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亚游记之一:老虎鱼和社会不公

  我总以为,有一天我会摇一叶舟去海南。眼见风帆升起,船头缓缓离开岸际,我应该会想起东坡先生当年在此拜过征南二将军,惶惶然渡往彼岛;饶他豪气干云,也以为自己垂老投荒,无复生还之望。我虽生而粗鄙,却可以只管大睡,醒时痛骂琼州海峡太窄,春梦太短,不亦快哉。

  所以当我走出夜里十点的凤凰国际机场,心下就不免有些爽然若失。过去的一个小时,我只是从一个登机口进去,出来,中间打了个盹,撒了泡尿,这就到了海南,这么敷衍怎能算是到了海南。

  早有几个敞着肚皮的的士佬迎将上来,花衬衫,大裤衩,脸上分明都写着海南二字。因为知道离亚龙湾的住处还有几十里地,我们便问如不打表多少银子。那帮人就有些不耐烦,声称必须打表,有人甚至已经为我们打开了后备箱。夜色已深,偷眼看看四周,并无其他明显的交通工具,不远处还有几个面目可疑的家伙一边打牌,一边不时打量我们。一咬牙,那就打吧。

  我们紧紧地抱着各自的行李,神色惊慌,就这样驶入三亚的夜里。不错,我没敢将行李放进他的后备箱中,因为我怕万一丢了,后来的两天将没有内裤可换。
  前座的同伴摇下车窗。夜里并不热,微凉的风从窗口鱼贯而入,车内登时清爽起来。往亚龙湾的路长而且直,路旁的两排椰林在窗外飞驰后退,无止无尽,原来真的到了海南。

  只是恍惚间我有些还在飞行的幻觉,因为我发现此车的计价器跳得比秒表还快。一秒一毛,如果按照每公里单价两元折算,我们的时速应该是一百八十公里每小时。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他们要坚持打表了。抵达亚龙湾,计价器显示一百三十六,幸好我们三人平日都有健身,那司机只敢讨了一百块就匆忙逃走。

  我们下榻的是凯莱。环绕着亚龙湾大约有七八家五星级酒店,每一家都有独属的海滩,是三亚最好的。凯莱便是其中之一。迫不及待拉开房间的窗帘,一屁股坐定阳台的躺椅,放眼望去,深夜里的海面幽蓝深邃,静默不言;沙滩上椰林掩映,星星点点,梦境一般,教人有不顾一切融入其中的冲动。

  换上裤衩拖鞋,我们决定出去觅食。到海南,在三亚,除了海鲜我们什么也不想吃。只是我们不会在住处便食,因为最好的风味多不在酒店内,而是在市井中,大排档里。央门童招了的士,再度驶入三亚的夜里,口水洒了一路。
  司机是个东北汉子,颇能明白我们的心思,就拉到了近侧的一个排档。号称方圆几里,只此一家。司机放下我们,让我们将回去的时候打电话唤他来。见他爽快,我们索性邀他下车同食。眼看推却不过,那司机便过来与我们凑了一桌。

  排档里人不算多,我们径直奔向两排水箱。那当中的海产五颜六色,除却鲨鱼生蚝之类,竟有一多半叫不出名来。不过每样都标了学名和单价,倒也还算规范。我们几个登机前粒米未进,见此盛况,食指大动,发一声喊,差点没生剥了条小鲨鱼来吃。

  要了半只文昌鸡,一尾老虎鱼,几个贝。那鸡号称海南三宝之一,叫我说来,与我娘自养的走地泥丸鸡并无二致。只说那老虎鱼,海南当地称之为海娃娃,生得果然虎头虎脑,浓眉大眼,兼又浑身生刺,皮糙尾短,五色斑斓,丑态溢于言表。老板娘拎了上来,它就呼呼喘气,不多时便涨成圆鼓鼓的一个,可爱至极。皮上的刺是倒三角的,非炖烂无法去除,所以通常都是鱼皮下粥,鱼肉另做了来吃。定了是它,就有伙计过来,一棍击死。海南的海鲜档多是如此,客人自去水箱前点单,要了的海产当场便一一打死,虽显残忍,却也省得我们猜疑店家背后换了死物给你。
  不多时先端了白花花的鱼肉出来,鲜嫩无比,妙不可言,觉得一夜的劳顿都值了。不想随后伙计更捧了一锅鱼皮粥过来。初时我们看它卖相并无异处,脸上有些失望。东北司机冷笑道,且吃。于是便吃。那去刺鱼皮果然爽口入味,又带些韧劲,口感极是舒服;皮下鱼脂滑而不腻,加上海南当地三季稻米熬成此粥,饶是我这张吃过河豚鲥鱼喝惯了潮州砂锅粥的刁嘴,一时竟也吃得找不着舌头。想来此粥这般粗粗熬制已是鲜美难当,如果三滚或以炉火细细熬之,不知道是怎么样的美妙。一个字,鲜!两个字,真他妈鲜!

