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宫:举起你的绣花鞋,挥舞你的荧光棒

  五月一号晚上叶老师约我去深圳大剧院看《迷宫》之前,我对这个话剧仅有的认知便是:孟京辉制造。

  “你是我温暖的手套,冰冷的啤酒,带着阳光味道的衬衫,日复一日的梦想。”——从《恋爱的犀牛》开始,算起来看过孟京辉的戏也不在少数了,大学时候甚至还有些激动地背诵过《我爱×××》里大段大段的台词。但有幸身处现场则还是第一次。

  还在剧场外边,就看到很多年青父母拎着自家的小屁孩儿也来看戏,心下有些觉得奇怪。直到拿了门童派发的剧情简介,才知道《迷宫》居然是一部所谓的“大型魔幻童话剧”。果然刚一踏入剧场,一股好闻的乳臭味便扑面而来。
  一路偷偷捏了几个小鬼的胖脸,径直摸到自己的位子上坐定,转头去看身后整个剧场的盛况。诺大的场子里遍地都是童男童女,奶声奶气的说话,小胖手里大多还抓着一根荧光棒。我身边坐着的小姑娘,一双绣花鞋格外好看。

  不当儿童已经很多年,因为客观的不了解和预设的不信任,对于鄙国儿童话剧,我的期待值基本为零。可是两个多月之后的今天,我甚至还能记得那个夜晚,因为那些热闹怪趣的舞蹈、鲜艳可爱的装扮,还有并不幼稚的对话,我和叶老师是怎么样忘记了各自的一把年纪,放弃了成年人所惯有的矜持挑剔和游离事外感,跟前后左右那些小鬼们一道,紧张,高兴,难过,或者如释重负。

  《迷宫》讲的是一个名叫果冻的小男孩和同学布丁掉进了由喜欢浪费的人扔的各种垃圾堆成的地下城堡,经历了一连串的冒险,救出朋友、感化坏人的故事。故事并不复杂,情节也都可预料,但是演绎的方式是我从前没有经历过的。跟其他话剧一样,它的舞台动作很夸张,所有人的对话都高八度,但不让你烦。它很有趣,更重要的是,它的有趣不光小屁孩儿们能从容体会,就连我们这些老帮菜也乐不可支——印象中的绝大多数国产儿童戏,往往由于承载了沉重的教育任务,加上对儿童心理想当然的低估和误解(其实我也有这个毛病),因而显得白痴和做作。《迷宫》没有把我们和孩子们当傻子。它有时候的台词的确很让我担心小鬼们是否能领会到,可是偷眼看了两侧high到飞起的小孩,赫然发现他们也在看我,甚至也在担心我是否能听得懂他们小孩的笑话——本来嘛,谁比谁傻多少!

  中场休息的时候,剧中最大的坏蛋大皮鞋拦着那些憋了半天尿的小家伙,鼓动他们不要关水龙头,要乱丢垃圾,浪费光荣,节约可耻。差点被众小鬼哄下台去。

  话剧跟电影的不同,除了即兴、不可重复之外,恐怕就是现场的互动了。当年阿尔卡西诺在纽约演话剧的时候,某次一个观众在下边不停打电话。于是阿尔卡西诺演着演着就很自然地停下来,走过去,直接把电话从观众手里拿过来,对着话筒说,“您好,我是阿尔卡西诺,我们现在正在演话剧,您过一会儿再打过来可以吗?”电话那边的人以为开玩笑呢,说,“你要是阿尔卡西诺,那我还是上帝呢!”把电话挂了。现场观众目瞪口呆。
  像这样刺激的互动,《迷宫》里不少。比如坏蛋们冲到台下找那个跑到观众席里躲着的小男孩果冻的时候,问大家看见没有,所有小孩的声音都是“没有!!!”还有几个声音是,“坏蛋!!”
  比如大皮鞋问台下,“你知道自己的生日吗?”“知道!”“那你知道妈妈的生日吗?”“……知道!”(看完这个戏的孩子,一定会很爱他的妈妈。)
  
  最让我记忆犹新的则是,当果冻说”同意原谅坏蛋的请举起你的一只鞋”,剧场里几乎所有的孩子都脱下了自己的鞋子,高高举过头顶,跟荧光棒一起挥舞。甚至有些爸爸妈妈也跟自己的孩子一道,举起了皮鞋或者高跟鞋。我身边的小姑娘差点把我的鞋子也扒了下来。那一瞬间,台上那些等着被原谅的坏蛋们才是最幸福的吧。
  
  末了,几乎所有的孩子都冲上了台,群魔乱舞,好不热闹,好不开心。妈妈们也笑意盈盈。如此老少通吃,难怪孟京辉要不顾史航谦虚的阻挠,扬言这是天才之作。

  其实,《迷宫》更像是《小熊维尼》那样的故事,讲的也是善恶这样的大命题,但不会遇到什么宝贝让你什么都有,也不会中一个魔法就什么都失去了。《迷宫》里讲的就是,你相信什么东西你就拥有什么东西,如果你失去什么东西,那一定是你错过的。
  明天《小熊维尼》就要在深圳演出了,于是想起《迷宫》来。凭着错乱的记忆,随口说几句吧。

    • hahama
    • 2006年07月21日 4:35下午

    啊,大头这一说我想起来看过它的海报呢,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机会看。

  1. 孟京辉说下次演出要到2008年了,我找了碟,没找着。

    • fly
    • 2006年07月22日 11:24上午

    《恋爱的犀牛》曾经是我的最爱…:shout:

    • joanna
    • 2006年07月22日 6:25下午

    羡慕哟~~
    把地址再报一遍给我吧
    给你带了礼物

    • 埃末
    • 2006年07月22日 10:43下午

    想来当初我是动过心要去看的,可惜没有伴。。。叶老师是哪位?

