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剧新版《红楼梦》是一出好戏

  二十一号夜里第一次去复业后的深圳大剧院。该剧院去年费了些心思从新装点,没想到换汤不换药,还是让人不忍多看。不过,这次到那儿纯是为了上海越剧院的新版红楼梦,也就不去同它计较。

  红楼梦在越剧里的地位,大概与梁祝相当,许多名家都曾演绎过。据戏曲达人伊宜以忆告诉,此次新版比62年那部电影结构略有变动,舞美华丽,专为上海大剧院量身打造。对于志在瞧上一番热闹的我来说,知道这些似乎已经足够了。

  开幕和谢幕是看戏时的两大享受,及至猩红的大幕徐徐拉开,我竟然有些激动。舞台深而且阔,朱门帷帐,极尽华美。两侧各一座石狮子和一道石门,两根红柱顶天立地,横匾一面,写的当然是“敕造荣国府”。

  戏自元春省亲始。红灯焕彩的大观园里,两列宫女款款走出,元妃与众人久别重逢,华服雅重,锦绣光华,气氛登时热闹起来。这一场暖身成分居多,除了让诸人一一亮相亮嗓,最主要的事儿便是给宝玉等人分配大观园内的福利房。

  既然住了进来,免不了偷读一场西厢。沁芳桥前,清凉石上,他二人相依相偎,且读且欢。这边宝玉调笑,“我就是个‘多愁多病的身’,你就是那‘倾国倾城的貌’!”那边黛玉粉面含春,“该死的你胡说八道,弄出这淫词艳曲来调笑,混帐的话儿欺侮人,我定要到舅舅跟前将你告!”正当此时,日暖水清,红桥媛媛,只觉得整个园子都是你侬我侬,说不尽的柔情蜜意。
  略略觉得不称我心的,就是这一场里钱惠丽的宝玉娇憨太过,稚味和嗲劲嫌多了一些。

  可惜快乐永远是短暂的,换来的只是无尽的痛苦跟长叹。会琪官,换汗巾,宝玉被贾政痛打一顿也就罢了,偏还让心较比干多一窍的黛玉姑娘吃了闭门羹,害得人家只好去葬花。

  葬花这一场编排得颇具匠心。前有贾母、王熙凤一干人等,流连花间,好生高兴;她们的笑声才转开去,黛玉就担一柄花锄郁郁走过桥来:“人说道,大观园,四季如春;我眼中,却只是,一座愁城。”动静相形之下,逾显落寞。
舞美功夫在这一场表现得淋漓尽致。贾母等人齐来游园时,花发花荣,百花争妍;黛玉一路走去,则是牡丹谢,芍药怕,海棠惊,落英缤纷。突然看到枝头的花瓣纷纷坠下、一地落红的时候,我们都有些吃惊。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葬花这一场两人尽管也哭作一团,但因为化解了宝黛之间的误会,反而得不那么悲情。

  焚稿和金玉良缘自然是整出戏着墨最多的地方。“我一生与诗书做了闺中伴,与笔墨结成骨肉亲……如今是知音已绝,诗稿怎存?”毕生心血付之一炬,只落得一弯冷月葬诗魂,单仰萍在这一场里把对宝玉的一往情深唱得催人肠断,尤其是最后一声无限凄凉的“宝玉,你……好……”,气息低到几乎听不真切,却字字打在人心上。水袖一撇,质本洁来还洁去,旁边一位抽抽嗒嗒的大妈早已拿上纸巾,抹个不停。
潇湘馆里的摆设很是讲究,细节到连那只鹦哥都考虑齐了。这种华美繁复,相比年初看牡丹亭几幅字画、一桌一椅的极尽简约,又是另一番味道。

  金玉良缘是最触动我的一场。被调包计蒙在鼓里的宝玉,犹自乐不可支,对遮着盖头的薛宝钗大唱,“林妹妹,今天是从古到今,天上人间,是第一件称心满意的事啊!”台上的痴人手舞足蹈,说不出的得意,台下的我们却黯然神伤,心头大恸。

