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 行 者 』 ’ 分类归档

香港香港怎么那么香

  初中时候的歌本里贴着艾敬的《我的一九九七》。香港香港怎么那么香,为了解决二十余年来一直萦绕在老夫心头的困惑,二十四号一早我便和老七一道,玉树临风的杵在了罗湖口岸门前。

  甫一踏出罗湖海关,手机便迅速没有了信号,从前在厦门环岛路上偶尔接收到台湾电信信号的奇遇,终于没有再现。掏出港纸150刀,“唔该,俾我一过八达通”。话音刚落,迎面飞来一张相貌平平的磁卡。伸出两指接住,哔一声响过,我已经拖着硕大的破箱子蹲在了罗湖到九龙的车厢之中。

  我终于明白从前认为没有人民币是万万不能的有多么荒谬。

   » 浏览全文 »»»»»»

One night in HongKong

香港三天两夜 之 平安夜
{情节概要}

  那夜我和老七、Brandon一道面无惧色地钻入尖沙嘴数十万人群当中,继而又像泥鳅一样溜回天星码头,掠过中环,占领了传说中的兰桂坊。最后,Brandon回家睡觉,我和老七则趁腿脚还有一点点知觉,一起杵在时代广场中央,开始煞有介事地倒数。经过一番痛苦的抉择,考虑到双方的取向看上去都很正常,我们终于不得不放弃了平安夜之吻。

   » 浏览全文 »»»»»»

黔中三日之三:阳光照耀我的毛细血管

草鞋  路上,大巴里放了云南话版本的猫和老鼠。照例看见猫抓着了老鼠,只是没想到他还用云南话正告它:你有权保持沉默,但是你所说的一切都会成为呈堂证供。又见老鼠逃开,练习武艺防身,居然还唱站似一棵松。这个无比天才的无厘头里包含的无穷智慧,让整个巴士里都是开心的声音。

  只是有谁像我一样,每次都希望猫捉到老鼠呢。

  这一日是漂流。因为肯定湿身,我和几个同事买了草鞋,下水和走路。
  
  阳光很烈。两人一个皮划艇,一根竹竿,一身救生衣,一入水便高兴起来。湍急的地方,手忙脚乱,煞有介事地摆弄皮艇冲过浪去,起伏几次,全身便都是水了;平缓的河段,任尔风吹,不系轻舟。半窝在艇尾,看几只白鹭飞过,天高地远,浑忘岁月苍凉。

   » 浏览全文 »»»»»»

黔中三日之二:日月照行色,形于天际游

黔中三日
  
  
  将近夜里九点,贵阳的天色才逐渐黯淡下来。返程是18:40的飞机,一小时间,我便从白天飞入了黑夜。
  
  
    
    
  
   » 浏览全文 »»»»»»

黔中三日之一:大笑听曲贵阳城

  二十二日夜,我的班机是CZ8634。他们告诉我,一个叫做郭富城的人恰好也是这班飞机。果然,之后不久我就在候机大厅遇见了他。这个小个子男人,黑得好像刚被自制土火药炸过。他一个人压低了帽沿,戴着耳塞,孤独地坐在那儿。他的经纪人和一个胖保镖仿佛各自满怀心事,总之,一点儿也不像有心思放在他身上的样子。

  那天夜里的乘客并不太多。同事去找他要了签名,小孩儿一样的笔触。后来他显然发现了我,兴奋地上来找我一起合影。我拒绝了。于是他便退而向我要一个签名,我还是冰冷地拒绝了他。

  于是抵达贵阳的时候,一个好看的空姐告诉我,不知道为什么,郭富城一个人在头等舱哭了。

   » 浏览全文 »»»»»»

路小缝:逝去的一个世纪

  我得承认,我早已无法客观看待厦门。一旦与那个城市有关,我的任何言说都无可避免地带着强烈的情感倾向。我对此毫无办法。
                   —— 一个不是路小缝的人记
  [1.你一打开扉页你就发现]

  清晨六时自困顿里艰难醒来,大巴已行至厦门大桥。过得白阑干的桥,只一瞥那岛,眼里便觉得明朗起来。

  路并不阔,然而深色的路面中央,绿得青翠。更加难得的是,它不似别处,只胡乱弄些草来敷衍人;那草中是夹了容颜热烈的花——你并不觉得它们俗媚刺眼,反有说不出的晴朗干净。

  终于得见那面久违的路牌,“欢迎来到厦门经济特区!”。望定它,仿若七年前头一回踏进岛来,惊喜的模样。

   » 浏览全文 »»»»»»

与厦门有关

与厦门有关  几天前就定好了返程的票,可是没想到离开时还是那般仓皇。
  就像去年那次离开一样。

  五月是从厦门开始的。这七天只与厦门有关。
  这些记录只与厦门有关。

   » 浏览全文 »»»»»»

桂林散记·四

桂林散记之四  荔浦这个名词想必许多七十年代的孩子都不会陌生。那时候孩子们最爱吃的水果罐头大多产自此地。现在早就没有人愿意吃甜得发腻的水果罐头了,于是荔浦人民开始生产脑白金和龙牡壮骨冲剂,当然,都是假的。因为经济的不发达,整个荔浦小而旧,灰蒙蒙的。
  
  倒是荔浦的芋头很是有名。极品的荔浦芋头每只足有五六斤,从前是皇室贡品,传说仅有的一亩几分地里才能长出。晚餐的拔丝芋头当然不是这种极品,但是也很过瘾。粉而不腻,芋香诱人得紧。

  终于要去西街了。可是我们一共只有一个晚上呆在那儿。

   » 浏览全文 »»»»»»

桂林散记·一

桂林散记之一·水墨鸬鹚  关于前日的桂林阳朔之行,本来不想说一句话,只放些到此一游型的片子出来就算交差了。可是方才整理那百来张相片,忙活半天,却发现几乎没有能够打动我自己的影像。想来千百年间早有千万人看过此山此水,又更有千万人依各自的视角或拍或画过它们的千万种仪态,天资鲁钝如我者,料想是极难再寻到新鲜的立意了。
  一想到这些,不免觉得泄气。甚至看着那些千篇一律的山峦,竟然有点儿作呕。想必所谓审美疲劳,大致应该是这种感觉了。

   » 浏览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