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 日 志 』 ’ 分类归档

沉默是信奉真理者的精神训练之一

  我的这个小站,算起来已经接近三个月没曾动过。其实几次想作些简单的说明,但总觉得太过煞有介事,也便没有去写。

  这么长时间的荒芜,当然跟生活状态有关。过去的四个多月,是我到深圳打工以来最为忙乱和狂躁的一段。为了完成一项棘手的任务,我常常在夜里和周末呆在办公室,搜索枯肠,有几次甚至到凌晨四五点才离开。麻烦的是,在将来的几个月里,这种状况可能还将持续下去。

  不过,这还算不上最重要的原因。像从前曾说过的那样,年岁既长,我的日子也渐渐过得沉默。我已经不习惯对这个世界发表看法,许多话到了嘴边,居然羞于启齿。这些日子以来,我仍旧像从前一样读闲书、看电影、追美剧,在各种论坛里潜水,并没有错过太多时髦的东西。但我总是甘于对那些东西保持沉默,也始终不能完全认识到评论的意义。另一方面,作为一个虚无主义者,我总觉得,每个人对一样事物的看法都是复杂的、多面的和不纯粹的,而一旦要郑重行文告诉读者,且希望你的文字拥有力量的话,就必然要有一个倾向,并在表达的过程中不断突出这个倾向,同时抑制自己一些更温和的想法。我不喜欢这样。我有时候甚至尽量避免自己对某样事物拥有观点,而乐于保持一个混沌、中庸、面目模糊的态度。这样的态度是不适合写作的。

  “人世一天天愈来愈吵闹,我不愿在增长着的喧嚣中加上一份,单凭了我的沉默,我也向一切人奉献了一种好处。”

  冬天到了,愿你们拥有温暖。

但愿那里有很多夏天的早晨

  我二十六岁了。独居,有狗;习惯枯坐,偶尔喝酒;对政治和股市毫无兴趣,停止发育已经很久。

  在我有限而卑微的人生里,有许多还值得一提的破事儿都发生在生日这天。三年前的七月八日,我第一天上班,唯一学会的事情是发传真;八年前,高考,这一天的两门考得很烂,因此没能读上第一专业;廿六年前,我那正当年青的母亲,她显然没有征求过我的意见,便在这天上午毅然剖了腹,把我生产了。
  基本上,我认为,这种情形对一年里的其他日子来说,是不公平的。

  二十六岁的这个夜晚,我和朋友们呆在一起。晚餐并不可口,大家总算也都忍了(包括天才游泳家小胖)。我们放弃了饭毕前往蛇口某地泡吧的堕落提议,却选择了聚众躺在嘉禾影城的贵宾厅里观摩《疯狂的石头》。贵宾厅啊,不明真相的群众一定以为我们欠刘德华很多钱。
  谢谢小胖他娘的慷慨。谢谢朋友们的礼物。我很喜欢。

   » 浏览全文 »»»»»»

如何成为一名受人欢迎的顾客

    [跟朋友去必胜客]
  
  侍应生:欢迎光临必胜客,请问贵姓?
  我:哦,免贵姓王……他姓张,他姓董,她姓宋……
  侍应生:……
  
  我:要个田园风光批萨吧……嗯……来个厚的还是薄的好呢……
  侍应生:不好意思,王先生,田园风光只有厚的。:)
  我:那就来个厚的好了。
  
     » 浏览全文 »»»»»»

如花私密生活独家首度披露 清凉出镜坦言露点已成习惯(图)


  如花来到我家有两个月了。打这些字的时候,我低头看了看正蜷在脚边呼呼怒睡的它,感觉却像是已经过去很久。

  对于刚刚四个月大的如花来说,可能确实是很久。从狗贩子手里抱回我家的时候,它还不到五斤,眼睛肿作一团,连条缝都很难找到。因为恐惧,它在我的怀里有些颤栗,小小的心脏怦怦乱撞。放在地上,脚软软的,瑟瑟发抖,似乎一只蚂蚁也能伸腿把它绊个狗啃屎。可是现在,它奋不顾身地长到了十六斤,我已经很久没能抱着它去哪儿了。它成天在我们这栋楼里上窜下跳,肆无忌惮地把狗屎播撒在楼道的每一个角落。更叫人难以置信的是,它,它,它竟然还拥有了一双跟那张脸极不相称的水汪汪的大眼睛!
 
