:58下午

    “多背一公斤”对我而言是一种意识和一种自觉的行动。很多驴子不用这个名字,但是在做相同的事情。从中认识了一些特立独行而且内心存有温柔的城市驴子。
    我的blog好了:http://www.etc.edu.cn/blog/zhangxia/

    • 虫草子
    • 2006年04月24日 10:45上午

    要知道我从小的错号就是大头
    很有意思
    第一次光顾
    留下。

  1. 尚无通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