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游记 ’ 标签归档

欧洲游记之二:入选卢浮宫的中国品牌人民币

  {一个人的旅馆}
 
  我们下榻的地方叫Quality Hotel,在巴黎西郊的La Défense区。此区在大环城公路以外,属于传说中的大巴黎范畴,是巴黎主要的商业区之一。大环城公路以内是所谓的小巴黎,只有一百平方公里,大小巴黎加起来却足足有一万多平方公里,一千万人。也就是说,大约每六个法国人就有一个生活在巴黎——这,就是没有户口制度和暂住证制度的当然后果。

  Quality Hotel是个五层的小旅馆,门面低调得像个街角的咖啡店,但是红砖白墙,整饬得很是简洁。进去发现,逼仄的前台里只有一枚帅哥,再一细问,才知道今晚整个旅馆都将只有该枚帅哥。欧洲人工很贵,劳动法对解雇员工又有苛刻的限制,请佛容易送佛难的境地之下,一般的旅馆员工都极精简。习惯了漂亮咨客列队鞠躬欢迎光临的我们,在这样冷清的场面里,倒还真有些爽然若失呢。

  因为时差的关系,夜里不到三点就醒了来。于是起身给家人打电话。如是挣扎到凌晨五点,终于还是没能睡着。刷地拉开窗帘,凉风拂过腿毛,天色已经有些朦胧。这一带几乎没有什么高楼,浅蓝色的朝曦之中,目力可以抵达很远。四下依然寂静无息,只见到一枚清脆的晨鸟,停在对面别墅的漂亮烟囱上,中气十足,叫得欢畅。

   » 浏览全文 »»»»»»

欧洲游记之一:Bonjour,巴黎

  左脚踏进法航的空中客车A340,终于收获此行的第一句Bonjour。白云机场的闷热,晚点一小时的焦虑,服用过量王老吉导致的尿意,无不由于那张充满细致皱纹的法国雌性脸庞所携带的亲切微笑,以及因其触发的小市民型异国情调感,而暂时消弭。

  硕大的内舱以二四二阵型三列排开,大概有四十几排,很快便被颜色深浅各异的乘客一一填满。空勤同样五颜六色,胖瘦不匀,第一服务语言是法语,仅有一枚中国美女且极难谋面。所以,当两位法国女士推着饮料车出现在远方的时候,我早早便暗运内力,用英文打好了腹稿,希望可以顺利要到一杯加冰橙汁——
  我:“errr…Orange, thanks.”
  她:“Okey.”
  我:“errr…Ice, please.”
  她:“Okey.”
  哈哈,it works! 我甚至得意地向邻座的中国老头挑了挑眉毛!
  
   » 浏览全文 »»»»»»

在日隆的第一个夜晚

  我现在在阿坝州一个叫日隆的小镇上,一个叫冰石的小吧里。第二次来了。身边有两只叫David和Hellen的大狗,是藏獒和牧羊犬的后代。哥哥高大帅气,狮子一样的形容,但却很乖的在舔我的鞋子;妹妹则妩媚极了。在这个清冷漆黑的夜里,我想念我的如花。
  
   » 浏览全文 »»»»»»

西行漫记(二):你在天空飞翔,我在地面游荡

  德波顿老师说,现时的生活正像是缠绕在一起的长长的胶卷,我们的回忆和期待只不过是选择其中的精彩图片。半年后再次想起北疆之行,许多细节都已经淡忘了,许多面孔也开始模糊,留存下来的,真的不过是几幅静止的画面。这实在不能算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
  于是我仍要勉强自己在这个久违的周末写下一些碎片,企图藉此触发更多的记忆,或者至少不要把仅有的这些也丢掉。

  第一天:你在天空飞翔,我在地面游荡

  [飞翔]

  带着上午十点的阳光,我沿40°角的方向从深圳机场向西北起飞。到乌鲁木齐需要五个小时,足够发生和结束好几段感情,我却在机尾找了排空位,可耻地昏睡过去。
  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身上竟然妥贴地盖着一张毛毯,一个深航的姑娘堪堪背身离开,边走还边整理着她的发髻。我心底一惊,赶忙俯身检查自己的裤带,然后松了口气。

   » 浏览全文 »»»»»»

西行漫记(一):这是我看到的十分之一

新疆照片

  尽管很早就已经在酝酿,但是因为休假时间迟迟未能确定,这次西游还是在手忙脚乱中开始的。八天,几千公里,有些累,今天才缓过劲来。

  老习惯,先整理一些照片吧。喀纳斯湖 – 白哈巴村 – 塞里木湖 – 那拉提草原 – 吐鲁番,基本上是它们的排列顺序。事实上,这只是我看到的十分之一,甚至更少。此外,因为液晶显示器的原因,可能明暗和色彩会有偏差。

