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纳尔迪尼奥:一柄微笑的剑

罗纳尔迪尼奥:一柄微笑的剑  足总杯间隙没有换台,看到Nike的新广告。大意说是巴西和葡萄牙俩队单挑,结果在球员通道里就开始斗上了。中间菲戈和罗纳尔多和卡洛斯等人花活无数,越斗越狠。罗胖带了球直奔球门,眼见就要起脚,背后飞来一个黑影将他铲倒在地。定睛一看,原来是裁判。丫弹簧似的起身,没事儿人一般手指中场,吹哨示意开球。赛前合影的时候,镜头掠过他们的鼻青脸肿,罗纳尔多鼻孔里还流着鼻血,又是无辜的模样,乐坏我也。

  其中有一个人,他从头到尾只是做了一个动作。这个动作他曾经在过去的一年里做过许多次,以致于全世界都知道了原来球还可以这么踢。但是至今我没有看到有谁能够阻挡他敏捷得小鹿一般的过人。他就像一个光明正大的剑客,一招一式都众人皆知,然而那些不得不与他为敌的倒霉的人们,永远也不知道他的剑什么时候会刺入他们的喉咙。

  这个人叫做罗纳尔迪尼奥。今年是他的本命年。

   » 浏览全文 »»»»»»

病隙碎笔

刘力红:思考中医  我不是久闲的人,并非周末而长居在家的经验很久没有过了。这两日染了小恙,告病在家,于是竟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害病的是扁桃体。一般认为扁桃体内有较多的淋巴细胞,而淋巴细胞和机体的免疫功能有关。换言之,这个小东西对人体的作用至今没有定论,但便是这种废物,几年来却每年必要令老夫发热一回,终日蔫在床榻,毫无平日神采。他日惹怒老夫,当除之而后快。

  幸而病中体虚,多是昏昏睡去,浑不知日之短长。
  但只要醒将过来,便觉百无聊赖。于是抽出自厦门带回的《思考中医》来读。说来惭愧,此书还是看娱乐串串Show的时候才知道的,当时是喜欢引用黄帝内经的梁冬访问此书作者刘力红博士。刘老师只解了“疾病”二字,就已经让我大开眼界。所以一直念念不忘,直到十天前在晓风书屋寻获。

  刘力红是那种对中医、尤其是中医经典,乃至中国传统文化都有着热爱和执着的人。这种热爱近乎偏执。但是我喜欢这样的偏执。更加难得的是,他讲究溯本求源,喜欢究根由以明事理,有理有据,娓娓道来,如极具耐心的师傅慢慢引你入这殿堂。

   » 浏览全文 »»»»»»

路小缝:逝去的一个世纪

  我得承认,我早已无法客观看待厦门。一旦与那个城市有关,我的任何言说都无可避免地带着强烈的情感倾向。我对此毫无办法。
                   —— 一个不是路小缝的人记
  [1.你一打开扉页你就发现]

  清晨六时自困顿里艰难醒来,大巴已行至厦门大桥。过得白阑干的桥,只一瞥那岛,眼里便觉得明朗起来。

  路并不阔,然而深色的路面中央,绿得青翠。更加难得的是,它不似别处,只胡乱弄些草来敷衍人;那草中是夹了容颜热烈的花——你并不觉得它们俗媚刺眼,反有说不出的晴朗干净。

  终于得见那面久违的路牌,“欢迎来到厦门经济特区!”。望定它,仿若七年前头一回踏进岛来,惊喜的模样。

   » 浏览全文 »»»»»»

与厦门有关

与厦门有关  几天前就定好了返程的票,可是没想到离开时还是那般仓皇。
  就像去年那次离开一样。

  五月是从厦门开始的。这七天只与厦门有关。
  这些记录只与厦门有关。

   » 浏览全文 »»»»»»