  不消说,锅底朝天,我们的肚子也与先前老虎鱼鼓气之时一般无异。 

  席间向司机打探了些当地的景致。我们此来除了托旅行社代订机票和酒店,并不打算跟团——往那样自由的天地里去,跟团是一种极其愚蠢的行为。司机谈锋很健,说话也不藏着掖着,大趁我心,于是决定次日包下他的车,两百块,指哪打哪。

  过完嘴瘾,想来这样一肚夜宵回去将息,可能有压断床板之虞,于是我们三个便至海边鼓腹而走。正是潮水将涨未起之际,海风习习,轻涛拍岸,细细的纯净沙滩上三三两两的人,有笑声从远处隐隐约约传来,有小小的人头在海面起伏,眼前一个空姐拉着一个飞行师的手在暗处叙说心事,分明一对璧人。
  一群穿得极少的年轻女子跑过来,老夫轻轻擦去鼻血,不由长叹一声:真 是 浪 漫 啊。

  有些累了,于是折回房去。正行间,我们同时看到一个相貌平平的男子自躺在沙堆里,身畔两个妙龄女子正往他身上堆沙。尤其令我们不忿的是,她们竟在他脐下三寸处垒了一座小山包,并轮流与之合影。有人欢笑有人忧,此等男子可以一拖二,以我三人这般姿色,在这样浪漫的地方和夜里,却只能落得执手相看泪眼,呜呼,社会不公一至于斯。

  愤愤然回到各自房间。我的大铺两米有五,一床锦被,半幅遮身半幅闲,真是寂寞啊。

  (南海有岛,三亚游记,未完待续……)

老虎鱼的照片,图片版权属于图行三亚

  注:第一天夜里我没有拍照,老虎鱼图片系借用。版权属于图行三亚

  相关:照片:在蜈支洲岛和亚龙湾
     三亚游记之三:海底烟花特别多
     三亚游记之二:天之涯海之角

    • hrr
    • 2005年04月29日 8:33上午

    好看,hahaha~~~

    最喜欢最后一句 ;)

    • Max
    • 2005年04月29日 8:47上午

    大头又半夜寂寞写书啦!:wugu:

    • fuo
    • 2005年04月29日 2:12下午

    大头是福建人,对海鲜这种东东,想必是既懂得品尝,又精通烹调?:xixi:

  1. 一篇文章看下,掉了一地的哈喇子。。。

    • SiC
    • 2005年04月29日 7:55下午

    只能说你真会吃啊 -_-
    什么时候请我喝粥? 我就住在梅林阁, 4 村旁边 -_-
    想到要去北京, 还是烦.

  2. 大头,我就在白云山下面住。
    什么时候喝粥好呢?:xixi:

  3. 答亲爱的邻居 SiC:或者明晚,或者五一之后,你定可也。梅林阁现在就在我的眼前,你住得高的话也许还能看到我在房间里裸奔。。。

    答即将离开厦门的 fuo:我家在内地,不临海,穷,二十四岁前连活的鱿鱼都没见过,又怎么知道如何做海鲜呢。。。:lol:

    答淑女 纤薄:注点意。。。

    答目光如炬的 Max:我都改了时间了,你居然还能看出来是半夜写的。。。 晕。。。

    答目光也如炬的 hrr:可惜这句不是我写的,是古人的一副对联来的。。。

    • fuo
    • 2005年04月30日 4:54下午

    我也没见过活的鱿鱼,哈哈——让我再想想,我都不记得到底有没有见过了。总之,我现在会做海鲜了,最简单的,花蛤、海瓜子那些。海鲜最简单啦,洗干净、弄熟就好,都省了备菜的工夫。:lol:

  4. 离开海南将近一年了,除了烹饪方法有益健康的海鲜,倒也不去想它:emm:那好像是个只宜旅游的地界:afraid:hoho

    • Mr.
    • 2005年05月02日 8:33下午

    不要说舟山的海鲜不能和三亚比^图的就是个气氛.
    去年夏天,我又在那里肝脑涂地了,本来设想在海边过自己的生日的,结果半夜尽兴之时连老爸的名字都不记得了

    • alida
    • 2005年05月03日 11:20下午

    饮食海南,饮食大头,或或
    一直很向往这个地方,在海边发个呆睡个觉,想来真是无比浪漫啊

    • 那时初见
    • 2005年05月05日 6:40下午

    呵呵,
    不经意间误入,
    但本着走过,路过,绝不错过的心态,着意浏览了一番,
    在这无聊的五一读得如此闲适酣畅的文字
    倒有些如误入桃花源的武陵人
    到了别一洞天
    呵呵
    已链接,常交流吧

    • 2005年05月06日 8:25下午

    这么好看的可爱的老虎鱼,居然横尸当场,你们也吃的下!
    还是厦门好啊,活鱼都是套着塑料袋上路…
    据说海南很混乱呢,师兄要小心:angry:

    • jing
    • 2005年05月07日 12:34下午

    看文章看得高兴

    看茉的留言,哎

    • youwang
    • 2005年05月21日 12:31下午

    一个字:好

  5. 哎,看到有一群穿的很少的女孩子跑来那句话,我还以为。。。,原来没有。。浪漫。。啊。:cry:

  6. 写得真好,有关海南的文字,我转载在gosanya.com了,也注明出处。谢谢

    • weiwancheng
    • 2005年11月03日 11:19上午

    嗯,我也赞成,写得的确不错,现在能把我吸引的文章可不多了,

    你就做到了,真是不简单啊,我也在海南,但没有在三亚,看到

    你把三亚写那么好,心里也挺痒痒的。
    :emm:

    • Meow
    • 2006年01月30日 10:45下午

    前几天也去海南了,但没有见到活的老虎鱼,上网找图片,就转到你这里来了~留个脚印…过年好!~

    • 百岁
    • 2006年08月08日 3:12下午

    你的游记写的很是逗乐,在上班中,偷读完,心情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