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礼崩乐坏

  过去很多时候,我热爱与朋友们讨论些什么,人生、好与坏、快乐和悲伤、善和恶,所有这些。我知道每个年纪足够的人都曾经热衷于此种讨论并企图得到唯一的答案。然而很快我便发现,每次讨论告一段落都会有一种莫名的徒劳感,说得愈多愈觉一无所获。于是我们越来越沉默。

  在古希腊德尔斐古城的阿波罗神庙前,刻着这位老神仙的一条神谕:了解你自己。在神明看来,人们存活一世,无非是为了了解他们自己是什么样的人,能做出什么样的事情。也就是说,没有谁要求人们一定要成为什么样子;你可以尝试很多事情,在很多地方生长,没有对或错,是与非。

  如果生命终止之后的情形我们仍然无从得知(事实上至今也没有谁从他的墓地里爬出来告诉我们),那么任何有关人生的命题,只要放置在生和死这个巨大而令人沮丧的背景之下,看上去都将毫无意义,说什么都显得多余。生命于我们只有一次机会,假如有人想要多一些可能,我想这是他的权利。于是,那些一直以来被“我们”认为是坏的、恶的事情,这么看来也只是那些尝试中的一些可能而已,对于做了那些事的人们而言,唯一的后果就是他们最终知道了自己会成为这样的人。善恶存乎一心,如果他们乐意这么做的话,我不觉得其他人还能对此说三道四。

  比如说,烈士和变节者。前者人生的可能性终结在死去当时,后者则因为苟活而还有尝试其他可能的机会。我甚至没法给他们的人生做出评价,因为我觉得他们的选择都有道理。——事实上,根据前边提到的人生无是无非的观点,所谓“评价”也是毫无依据的。
  结果,我因此而对曾经有过的“善”和“恶”等所谓道德准则产生了怀疑。正如你所看到的,没有信仰就是这样危险。你最好离我远点。  

  康德老师说过,有两样伟大的事物,我们越是经常、越是执著地思考他们,心中就越是充满永远新鲜、有增无减的赞美和敬畏。这两样东西就是我们头上的灿烂星空和我们内心的道德法则。
  我总是怀疑,如果我十二岁那年真的已经溺死在家乡的水库里,这种“思考”和“讨论”对我还有什么意义。

  1. 准是心情又不好了。找找原因调整一下吧。

    列为看官,别信大头的,这家伙在半夜呓语。:xixi:

    • jing
    • 2005年05月25日 2:35下午

    说的有道理。就自我而言,个人而言,人生只有一次,别人的评论不能作为自己如何生活的导向。所以,我觉得现实里的很多人就是无所谓好与坏,道德上也是如此。

    不过生活的世界有评判的标准,大家都是围绕这个准则去谈论事情,去思考。对于个人,这些,或许,有等于无。哎,说不清楚。做好人还是做坏人,还是中庸,都是自己。

    • jay
    • 2005年05月25日 4:20下午

    十几岁时我也差点溺死一次,幸亏我堂弟救了我~~

  2. 正在写一篇极其肉麻的论文,探讨电影大师安哲罗普洛斯的作品主题及意义,于是走生死路线。看到你这么一说,非常沮丧。。
    “假如有人想要多一些可能,我想这是他的权利。”中国古代文学课的作业我也是写过那么一篇肉麻的文章,力图为自杀者讨回公道。
    的确希望没有谁要求我成为什么样子哈哈。

  3. 哇卡卡,我刚用”礼崩乐坏”开始一篇论文(24日BLOG),就看见你的这个BLOG标题,这是….是….剽窃创意啊……:cry:

    • jin
    • 2005年05月26日 8:23上午

    上穷碧落下黄泉
    两处茫茫皆不见

    • 旧时人
    • 2005年05月26日 12:23下午

    恩,朋友推荐一本书,叫《伤心咖啡店》,她颉取出这样的片段:
    选择怎样的道路,并不重要;选择的道路到底是否正确是否值得坚持,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作出了选择,并且信任自己的选择。
    把力气花在怀疑上,和把力气花在是否应该怀疑本身,是很不同的。