  所以,说到底,你能依靠的,只会是你自己的眼睛和脚底板。

   » 浏览全文 »»»»»»

离开,是为了回来

  所以,我买了十五号上午十点的机票。

  我应该会在下午三点抵达乌鲁木齐,然后,在八月十五的那拉提,晒一场当时的月亮。

  中秋快乐。八天后见。

  {更新}:因为可以通过WAP连上这儿,我决定接下来都在这则日志的留言里简单记录整个行踪——只要手机有信号。也算是实践一次移动日志吧。
  ——大头,九月十六日凌晨于布尔津县
  
   » 浏览全文 »»»»»»

每一个脚印都有被记载的理由

  终于得空为一个多月前的行止作些简陋的记录。有时候打开行者这个目录,几年来的停停走走都在,好像十几年前用圆珠笔在地图上标记自己的足迹一样,重读或者重看,总能体会到一些浅薄的成就感。也许正因为如此,尽管这些书写和影像都很是粗糙,我竟然也坚持了下来。这就够了。
  
  川行五日,计划中的去处太多,之间的路途也远,许多时间都在大巴里过去了。加上舟车劳顿,颠簸中一不小心就会昏睡过去,整个行程在我的记忆里也因此而显得断断续续起来。  

    一、粉子出没,注意!

  离开巨大的双流机场,我们的大巴终于顺利入侵成都。正是放学放工的时间,只觉得满街白花花的,晃得睁不开眼来。车厢内登时啧啧有声,幸福的叹息此起彼伏。“哇,那姑娘真白!”“那里那里,公交车站里那两个,怎么那么白啊!”

  擦掉嘴角的口水,我的目光穿越脂粉和超短裙,温柔地望着人行横道上那个穿着背心的老头,缓缓的道:这老东西,真白。

    二、成都,今夜请将我丢在大排档

   » 浏览全文 »»»»»»

无心川行

四川掠影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不再有类似“希望能去某地”这样的愿望。

   » 浏览全文 »»»»»»

三亚游记之三:海底烟花特别多

fei梦想中的三亚
 
  呆了一天,已经产生了当地人手一柄砍刀的幻觉,似乎时时都有可能挨上一刀。强忍着午餐又被痛宰的巨大悲伤,椰青喝过,我们伤痕累累地爬出饭馆,对前来营救的司机含泪说出了最后一个愿望:去……去……蜈支洲岛

  赶到码头,已经是最后一班船。马达开动,我二话不说便占领了甲板。可能因为人少,船飞一般破浪而去。离岸远了,极目都是波澜不兴,蓝盈盈的海面光芒闪烁,没有一点瑕疵。我紧握船舷,站得像个船长,甲板起伏,感觉得到身体正在和自己的船一起奔跑。
  耳旁有人大叫,看哪,鱼在飞!内地来的吧,我冷冷一笑,心里很瞧不起他们。不想我的一个伙伴也大惊小怪地跑了过来,说,那么多飞鱼!我叹了口气,心里充满了不为人知的寂寞,悲怆的眼神望向海的远方……靠,哪里来的这么多会飞的鱼,吓我一跳!

  航程并不算短,是我希望的。阳光很好,海风很好,这个世界很好。

  驶近蜈支洲岛,海水渐由深邃的幽蓝褪淡成清澈的碧蓝。岸旁几十米,一眼望到海底,都是清新透澈,海草曼妙绵长,艳丽的热带鱼穿梭珊瑚丛中,都若无所依,那样冰凉清洌的感觉,非笔墨可以形容。
  刚一下船,我便瞠目结舌。作为一名船长,让我呆住的当然不是这样的海水,而是海滩上若隐若现的姑娘。

   » 浏览全文 »»»»»»

三亚游记之二:天之涯海之角

海边的排球网
  一宿无梦。约摸十点睁开豆大小眼,照例想了许久才明白自己身在何处。

  挣扎起来爬至阳台,望出海去。阳光普照之下,群山环抱的整个亚龙湾都在眼底。绵延到天际的宽广海面,近前碧绿,远处幽蓝,波澜不兴,却仿佛可以容下世间最浩淼的江山岁月。几只快艇飞驰其间,得意地划出几道悠长水纹。这时候的诺大沙滩上只有寥寥几人,海阔天空,无时不可行止,无处不是去处,真有说不出的无边自在。
  
   » 浏览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