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照相馆:最后的照相馆

  很喜欢韩石圭和沈银河在八月照相馆里的味道。朴素的,淡淡的。

  拥有一家小小的照相馆其实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就像正元(韩石圭饰)一样,静静的工作,没有起伏,但是每天都是新的。

  有时候是一群暗恋班上女生的小男孩,要求把他们集体照上的某位姑娘放大。他们互相瞧不起对方心仪的女孩子,甚至为此不惜打上一架,正元就会笑嘻嘻地拉开他们。
  有时候是一大家子人的全家福。和和美美的照完,还给最年长的老太太单独拍了一张。相片还没冲洗出来的晚上,特别打扮过的老太太就颤巍巍地单独来找正元。她想重新拍一次,因为,照片要留给孩子们。正元镜头里的盛装老
人,漂亮极了。

   » 浏览全文 »»»»»»

非常6+1:Dream come true

  活儿做得差不多了。频道很无意的停留在央视二套,非常6+1。

  李咏说,说出你的梦想,我们来帮你实现。我想说,这真是个我梦想中的主意。

  流程是这样:从给栏目组发短信的众多号码中抽选出一些,现场拨打给他们,请他们说出自己的梦想,并告诉大家为什么。现场台上摆金银两个蛋,谁也不知道打开哪个才能实现梦想。然后,再让对方从一百二十名现场观众里选择一位上台,代为敲碎他选择的蛋,只有选择对了那个会蹦出彩色小纸片的蛋,愿望才能实现。

  刚开始我差点要换台了。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梦想,可是这种噱头我们看得已经够多了。只是,当我听到电话里那些充满期待的普通嗓音,以及那些千奇百怪的梦想时,突然觉得有些欢喜。

  佳木斯的一个老教师说,他和老伴都是老师,教了三十几年的书,现在退休了。他们想要一辆双人自行车,让他们可以到处走走,看看。
  不用过多久他们就能双宿双飞在佳木斯的大道上了。

   » 浏览全文 »»»»»»

黑暗中的舞者

  当颈上套着绞索的Selma唱到That’s all..时,脚下的木板就被突然抽开,于是她的生命和她的歌声一起,戛然而止。

  Selma是一个单亲妈妈,身患必将遗传的眼疾,即将失明。她带着儿子从捷克移民美国,同时做好几份工作,租住在人家的拖车房里,疯狂攒钱……Selma的所有努力和生存的所有意义,都是为了能在儿子十三岁的时候有足够的钱接受眼科手术,“这样他老的时候就能看见他的孙子了。”

  她会在每天去工厂的路上,与路过的载货火车司机互致问候。

  她的唯一爱好是音乐剧。她和工友一起参加了镇上的俱乐部,虽然她的舞步非常笨拙。尽管她看不清荧幕上发生了什么,却常常在朋友Kathy的帮助下前往电影院。Kathy会告诉她一切。最后一次,Selma的眼睛已经几乎瞎了,Kathy就在Selma的手上用两个手指模仿舞步。

   » 浏览全文 »»»»»»

在秋天 在我的烟花江边

在秋天 在我的烟花江边
在秋天像一只忧郁的蝙蝠孤独地划过黄昏的烟花江边
在秋风起的时候她是一片轻瘦的落叶贴在我的胸膛
在清秋薄暮,在秋水阑珊
在秋水阑珊悠悠去
去他乡

在秋天 在我的烟花江边
在满岸荻花,紫的衣裳
在一丘枫林红了谁的眼眶
在久远了秋天的我的烟花江边
写满了我们的美好愿望
在我们纷纷遗忘的时候它还跟从前一样

» 浏览全文 »»»»»»

加勒比海盗

  我们是无恶不作的邪魔,大坏蛋!快来开怀畅饮,尽情享受海盗的生活吧!无恶不作的大坏蛋!喔!
  
