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 映 画 』 ’ 分类归档

无心川行

四川掠影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不再有类似“希望能去某地”这样的愿望。

   » 浏览全文 »»»»»»

在蜈支洲岛和亚龙湾

去三亚  我刚从夏天回来。夏天的名字叫做三亚,那里蓝天白云,椰林树影,水清沙幼……是我和麦兜梦想中的海角天涯。

  呆了两天。累了一直睡到亚龙湾的潮起了又落,饿了去大排档熬老虎鱼粥来喝,渴了路边砍个椰子一口吮干,无聊就摸上快艇去蜈支洲岛潜水——决定了,过几天我要去三亚买个岛。然后死在上面。
 
   » 浏览全文 »»»»»»

我唱不出来,我看得到

2004年9月 荔枝公园  午后出了门,404拍马赶到。想了想,跳了上去。驶过荔枝公园,想了想,跳了下来。  

  自从离开红宝路的客厅,我就再也不曾踏进荔枝公园。多少个清新得仿佛刚切开一个柠檬的早晨,我和我自己,或者三两同事,总要穿过这个硕大的园子,才能抵达办公室。那时候我们都刚参加工作,住在一起。我们总是起得很早,衣冠楚楚地穿过园子门前的秧歌队,穿过宽大的木桥和流水,穿过蜿蜒的摩足道和石径,穿过太极拳和探戈,穿过茂密的荔枝林子,穿过看园老人咿咿呀呀的粤剧。
  那些歌我唱不出来,可是我看得到。我的Zeiss镜头看得到。

   » 浏览全文 »»»»»»

与厦门有关

与厦门有关  几天前就定好了返程的票,可是没想到离开时还是那般仓皇。
  就像去年那次离开一样。

  五月是从厦门开始的。这七天只与厦门有关。
  这些记录只与厦门有关。

   » 浏览全文 »»»»»»

Shenzhen Christian Church

  因我们
  神怜悯的心肠、
  叫清晨的日光从高天临到我们、
  要照亮坐在黑暗中死荫里的人
  把我们的脚引到平安的路上。

基督教深圳堂

   » 浏览全文 »»»»»»

外甥

  此孩生于老夫考入大学当年,通晓数门闽地方言、普通话,以及部分肢体语言。此孩亦拥有与某些动物对话之能力。非经老夫允许,切勿擅自转载。

   » 浏览全文 »»»»»»

夜归偶得

夜归有灯  难得徒步回家。正将至少去的荔枝公园南门,四下里忽地就有鲜红的灯笼纷纷亮起来。可巧身边带了机器,于是就有这些黄昏和夜的灯。

   » 浏览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