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散记·四

桂林散记之四  荔浦这个名词想必许多七十年代的孩子都不会陌生。那时候孩子们最爱吃的水果罐头大多产自此地。现在早就没有人愿意吃甜得发腻的水果罐头了,于是荔浦人民开始生产脑白金和龙牡壮骨冲剂,当然,都是假的。因为经济的不发达,整个荔浦小而旧,灰蒙蒙的。
  
  倒是荔浦的芋头很是有名。极品的荔浦芋头每只足有五六斤,从前是皇室贡品,传说仅有的一亩几分地里才能长出。晚餐的拔丝芋头当然不是这种极品,但是也很过瘾。粉而不腻,芋香诱人得紧。

  终于要去西街了。可是我们一共只有一个晚上呆在那儿。

  约摸九点过后,西街就很热闹了。很长的一段路边都是小摊,卖些小玩意儿。还有给人在T-Shirt上画像的小艺人,好像与其他地方并无区别。
  只是进得深了,靡靡之音渐响,才有了一点感觉。

  满街都是酒吧,桌椅一直摆到街上。三三两零落桌前,几杯酒,在这样的景象里,好像每个人都带了点迷离的气质。

  不多时我就发现,这里似乎什么样的人都被注视,又什么样的人都不被注视。许多青年穿着即使在深圳也非常少见的异类衣裳,但是并没有因此而多引来一点目光,他们亦不曾为此感到不安。许多老外自顾自地喝酒,粗鲁的笑声和着听不懂的谈笑。
  
  沿着青石板的街一直走进去。MissyouCafe,没有饭店,都是早就见过的招牌了。还有那家做文化衫的小店,刚进门,就有一个老外穿着大大的白汗衫出了来,胸前写着“我是老外,我听不懂”,若无其事地走掉。
  店前挂着好玩的文化衫,除了那件著名的“老外来了,老外走了”,很喜欢一件“我吃饭,我不洗碗”。可惜衣服都不大干净,又不能定做了。

  路过一个小店,门前写着大大的“周易”二字。往里一看,一个魁梧的老人披着蓑衣立在当堂,雪白的长发和怒髯散在胸前,仿佛白眉鹰王再世。再细端详,居然还是个老外。犹豫间,已经有一列妇人步入店内,想是求卦去也。

  迎面一个老外把小洋鬼子扛在肩头,在人流里扭着秧歌走路。

  路过一家卖中式服装和蜡染的小店,终于发现一件大襟衫很是合意,一把抢过,等不及就穿在身上,对镜一照,活脱脱一个店小二。
  于是踱出店来,摇尾巴晃脑袋的,才真正有点溶进西街的感觉。

  同伴十几个,找了个叫做丁丁的酒吧。吃吃喝喝。这个酒吧很小,但是人很多,过道上都是加的座和人。女孩子们大多身材姣好,男孩子看上去也大多很是舒服。
  音乐十分蛊惑,大家都很high,好像在这样的境况下,全身每一个细胞都跃跃欲出,直想舞动起来。
  照例是玩游戏,一只青蛙跳下水。后来想让大家玩007,结果竟想不起来了。就跑出去街上,打电话问厦门的哟哟。

  打毕电话,埋头往回走。到得门前,眼尖发现有两个漂亮姑娘手挽手杵在那儿。暗暗欣赏了几秒,就要进去。不想其中一名女子朱唇轻启,竟敢跟俺搭讪。
  ——“哎!”
  我立刻刹车,堆出自以为最迷人的笑脸,“嗯?”
  “你好!”这个女孩儿真是好看。
  “哦。”
  写到这里请允许我狠狠地掴自己一个耳光。在事情发展得很顺利的时候,我靠我竟然在回答了一个简短得丢脸的“哦”字之后便微笑着往酒吧里走,并且脚步还不慢。
  那个女孩子立刻认为她得到了暗示,抿了嘴不发一言,就看我进去。
  我这一进去,就再没敢出来。一面跟同伴说话,暗地里直想亲手掐死不争气的自己。

