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四川 ’ 标签归档

四月,邂逅日隆的雪

  过去的一个月里,我有一多半的时间像只老狗一样,是在外地奔忙流浪。尤其是过去的几天,基本上每夜都在不同的城市里入眠,不知道明天醒来我会在哪一只鞋子里。心底始终没法安静,这里自然也就荒芜了。

  总算在公差之余,没忘记见缝插针地走了些地方,见了些朋友,尝了些风味,且慢慢整理出来,权当又画了几个记号吧。

  今天先放出第一辑:四月,日隆的雪。去年夏天我到日隆,尽管骄阳下的四姑娘山依然白雪披肩,但是只能远望,总归还不够过瘾。这次利用公差间隙从成都赶到日隆,竟然刚好是在一场大雪后,真是太走运了。

» 浏览全文 »»»»»»

在日隆的第一个夜晚

  我现在在阿坝州一个叫日隆的小镇上,一个叫冰石的小吧里。第二次来了。身边有两只叫David和Hellen的大狗,是藏獒和牧羊犬的后代。哥哥高大帅气,狮子一样的形容,但却很乖的在舔我的鞋子;妹妹则妩媚极了。在这个清冷漆黑的夜里,我想念我的如花。
  
   » 浏览全文 »»»»»»

离开,是为了回来

  所以,我买了十五号上午十点的机票。

  我应该会在下午三点抵达乌鲁木齐,然后,在八月十五的那拉提,晒一场当时的月亮。

  中秋快乐。八天后见。

  {更新}:因为可以通过WAP连上这儿,我决定接下来都在这则日志的留言里简单记录整个行踪——只要手机有信号。也算是实践一次移动日志吧。
  ——大头,九月十六日凌晨于布尔津县
  
   » 浏览全文 »»»»»»

每一个脚印都有被记载的理由

  终于得空为一个多月前的行止作些简陋的记录。有时候打开行者这个目录,几年来的停停走走都在,好像十几年前用圆珠笔在地图上标记自己的足迹一样,重读或者重看,总能体会到一些浅薄的成就感。也许正因为如此,尽管这些书写和影像都很是粗糙,我竟然也坚持了下来。这就够了。
  
  川行五日,计划中的去处太多,之间的路途也远,许多时间都在大巴里过去了。加上舟车劳顿,颠簸中一不小心就会昏睡过去,整个行程在我的记忆里也因此而显得断断续续起来。  

    一、粉子出没,注意!

  离开巨大的双流机场,我们的大巴终于顺利入侵成都。正是放学放工的时间,只觉得满街白花花的,晃得睁不开眼来。车厢内登时啧啧有声,幸福的叹息此起彼伏。“哇,那姑娘真白!”“那里那里,公交车站里那两个,怎么那么白啊!”

  擦掉嘴角的口水,我的目光穿越脂粉和超短裙,温柔地望着人行横道上那个穿着背心的老头,缓缓的道:这老东西,真白。

    二、成都,今夜请将我丢在大排档

   » 浏览全文 »»»»»»

无心川行

四川掠影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不再有类似“希望能去某地”这样的愿望。

   » 浏览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