   » 浏览全文 »»»»»»

如花的狗日子

  王如花昨夜入住我家。

  早上带它在门前晒太阳,懒懒的,很舒服。趁它打盹,偷拍了几张。

» 浏览全文 »»»»»»

大行狗屎运

大行狗屎运 ——来自 老蒋  你过年回家吗什么时候回去啊火车票买好了么,是这个时候深圳最泛滥的话题。
  我的答案是:回。今晚。嗯。

  离开家十年多了。感觉每次回家,三天太短,很多要看的人还没有看到,很多要说的话还没说完;十天太长,该见到的人都见完了,该说的话也说完了,呆着有些百无聊赖。更糟糕的是,因为重逢伊始大家都会着意掩饰不好的一面,展露最好的东西,随着日子长了,大家又慢慢回到从前在一起的生活状态,于是该摩擦的还是摩擦,该气恼的仍然要气恼,竟然又由新鲜和亲切,变得厌倦和遥远。
  不过,这才是真实的生活,我喜欢这样真实的生活。
  
   » 浏览全文 »»»»»»

你希望有一个怎样的书店

  在你的城市里,有你理想中的书店吗?如果有,它是什么样子的?如果没有,那么你理想中的书店应该是怎样的?或者,更确切一些,它应该有哪些东西或者服务?
  
  0、你多久没逛书店了?如果很久,是因为什么?是和我一样,因为觉得深圳没有好的书店吗?   
  1、如果你常常逛,那末通常是因为什么?为什么不在网上买而要到书店去?   
  2、有什么可以吸引你去一家即使乘坐交通工具也需要几十分钟才能抵达的书店?坦白说,离得多远的书店是你能接受的?   
  3、你希望这家书店能有地方让你坐下来读书吗?顺便来点喝的?   
  4、如果它有一个足够的空间,你愿意和你的朋友们来这里聊天,或者只是听它的音乐吗?   
  5、如果你选择到这家书店发一个下午的呆,你能够接受的消费是多少?   
  6、你愿意把自己的一些旧书拿到这个书店卖吗,哪怕必须接受一些附加条件?  
  7、你愿意在这里买一些旧书吗,如果它确实讨你喜欢?   
  8、你希望在这家书店里看见一只猫或者什么别的动物吗?   
  9、你希望它是白色的吗?

  他们的答案:

   » 浏览全文 »»»»»»

Hello,2006!

  应该没有太多人会厌恶新的一天吧,特别是,当它恰好还是新一年的第一天时。无论之前如何艰难或者顺遂,新的一天和一年,总能给人们一些一厢情愿的期待,祈祷厄运远离,希望幸福常在——尽管我们早已知道,该来的总会来,该走的也留不住,“未来他一直来一直来,不管好或坏”。

  我很高兴在这样的一天,能够平静地坐在这里,说些愿意说的话。在我看来,这本身已经是莫大的恩惠。所以,像一年前一样,我不打算对除了自己之外的任何人或神提出哪怕一点点要求;我更愿意停下来,饶有兴致地看看过去的一年我是什么样子,和为什么是那个样子。

  我很高兴我的家人在这一年之后仍是健康的。特别是在堂兄夫妇的努力下,我的奶奶终于得到了她梦寐以求的职位,光荣升级成为一位可爱的曾祖母。

  我很高兴我为2005年留下了一些简陋然而总算诚恳的文字。这一年里,我试图不去取悦观众,努力忠于内心,并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得到了一些弥足珍贵的满足感。尽管因为疏懒和其他,这一年中缄默的时间很久很多,但与此同时,带有表演意味的聒噪次数也大大减少了。Elie Wiesel老师说,“如果任何他人能写我的故事,我就不会写下这些故事。我的写作乃是为了做见证。这是我孤寂的起源,在我的每一个句子、每一个沉默之间流露出來。”我希望我的沉默和写作,也能为自己而不是任何别人做个见证。

   » 浏览全文 »»»»»»

我曾如此喜爱过收音机

  1992年,我上初一。读者文摘里的中插广告总是德生牌收音机。我的梦想就是拥有一台可以存五个频道的德生牌收音机。

  1998年,我上高三。那时候住的地方,墙上还挂着一个只能收到县城电台的木质方头收音机。每天早晨我都在该县人民广播电台的农村进行曲中醒来。

  1998年,我上高三。夜里十点半不可能被允许看CCTV-5的体育新闻。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对台湾广播每天中午十二点十分的体育天地,是我知道体育消息的唯一来源。但那会儿正是吃饭的时候,而我的硕大的收音机只能放在房间里。于是我找了一盘磁带,每天中午吃饭前按下录音键,吃完饭回房间听一个小时,听完心满意足地去上学。那盘磁带不知道被我翻录过多少遍。
    
   » 浏览全文 »»»»»»

阿加西有几个兄弟?

  掌门很久前就邀Dannie和我去惠州腐败,真正成行则是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掌门、小胖(掌门之子,十一岁,热爱K歌)、妹坨(两坨)、懒人、Dannie、有录和我。从Dannie家旁的湘菜馆出发离开深圳的时候,谁也没想到这一去竟然成了珠三角一日游。由深圳而惠州,自惠州返深圳,又从深圳往中山,过中山以抵珠海,最后赶回深圳K歌,凌晨四点才依依不舍挥泪散去。一天两夜,六百多公里,美味、妙人、御温泉,对于我这样的闷骚型自闭症患者来说,这样的周末算得上太丰富了,丰富到我实在没有体力详述一路的有趣和过瘾。

  但是作为小胖的fan,我显然有义务为他此行留下一些记录——  

» 浏览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