    • 闹小藤
    • 2005年05月27日 12:24下午

    小藤很是惊奇,这样的问题大头尚且能说出这样逻辑清又楚的道理。要是非要想这个的话,我的脑袋难免变成浆糊。。。。。。。现在我总是,坐在一摞黑漆漆沉重重的《XXXX》报纸上看五颜六色的画报。

  4. 今天想到的和 旧时人 有些相似。还是要有自己的坚持和判断标准,然后一路裸奔,不用理会路人的目光和口水。这样应该能活得过瘾些。
     
    折腰,这个成语我上个月底就会用了!!
     
    闹小藤及其他各位,谁不是一团糨糊地过呢。

    • 绿花野菜
    • 2005年05月28日 5:00上午

    我对未来很迷茫~唯一的信念是快快回家~

  5. When we were young…er, we tended to dig out the answers to all kinds of questions we had in life, as if there was only one answer to each question, as if life was black and white; we tended to like winning, to be addicted to being right; we tended to judge people or things basing on the moral standard with which we were trained or educated. One day when we grow up, we find that sometimes we may never find the perfect answers to certain questions; we may end up staying in grey zone most of the time; we may care less about winning or losing as long as we have tried; we may be confused by the conflict of the old moral ruler with the new open minds…

    That is the way we grow up. It is essential that we use our brain to think…yet sometimes it might do us good if we don’t think tooooooo much…because everything changes so fast…even what we want in life changes constantly over time…

    Thank you so much for leaving a kind comment on my blog…I enjoy your writing very much. Keep up the good work! :)

  6. 妞儿,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我竟然看懂了!

    绿花野菜,回家,回家,作业还没做完呢吧。

    • Snox
    • 2005年06月01日 11:38上午

    在金山词霸的帮助下,好象也明白了。

    哎,没有电脑的日子该怎么过。

    • Danny
    • 2005年06月06日 6:59上午

    我总是怀疑,如果你十二岁那年真的没有溺死在家乡的水库里,“思考”和“讨论”这种“思考”和“讨论”对你还有什么意义。

  7. 我觉得吧,礼崩乐坏和战胜礼崩乐坏——maybe that is life.
    有时候看你的文字需要思考和再思考,这个发现有点让人沮丧。哈哈。

    • 夏天
    • 2005年08月09日 10:09上午

    正因为世界是没有意义的,所以上帝创造了生命,以自身的主体性赋予这个无意义的世界以意义;正因为人是终将归于消亡的,所以人们研究形而上学,探索宇宙的真谛,在短暂的人生中追求终极关怀与幸福。
    哲学不能给人以智慧,她只是帮助人们发现自己的无知,从而去追求真理;哲学的命题永远也不会有答案,她只是让人们在探索的过程中逐步逼近真理的门槛。
    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人生的权利,研究哲学只不过帮助自己作出更好、更符合人性,更能接近幸福的答案罢了。

  8. 差点,被淹死的经历,我也有——

    我怀疑,居然没有让我淹死,这件事本身又有什么意义呢?

    就是想破脑袋,我们之中,又有谁能肯定,自己所谓的“意义”才是真正的意义?

    为什么我们一直要追求“意义”这种bullshit的东西?

  9. 丢人啊,好不容易留次言,连blog都打错了

  10. 嗯 的确 认识你自己 这句话其实没意义
    人生的意义在于忘记自己

    • 小头
    • 2006年12月20日 9:41下午

    周公恐惧流言日
    王莽谦恭下士时
    假使当年身便死
    一生真伪有谁知

    姬旦要是死得早现在就是个大混蛋
    王莽要是死得早现在就是个大好人

    谁也说不清,干脆就别说了

    简单点儿吧
    累得慌

  1. 尚无通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