  钱惠丽的唱腔在宝玉哭灵里得到了最好的展现,高亢奔放,收放自如:“你怕那,人世上风刀和霜剑;到如今,它果然逼你丧九泉!”不过我总觉得,这一场宝玉的表白铺陈太过,用力太猛,所谓过犹不及。

  一直到最后一场太虚幻境,才听到“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似一朵轻云刚出岫,只道他腹内草莽人轻浮,却原来骨格清奇非俗流。”这一段流传很广,确实煞是好听,好听!
  末了,漫天飞雪,贾宝玉一袭披风,转身孑然而去,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十二场戏,节奏非常紧凑,浓墨重彩处有之,留白处有之,看得入神,听得过瘾,三个小时很快过去。剧终时,后排的老头老太纷纷奔到台前,争相喝彩。我站起身来鼓掌,享受完金陵十二钗的谢幕,才心满意足地离开。

  嗯,才睹牡丹亭,又看红楼梦,一个伪戏迷的形象已经基本塑造完成。

[*]此文发于《影响》杂志2006年总第256期(首发号)。


分 享

    • 2006年03月23日 1:58下午

    哦大头同学你剽窃我的签名档

    2006-03-23  22:38大头回复:嗯你罚我抄一百遍啊一百遍吧。

    • 掌门
    • 2006年03月23日 7:53下午

    给你这么一写,偶感觉错过了一场好戏.
    尤其最近刚刚重温一遍,做为红迷,我觉得很遗憾.
    :afraid:

    2006-03-23  22:38大头回复:莫怪言之不预也。你可以买DVD弥补一哈,不过跟现场比还是差了一些。

    • 旧时人
    • 2006年03月23日 8:21下午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似一朵轻云刚出岫

    大头回复:啊已经改了。好久不见呢。

  1. 台湾云门舞集的《红楼梦》亦是一出好戏,可惜你看不到现场了,林怀民去年冬天在上海封箱,我看了倒数第二场。

  2. 深圳大剧院里,院墙某一个角落还遗留着我的尿迹。:lol:

    • redhairann
    • 2006年03月27日 12:48上午

    好看,好看.
    可惜,当年没有在上海看着.

    • stoneroser1230
    • 2006年03月27日 2:01下午

    云门舞集我也是后来看到的照片,很可惜啊
    前日接一个南京红楼梦博物馆项目的提报,可惜啊,没有接下来~~

    • iuww
    • 2006年03月27日 5:04下午

    问: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似一朵轻云刚出岫。那个林妹妹是怎么死的?
    法医学专家,经过认真仔细的考察,得出结论:是偶然摔死的。

    • Jin
    • 2006年03月27日 9:42下午

    很喜欢你的地方
    做个链接好吗
    我已经链接上你了
    http://www.redmag.cn

    • nancy
    • 2006年03月28日 7:58上午

    幸福。除此以外别无其它。

  3. 从豆瓣找到这里的,原来看过你的“大头绿豆的不老阁”。

    大头回复(2006-03-30 17:06):本店老客户也不打折的。

    • 身是客
    • 2006年03月29日 10:11上午

    想不到你也看越劇紅樓夢啊?
    先鄙視一下, ……我也看, 不過是小時候的事了.

    大头回复(2006-03-30 17:06):都说是附庸风雅啦。

    • 仕童
    • 2006年04月01日 1:00上午

    偶是找电影影评GOOGLE到这里的,呵呵~
    感觉大头很有意思哦..以后会常来的

    还有,大剧院偶真没察觉它装身过…..sigh….

    • 凳子
    • 2006年04月03日 11:51上午

    呵,哪里可以找得到演出信息??

