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言为定

  老来得子,经已弥月。每日勤勉侍寝之余,手持沉甸甸的尿片,捕捉偶尔浮现在他嘴角的「睡眠微笑」,难免想到这个拥有自己基因的小伙伴,即将在未来数十年间与我们的生活牢牢绑定,憧憬有之,惶恐有之。
  为人子女多年,每次总结与父母的过往种种,都会对未来自己如何扮演父亲这个角色有更丰富的认识。这些想法,难保今后不会调整。但是,不写在这里,多年以后又怎么分得明白哪些是坚守的初心,哪些是美好的一厢情愿呢?

  [一]你将使我成为更好的我

  没错,是我们决定生养你。但是,因为没有征求过你的意见,所以你也不用觉得亏欠太多。事实上,因为对这个世界充满疑虑,你所在的国家又恰好是高难度生存模式,我一直觉得你未必会喜欢这个决定。
  其实想向你表达谢意的是我。因为需要了解你哭的理由,在不断试错之后,我终于更加耐心;因为某次不堪你长时间的哭闹,我反省过内心不自觉的恶意,继而调试出更加平和的情绪环境;因为不想将来只能用十万个「不为什么」来回答你的十万个「为什么」,我一直保持高强度的阅读量,关心粮食、蔬菜以及每一个高冷的知识点。

  你将使我成为更好的我。

  [二]不害怕成为一个没有才艺可以表演的人

  如果你想,我会努力告诉你我所理解的世界。听听就好。宇宙洪荒,区区三十余岁的差距,不足以改变我和你同样懵懂无知的事实。因为明白自己的界限,我想在足够早的时候让你接触书籍、互联网以及每一个活生生的人。一切都可以是源泉。
  世界辽阔,很快你就需要自己去拥抱它。期待你有一天对我说,「我觉得不是这样的。」

  你的选择肯定将由自己做出。我也许会给出建议,直到有一天(无论年纪)你自己提出不再需要。
  因为没有被扭送参加各种兴趣班,你可能会成为一个没有才艺可以表演的人。只要拥有让自己骄傲的东西,有没有吹唢呐或者翻跟头的杂耍功夫,你以后会知道那不重要。  
  不会强迫你喜欢我的球队。其实更多是担心自己费尽心思,结果你却喜欢上同城死敌。那样很没面子。
  名字大概是我必须强加给你的仅有的东西。放心吧,没有宏大的愿景,也不会承载过于美好的祝福。

  你的愿望并不总是能得到满足,因为愿望的定义里不包括「必须满足」。有些愿望必须经过努力之后,才能最大程度显现它之于你的真实价值。

  [三]你和我各人各拿各人的杯子 

  有人在拖家带口之后开始认怂,因为向命运典押了人质。
  我大概会一直保持自己的好奇心,也有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会跟你的生活过多地捆绑在一起。你可能需要担心的,是我对你的关注不够。
  所以三十年后我跟你的交流,应该会比「多吃点、多穿点」要多一点点。

  [四]就这样

  如果你的生命用来延续或者甚至是重复我们,未免就太无趣了。我们不会要求你做到我们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但希望你能不断体会到我们所未能拥有的乐趣。愿你过上我所不曾了解的生活。

  如果一定要说期望的话,希望你能成为一个平和而有趣的人,对世界充满善意和好奇。
  一言为定。
   
(打字期间,协助哺乳两次,哄睡一次,更换尿片三次,尿湿键盘一次。)


分 享

    • 米立
    • 2014年06月14日 3:05下午

    大学期间开始看你的文字,8年过去,从毕业看到求婚,更新逐渐减少,今日偶尔刷新却见你得子,祝小朋友健康快乐

    • 这么多年的荒芜过去了,RSS 订阅源也坏了很久,加上我特地没有在别的地方粘贴这篇的链接,居然还能看到你的留言,谢谢。也祝你开心。

    • 9h9
    • 2014年07月01日 10:28下午

    是的,还能看到你更新,很是高兴。
    祝小朋友健康愉快。

    • 匿名
    • 2014年07月22日 9:12下午

    网上闲逛,突然想起搜索一下“大头绿豆”,居然看到更新。恭喜你升级,当年在梅林砂锅粥一番,没想到现在已经隔了N年。那位研究食品、科学地解释冰冻羊肉好过鲜羊肉的兄弟如今流落何处?我的微信:woshilonghui

    • alida
    • 2014年07月29日 10:00上午

    恭喜大头!这么多年就一晃过去了……还记得以前你找我在博客上玩的点名游戏。小盆友快高快大!

    • 嗯,一转眼,你全素都这么久了,:P
      老友的感脚,觉得时间这么过去,也很好。

  1. 祝贺你得子。我女儿比你儿子大一个月。我是你的老读者,常潜水读。

    我觉得你既明理,知道十万个为什么,也通情,会摄影,会写随笔,一点都没有高难度生存模式下活过来的人的怂样。你这样的人很少。活得这样不避世(从政办实事)而超脱不染乖戾习惯,你能坚持到现在三十多岁,也就一定能影响到自己的孩子,你的孩子也会有好寄心,而不会被升学压力和做正常人的压力打消,因而达于理;也会像你爱摄影一样爱上某种艺术,甚至可能愿意有时候表演一下,却不像英语说的“尾巴摇了狗”一样为了人前表演反倒去爱艺术,因而通于情。总之我认为他会有你的优点。

    所以我觉得“不害怕成为一个没有才艺可以表演的人”这个约可以不需要。

    人们都不免要面对时代。杰出者可以定义了这个时代(丁尼生),也可以反抗这个时代(拜伦),可是悲在,如果他的精神超出了他的时代,他就必须忍受被视作抵抗时代的人,由不得他选择是否抵抗。比如用白话作诗是个自然的选择,我口言我心嘛,而新文化运动之前做此选择必须忍受为人视作抵抗者。又比如,“不害怕成为一个没有才艺可以表演的人”本是人之常情,如果立了约,便是一个抵抗者写下的被动句,所抵抗的是“学兴趣班是必须的”这项中国文化。

    中国文化我不能改变,可是我可以拒绝标签,拒绝坐抵抗者的座子。我拿比方说事:

    别人:“为什么你不读研究生呢?”
    我:“为什么你读了研究生呢?”
    别人:“因为我还没为进入社会做好准备,并且有些单位优选研究生。”
    我:“嗯。”
    别人:“但是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我:“读研究生是你的选择,你需要解释。不读是自然状态,我不需要解释。”

    不去抵抗不喜欢的社会风气,而是忽略它,任由别人感觉自己不在意别人看法却不做更多解释。这是我想建议的“拒绝标签”,也许太出世了些。

    我拿自己做例子不适合,毕竟不是已经拿了澳洲绿卡,就要离开中国了吗?

    “你连祖国都不待着了,你不是失了勇气,怂了,逃了?议论别人抵抗祖国的时代文化,你有这个资格吗?”

    我没有。

    大头了解中国的情况,比如“生存模式”、“炫耀消费”这样的“文化”,而决定在中国养孩子,虽然不是容易的决定,也是说明大头已经打算不受中国这些问题和“文化”的影响,大头倒是更适合的例子,一个“我抵抗”的例子,“真的勇士敢于直面xxx”的例子。解释不解释由抵抗者决定,逃了的无可置喙。

    • Kai
    • 2014年09月29日 4:11下午

    大头,你的文字一如既往的让人感到温暖。祝一切都好~

  1. 尚无通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