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暴走 ’ 标签归档

今夜,我们用双脚丈量深圳

2006年深圳百公里磨坊驴行活动·大头分站赛
 
  在收到靳老师的短信之前,这本来应该是一个百无聊赖的夜晚。“去不去暴走?”读完只有五个字的短信,我的心中啪的一声,像是折断了一根筷子。
  这个夜晚有救了。  

  暴走深圳这件事,其实只是我和靳老师一周前无意间说起的愿望。我们的想法是找一个没有睡意的夜晚,像野鬼一样去这个城市里行走游荡,无所谓终点,也不在乎方向。然而所谓光阴似箭,真的一点也不错,因为才一转眼我们便已经站在了北大医院门前。这是三月三日,夜里十点三十分。

  出于对深圳治安的不信任,我只在身上放了些钱,还有手电和地图。本打算揣上那柄从新疆带回来的英吉沙刀,想起胡家刀法已经生疏很久,只好作罢。靳老师则更加彻底,除了家门钥匙什么也没带,两手往衣兜里一插,就屁颠颠跟我上了路。

   » 浏览全文 »»»»»»

三十六度暴走

  昨天刚离开双流机场,热情的深航美眉就带来了一个好消息:飞机将在一小时四十分后抵达深圳,地面温度三十六度。也就是说,一百分钟前我还是春熙路上玉树临风的人形生物,一百分钟后便将在宝安机场成为一头温柔的烤乳猪。

  在这个三十六度的夜里,看上去整个深圳都在安静地洗着桑拿。在这个三十六度的夜里,我恐怕只能耷拉着舌头,跟朋友说些烧坏了脑子的蠢话。可是外面突然有人尖叫起来。爬到阳台上,看,是骤雨来袭。街边排档的食客们慌忙四散逃跑,借机赖掉饭钱。我们则心满意足的站在阳台上,俯视乱成一团的街道和人们,仿佛这场暴雨是我们的杰作似的,竟然有些恶作剧的快感。
  
   » 浏览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