Sleepless in seattle

  初升入大学二年级的时候,学业日渐马虎,非不得已,极难踏入公教半步。那时节还不曾奢望有自己的电脑,于是空置的时间便多将起来。
  彼时厦大图书馆尚是旧的,第五楼专作放映音像用。每至周末,便有简陋的海报张贴出来,预告将映的作品。看这样的片子需要两块五毛钱,跟许多人坐在大厅里。
  假若想自己挑了爱看的电影来看,那便需要花八块钱定一个包厢。所谓包厢,其实是一个大厅,拿许多半人高的隔板隔开,一个包厢两座。“包厢”间彼此能听见隔壁的声响,所以都需各自戴了有线耳机。因了线长的限制,大多时候只能正襟危坐。

  其时正是生平头一遭与一个女孩儿走得极近的时候。大家夜里都无事可做,又一般的不爱呆坐在公共教室里。于是她便拉了我去图书馆的五楼看电影。

   » 浏览全文 »»»»»»

致米斯埃克斯

亲爱的 我的院子里早已为你做好了一张小板凳
等你拉着我 高兴地坐下
用你透明的小指头 指给我看
阳光打在地上
阳光打在脸上

亲爱的姑娘
我得捉住你的手心(它那么柔软)
写下世上最热烈的音符
我要你一摊开手来
就看得到它们跳舞

亲爱的 亲爱的姑娘
我无须掩饰我有一双为你流泪的眼睛
尽管我们从未相遇
我仍记得你拨开林子里碎碎的阳光
记得你站在我的面前 笑盈盈的模样

亲爱的姑娘 你甚至还没有学会忧伤
你的低低的小脑袋
她不说话 轻轻抵在我的胸膛
缓 缓 起 伏
一时间 我便有这许多说不出的喜欢

姑娘 亲爱的姑娘
请挽起你的长长的黑头发
一支野桃花穿过发簪
你来 你来
你只来唱出我为你埋藏已久的最好的阳光

春天,回到过去

  大约在九年前我带着几颗青春痘离开家乡,开始了以求学为名义的裸奔。
  十八岁的时候,我若无其事地套着运动裤,却踩着一双棕色大头皮鞋,匆匆抵达一个叫做厦门的小岛。在集体宿舍的第一个夜晚,我趴在离地面一米五的上铺,记下了一纸的惶恐和兴奋。

  现在,我已经知道领带的四种系法,也不再穿白色的袜子。只是有时候,想起那样的夜晚,那样的脸庞,还有那么长的等着我的五载年月以及这些年月里的茫然未知,就觉得特别美好。
  尽管如今我早已洞悉,它们毫无新意。这种一目了然教我黯然神伤。

   » 浏览全文 »»»»»»

We will rock you

萨莫拉诺重回梅亚扎  45° Juve equalise at Parma. And an ‘Ole’ rings round the stadium.

  夜里国际米兰的比赛国内没有电视台转播。意大利的收费电视台要六欧元。我不知道那跟抢老子的钱有什么区别,于是只好等着看12点广东卫视体育的录播。
  看录播最忌讳的是先知道比分。但是这个赛季我们已经输得只剩底裤了,而今天夜里的比赛对于我们能否得到联赛第四至关重要——要知道,这已经是我们最后的遮羞布了。
  可是我不知道老天还会不会潇洒地挥一挥手,带走我们的底裤。

   » 浏览全文 »»»»»»

四,四百

四号扎内蒂为国际米兰出战400场  今天凌晨,队长Javier Zanetti一个人来到场边,将一束洁白的鲜花摆在球门后的广告牌旁,然后,就平静地跑开了。

  其实他是这个夜晚最不应该平静的人。因为,这是他为国际米兰出战的第四百场比赛。
  可是让我们感到由衷对不起他的是,像过去失去许多次荣誉的时候一样,我们竟然失去了凌晨的比赛,也失去了为自己这个注定失望的赛季赢得最后一点点荣光的机会。

  可是队长只是说,我们已经尽了全力。我们本有许多机会。
  举着那件号码为400的球衣,他不再提今夜的失望和遗憾。“四百场,我很高兴。我希望还有很多很多场。”

   » 浏览全文 »»»»»»

渔樵问答

渔 渔 渔
一竿一棹一扁舟
一钓清风
换作一壶酒
   » 浏览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