  过了很久大家一起出来,走路都像跳舞。街上这时候已经到了高潮,一个吧的门前,很多人站在桌子上狂舞,高声喧哗。对面的吧里也不断涌出男女,试图占领一张桌子。
  桌子已经不够,又有人抬了凳子放上去。一个男孩子扶着,就有女孩子站上去,竟然也能舞得婀娜。我们和其他围看的人们也纷纷叫好,就缺一根钢管了。

  我卡,翌日早晨六点半就得起床骑车,只好依依不舍回到住店。

  第二天是骑自行车,然后去遇龙河坐竹筏,再看象鼻山……除了看鱼鹰捕鱼,没什么太好玩的东西。这个散记已经够长了,已经有人问我到底玩了几天。一共只在桂林呆了两天,不敢再罗嗦。就此打住,谢谢你竟然能容忍我的聒噪。

    • blgr_cn
    • 2004年03月19日 8:17上午

    西街夜市景美、人美,拍照留念都好;白日里游山玩水谋杀了N多‘胶卷’,可惜!:angry:

  1. 主要是我们只在西街呆一夜,又要泡吧狂欢,不想带那么大只的相机了。特地留了几十张“胶卷”的,如果有多几夜就好了。
    下次吧。如果有下次。:afraid:

    • Dora
    • 2004年03月19日 12:37下午

    对啊,很想想看看西街到底长什么样,但这个时候拿相机出来拍照会不会有点扫兴。
    谁说没人吃水果罐头的,我们寝室就狂爱吃,但能打开罐头的就我:xixi:
    另外,Please let me know when you get my letter.

  2. 西街的模样应该到处都可以找到了,在咱们这种庸人眼里也差不多。
    五一我可能去马尔代夫,到时候再让大家看看那儿的阳光罢。:shout:

    • fishbaby
    • 2004年03月22日 2:22下午

    哈哈大头
    果然那天星座说你有艳遇呢!
    哈哈哈你就“哦”
    去马尔代夫的时候要吸取教训啦
    梦想了好久的马尔代夫啊
    可不可以带些那边的明信片啊印染画布啊什么之类的纪念品给我:xixi:

    • Drifter
    • 2005年07月08日 12:41上午

    遇龙河的所谓”漂流”,完全没有想象中的惊险刺激.相反,很是风平浪静.沐浴在接近傍晚的温和阳光里,躺在竹筏上也是竹子做的睡椅上,伸手即即可碰到清凉的河水,轻轻拨动,清楚听到水声,静谧的世界更显空灵.低头透过清澈的河水,可见躺在河底的柔软水草随着水流优美地飘动曼舞.稍微抬头看两岸,是碧绿农田与脉脉青山.田间偶有小屋,接近黄昏时炊烟袅袅.不时可看见放牧的孩童走在田埂上,还有的在小孩在河里游泳(或者对他们来说时洗澡)…经典的田园风光,悠闲到非常堕落的时刻.
    当然,换个角度,你或许会赞同我同行的朋友的看法;闷到”抽筋”,浪费生命.不过,对我而言,遇龙河漂流的几个小时得到的宁静享受,与在蜈支洲岛上面对大海的秋千上坐差不多一小时同样令我难忘.

    • 澈-迷离
    • 2005年07月11日 11:06上午

    荔浦--阳朔!
    依稀记得那天骑单车阳朔到荔浦!清楚记得屁股是怎么样疼的感觉!:lol:

    • 希曼
    • 2006年04月01日 6:14下午

    呵呵,我到阳朔的纪念是一幅阳朔手绘地图。
    挂在我的书桌前。看到鲤鱼洲就想起坐在那里看印象刘三姐。

    我是广西人,我不爱广西谁爱广西。

    • hanxuesong
    • 2006年11月17日 9:38下午

    很喜欢你写的东西,是因为搜"蓝色大门"才看到了它.
    阳朔我也去过啊,2002年,不堪回首.那里的景物全因着心情让我记得那么牢固,有那么痛苦

  1. 尚无通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