  哪个男孩子没有在小时候做过一个梦,在这个梦里,自己是无所不能的海盗船长,腰间佩一柄三尺长刀,统领一艘挂着骷髅旗帜的帆船,无拘无束地在大海上寻找冒险和刺激?那时候的自己,也许还因为多年征战瞎了一只眼睛,正好可以不必在用单筒望远镜的时候费劲闭另一只眼睛;又或许成了杨过。总之,一定不能够五官齐整四肢完备,否则怎么能让人一眼就看得到自己的沧桑呢。
  
   » 浏览全文 »»»»»»

煞风景

  很夜了。以一种猥琐但极舒坦的姿势,读一些闲文,听几曲老歌,想几个故人。

  读一些闲文——《玉蒲团》;
  听几曲老歌——《十八摸》;
  想几个故人——丽春院的头牌,小情。

  :D

一壶张元泡的《绿茶》

  没有看过金仁顺的原著。但看完《绿茶》之后,想来那应该是很酷的作品。之所以这么想,一则张元这点品位总算还有,二则虽然电影演绎得一塌糊涂,但是隐约能知觉到写者是有东西要表达的。

  我承认我是冲着姜文看的。这个人,做演员,张弛有度,举重若轻,几无不能表达之角色;做导演,出手不凡,阳光灿烂,尽显夺目之才情;做兄弟,成就自己不忘成就家人——如果没有他的扶持提携,姜武怎么能有今天?
  这是一个聪明绝顶的家伙,除了太子龙男装那个广告做得掉价了点儿。天知道我有多喜欢聪明人。

   » 浏览全文 »»»»»»

才女和美女

才女至美女易,美女至才女难。

美女以绝色容颜愉悦我们;才女以落落素心涤荡我们。

人们总是奢望 拥有正当最好年华的美女,而与淡定从容的才女携手夕阳。

无才美女,可以度春宵;
无貌才女,可以赏性灵;
有才美女,可以神仙眷侣,但易遭天妒。

一次古典爱情试验的粗糙记录

             [一]
 
  偏偏在这种时候,我总会看到喜欢长在阴冷潮湿里却又美艳不可方物的无名野花。就总是无可避免地想起你。你应该整日呆在神秘兮兮、光影黯淡的小房子里,通常可以很久不说一句话,神情寂寞而又遥不可及,只等待宿命里英俊卤莽的男子与你邂逅的一刻,猝尔绽放。

  像许多故事里一样,部族里皮肉松弛眼神浑浊的长老们总会一厢情愿地为你安排一门亲事,门当户对,顺理成章。而你本该凛然拒绝,以死相争,甚至不惜断绝与部族头人的父女关系。然而你毫不反抗,顺从得似乎整个事情都与你无关。出人意料的冷场和你的淡漠让一干本打算欣赏一出闹剧的族人落落寡欢,但是很快又兴高采烈地开始准备你们盛大的婚事。

   » 浏览全文 »»»»»»

别了,老三

  上午刚回到宿舍,就知道老七刚走。

  下午哥几个晚走的,去送老三。有说有笑到了火车开动前五分钟,突然就觉得迫在眉睫。站台喇叭不停的催,我说急什么,我的表还有半小时呢。

  五分钟前才开始赶过来的老大还在路上。

  老三要上车了,过去抱了抱,就有些禁不住。他一个人站在车厢口,扒了眼镜抹眼泪。

  老大终于赶到了。他哭着扑过去,使了劲拍车窗。靠,我们竟然号啕大哭。

  回去的路上,才知道老大站台票没买,身份证也没有,是被警察一路追着进来的。

  回去的路上,老三发了信息来,说,“我真舍不得你们。告诉老大,他刚才拍窗子的样子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我让他别难过。他说,“过会就好了,现在有点停不住自己。”

  我不争气地在的士前座上涕泪俱下。

  回到宿舍,看着空荡荡不再有他们的宿舍,看着还完好的床位——他们都没有动自己铺上的东西,就像还住着人。可是现在只有我了。

  他们都走了。我还留在这里干什么。我留在这还能干什么。

  这空荡荡的宿舍,禁不住再次痛哭失声。

  再也不能一睁开眼就看到穿着红内裤趴在床上呼呼大睡的老三了。再也不能一睁眼就看到睡得像滩软泥的老七了。

  就在刚才,老三说,“以前出来,都知道什么时候回去,这次心里空荡荡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