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杯乱弹之三:爱护黑马,人人有责

希腊球迷真幸福  银样腊枪头就是银样腊枪头,尽管卡洛斯国王御驾亲征,西班牙人还是露怯了。在偷吃了希腊人的豆腐之后,他们就像一个未经人事的童子功练习者,不再有实质行动。于是牙科医生雷哈格尔说,很抱歉,我的工作是拔牙。
  这个平局之后,无论葡萄牙是赢是平(不可能输),都意味着被雅典人拔下来的这两颗牙必须刺刀见红。

  作为已经被意淫家们认定为是才开始五天的欧洲杯上最大的黑马,希腊的表现令人尊敬。他们似乎比对手更像斗牛士。我们常常可以看到弗里扎斯和查理斯蒂亚斯在自己的禁区里拼抢,然而他们的身份本该是前锋。希腊人好像全部都是后卫,不,全身上下都是后卫。只是与通常意义上我们的想象不同的是,这种打法并没有影响此役极好的观赏性。因为他们洋溢高昂斗志的惊人气势,加上西班牙人的华丽诗篇。

  其实西班牙的表演远远超过之前击败俄罗斯一战,尽管十一个人丝毫未变。阳光很耀眼,维森特在贝萨球场穹顶的阴影里似乎也失去了灵感。不过他们还有普约尔,还有巴拉哈,还有莫里恩特斯,还有仍然获得首发的劳尔。半小时后卡普西斯愚蠢地送给劳尔一份厚礼,劳尔却把它给了莫里恩特斯,后者完成了这次偷吃豆腐的整个过程。

  更美妙的是华金,这个早已名动天下的边路天才拥有惊人的爆发力,势不可挡。他在半场之后才被塞斯遣入战场,却一个人撕破了曾经让葡萄牙人束手无策的希腊防线。只是西班牙缺少一个真正的终结者,缺少那个一剑封喉的人。

  最后二十分钟,是我五天来所见到的最激动人心的战斗。流畅而充满智慧,激情四溢而又有条不紊,如果不是那个严苛得有些不好玩的裁判给出七张黄牌,应该还要更好看。

  希腊人证明了自己揭幕战的胜利绝非侥幸。在如愿得到这一分之后,他们事实上已经几乎得到了这个小组的一个出线席位。
  他们携手向观众致意,就好像一个刚刚获得王位的国王。而他们真正的国王雷哈格尔,此时却像个孩子一样拥抱身边的每一个人。

  我们甚至已经可以想象明天的媒体将会如何将他们的誉美之辞堆砌在希腊人身上。这对一支试图创造奇迹的队伍来说并不是好事。嗯,为了让我离赢得一里拉愈来愈近,请大家跟我一起,爱护黑马,低调,低调。

[赛况]:希腊 1-1 西班牙

荷兰人欢庆出线

    • 空谷幽笛
    • 2004年06月17日 10:57上午

    希望天佑西班牙……

  1. 尚无通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