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手拍解救路怒症患者

  作为一个经常在早晚高峰期驾车的轻度路怒症患者,我的中指常常很累。那几个英文单词,也因此变得特别顺口。

路怒症  Road rage disorder  除了因为自己的间歇性路盲和时常错过路口而对副驾上的人们恼羞成怒之外,我的焦躁乃至愤怒主要来自于路上那些投机取巧的流氓司机们。他们在右拐车道排着长队的时候从左侧直行车道硬塞进一个车头;他们在车流间蛇行,从不打灯,一会儿排成一个S字,一会儿排成一个B字。

  与这个世界的其他不公平一样,“他们”抄了捷径,得了便宜,损害了大多数循规蹈矩者的利益却鲜见受到惩罚,甚至有时还反衬出后者的“呆”和“傻”来,当然难免引发愤恨以及雨后春笋般的中指。
  在某几次带着老婆开着车,吃着火锅还唱着歌,突然就被插队的时候,我承认我有直撞上去的冲动。

  冷静之后细想,事实上他们屡屡插队得手的原因显然不是车技上的高人一筹,而是基于守法者不愿惹上麻烦的心理预设,并且,由于技术手段限制,违章成本其实极低。城市交通拥堵如斯,插队党功不可没。

  所以我曾设想过一个QQ敢死队计划,专门修理这班流氓司机:预算三四百万,添置一百辆二手夏利或是QQ(可请腾讯赞助),由专人在各条路面上梭巡,遇上插队或者违章变线,决不避让,直接蹭之。停车,靠边;流氓全责,记得报保险哦亲;搭上半天,明年车险不能打折了哦亲!
  车型可以多种,便于隐蔽;行动不妨宣传,以儆效尤。即使加上人工、油料,整个方案成本也远不够修一公里市政道路所需,对插队党的震慑作用、对城市交通的疏导效果,相信较多修几十公里路更为有效。
  真买一百辆QQ的话,没事还可以连在一起当火车开呢。

  因为落选人大代表,所以这个稍嫌彪悍的想法一直没能实施,中指也于是几乎骨折。

  去年在澳大利亚看过一个导航仪的广告语,叫“Avoid Cargument”,算得上神来之笔。但是要解决因为其他司机产生的路怒,导航仪显然是无能为力的。还是在澳大利亚,身患路怒症多年的我,墨尔本驾车几天下来,居然心旷神怡。原因无他,去之前研究了澳洲交通,发现电子眼星罗棋布,动辄重罚百余澳币,甚至损害信用记录。可能路费无存,当然小心翼翼。当地司机因为自幼罚大,多数礼让有加,几次和我僵在十字路口,谁也不肯先过。即便绿灯,假如路那边的堵车队尾已经将到横向路面,也概不前行,避免十字路口堵作一团。标识很是明了,辅道,Give way,路权一清二楚。

  虽不至于为治此症而移居异邦,但每天早晚这么举着,中指还是伤不起啊。

  所幸天不负我路怒症病友。前些天无意间看到,深圳交警已可接受市民“随手拍”举报交通违法。彩信、实体照片,均可成为举报证据;压线、插队,都是严打主要目标。一时全城病友欢欣鼓舞,仅6天即收到举报2000多宗,其中近600宗得以处理。痛快之余,深感我朝蚁民果然是有打小报告的天赋异秉,又可见插队党天怒人怨一以至此。

  事实证明,违规成本稍微提高,违规数量便会急剧减少。仅这最初的一周内,深圳交警接交通拥堵及事故报警据称分别下降了10.03%和38.11%。路怒症患者们通过随手拍完成了自救。

  世界如此美妙,我却如此暴躁。这样不好,不好。

    • 史密斯
    • 2011年04月06日 2:24下午

    博主诙谐幽默,暗含暴躁不满呀

    • 澈迷离
    • 2011年04月06日 4:14下午

    哥你今天大姨夫来了吗/

    • 路怒确实影响内分泌,不过说到大姨夫……我早几年就已经绝了。

  1. 这个情绪要控制~~我也常有撞上去的冲动,所以现在开的比较少了~

    • 叶老师
    • 2011年04月06日 11:15下午

    怒峰老师,请淡定。

    • 老白
    • 2011年04月07日 12:16上午

    随手拍好是好,就怕光顾拍照一不留神自己成了事故主角,顺带添堵

  1. 尚无通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