    大头回复(2006-04-03 12:26):如果在深圳,可以去深圳票务网看看。

    • Violet
    • 2006年04月14日 10:51上午

    说起来,我好象还从来没有认真看过一场大姨的戏呢~真人比上面那张照片还漂亮呢~*_:xixi:*
          

    大头回复(2006-04-27 13:57):哇,单仰萍家的亲戚都来了。

  4. 想起那年4月成都也是越剧西南行的一站,精心编排的《红楼梦》在娇子剧场演出,可惜我当时身在重庆,给错过了。
    这出新编的《红楼梦》在中央戏曲频道也播过,不过我想现场的效果肯定不一样。唉~想看呢~

    • weiky
    • 2006年04月25日 11:12下午

    期待大头多出影评哦。
          

    大头回复(2006-04-26 16:57):我也想啊,不过那是件很需要时间和心力的事,而我最近比较忙。:(

    • 咚咚嘎咚
    • 2006年04月30日 3:58下午

    你好!
    我是豆瓣旧友咚咚嘎咚,上次听痞子笛对你大赞特赞,很是仰慕。
    现在我流窜到新创刊的文化类杂志《影响》,还负责一个栏目叫“博客文摘”,看到了你的这篇大作,觉得非常好,因此决定在我们刊物转载(由于我们算是半文摘类杂志,因此即使其他报刊登载过也无妨),由于时间仓促,先斩后奏,请你谅解。如果可能,请发email到donvic@263.net,告知通讯地址和联系人姓名,方便我们开寄稿费及样刊。
    冒昧之极,请原谅。:heng:

  5. 年初时我曾经梦见过,也不知道正伴着谁,坐在苏杭一带的一个戏园子里,台上正唱着越剧,台下那人儿一手拉着我,另一手则在腿上轻轻和着拍子,他听得陶醉——我想那人儿是“他”,是那胖子。我认得他的手的模样,尽管我仍参不透这场梦境的玄机。

    而今,我却在你这里发现了……我没想到,在你那个城市,在胖子居住于工作的城市原来也上演过越剧,就在年初时

    • 潇湘之泪
    • 2006年05月10日 9:37上午

    大头:你好!
    难得你对红楼梦的这份精彩评论,我深有同感,我也非常喜欢这部大戏,
    从徐玉兰、王文娟的经典之作,到徐惠丽、单仰萍的新作,我都十分欣赏,
    这部戏的大部分唱段我都会唱,可以说是个越剧迷,已经二十多年了,与君
    共勉吧!

    大头回复(2006-05-10 13:42):我是个假迷,还不得其门而入呢。说得外行的地方很多,请多指教哈。

    • 游仙
    • 2006年05月14日 6:00下午

    我是一名高中生,还不曾读过红楼梦.但我并不着急,我想它永远不会被泯灭的.我会找个机会好好品味一番,快要高考了,望它能带给我好”梦”!:xixi:

    • 游仙
    • 2006年05月14日 6:16下午

    嗨,又是我.我还有一些话想云:我们爱红,就应该竭尽全力保护它,决不能有一天让它成为他国之国宝.牢记王圆碌,牢记莫高窟,牢记敦隍史,牢记荣辱观.

    • Yaksa
    • 2006年05月16日 4:33下午

    今晚去看~ 上海越剧院的进京演出.

    • Yaksa
    • 2006年05月17日 7:52下午

    hi.我引用了这篇,也用了上面那个引用通告。不过好像没效果。
    所以来这里向你说明一下。bow!

    大头回复(2006-05-22 00:42):嗯,没问题。

    • 小头
    • 2006年05月26日 10:18上午

    我听我大姨唱过

    • 匿名
    • 2007年05月16日 8:14上午

    人物太滥了

    • 匿名
    • 2007年05月16日 8:15上午

    我觉得李旭丹才是最佳人选

    • 寒塘
    • 2007年07月20日 3:10下午

    好喜欢你这儿!在想象你的样子

    • sue
    • 2007年08月15日 1:20下午

    一见倾心,再读清新。

  6. orz……
    网络真小,从和菜头的 blog 看到《小白嫁给大头吧》的作品,找过来看的。发现你也看过去年深圳的那场红楼梦……
    我当时从上海赶过去看的。不过那场还不算是她们两个的最佳水准。

    • 只要是薄荷味的我都喜欢
    • 2012年10月29日 1:12下午

    大一的时候还抱着P4在被窝里看老版的那个越剧《红楼梦》,至今还记得那句“眼前分明外来客,心底却似旧时友”

  1. 尚无通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