    大头回复(2006-07-23 14:23):

    你在深圳还认识另外一个姓叶的么?:-D

    • hhbirch
    • 2006年07月23日 2:07下午

    我也想脱鞋///////:cry:

    • 天知道
    • 2006年07月24日 8:06上午

    《恋爱的犀牛》曾经是我的最爱…直到有了《琥珀》:emm:

    • 叶老师
    • 2006年07月24日 11:31上午

    和一个不了解状况的人去看迷宫是一件很可哦怕啊的事情。
    刚见到大头的时候他坐在大剧场前面的石凳上等我这个迟到的人。夜色中依稀辨出大头,也许是等的太久,原本就不挺拔的身影更显的有些拘搂,一头怒发在晚风中翻飞,苍凉的好象可以看见几缕白发。
    大头匆匆塞完半个面包,胡乱用袖子擦了一下嘴边的残渣,便茫然的跟着我进了大剧院。当时他不知道等待他的将是什么……
    进了大剧院,发现满场的猴子乱窜,厄,我说错了,是满场的孩子乱窜,大头兴奋地几欲脱缰而去……我看他急速的咽下了几口口水,出去给他买了一瓶矿泉水补充快速流失的水分,同时也让他镇定一下心神……演出还没有开始,我却开始感到恐惧,不知道等待我的又将是什么……
    话剧跟电影的不同,除了即兴、不可重复之外,恐怕就是现场的互动了。这样的互动,《迷宫》里不少。演出一开始,果冻从箱子里跳出来问大家:小朋友们,你们多大啦?
    在一片稚嫩的5.6.7.8……中一个叔叔用力大喊着:30!
    坏蛋们冲到台下找那个跑到观众席里躲着的小男孩果冻的时候,现在的孩子们都放弃了可贵的美德,只有诚实的阿姨准确的指出了果冻藏身的地方,可惜和这个世界上其他反派一样,他们不是眼神不好、智商太低,就是他们太乐意委屈自己去娱乐观众……
    中场休息的时候,剧中最大的坏蛋大皮鞋巧妙地拦着那些憋了半天尿的小家伙,鼓动他们不要关水龙头,要乱丢垃圾,浪费光荣,节约可耻。台词精彩的让我差点冲上去拥抱这个聪明可爱的胖子……而隔壁的大头则一直忙于摸隔壁LOLI的手,拉人家的裙子,想穿别人的绣花鞋,把前面MM的辫稍缠在自己的手上,关切的问你多大啦?还有多久可以嫁给我?偷偷在背后认人家的妈妈做岳母……等等……
    和一个不了解状况的人去看迷宫是一件很可哦怕啊的事情。其实不了解状况的是我,这个中年的LOLI控是谁啊?我不认识他!!!

    大头回复(2006-07-24 20:23):

      叶老师惊现!
      看来您那天根本没在看戏,光顾得上看我了。:shy

    • hhbirch
    • 2006年07月24日 12:26下午

    你多大啦?还有多久可以嫁给我?偷偷在背后认人家的妈妈做岳母……:afraid:
    真的假的。...

    • smjj
    • 2006年07月25日 10:23上午

    酱多LOLI正太聚集的地方~简直。。

    想看大戏了

    • peanut
    • 2006年07月25日 4:01下午

    可爱啊,呵呵

    • 云淡
    • 2006年07月25日 10:03下午

    哇,看了大头的文章,真想看啊。

    PS,我在小郑那里看到孟的DVD合集,不知道有没有迷宫

    • 流浪的驴子
    • 2006年07月27日 11:11上午

    恋童癖是可以理解的,谁叫孩子那么可爱呢!恶哈哈:lol:

    • 熙西
    • 2006年08月04日 4:50下午

    中午刚看的财富故事,讲的就是儿艺打造《迷宫》的过程;他们的GM要封存《迷宫》,珍藏记忆~~

    大头回复(2006-08-04 23:03):

    同情那些错过了的孩子们。

  2. 最让我记忆犹新的则是,当果冻说”同意原谅坏蛋的请举起你的一只鞋”,剧场里几乎所有的孩子都脱下了自己的鞋子,高高举过头顶,跟荧光棒一起挥舞。甚至有些爸爸妈妈也跟自己的孩子一道,举起了皮鞋或者高跟鞋。我身边的小姑娘差点把我的鞋子也扒了下来。那一瞬间,台上那些等着被原谅的坏蛋们才是最幸福的吧。

    頭髮被毀的大鬱悶中看到這篇
    一邊繼續大鬱悶 一邊笑~~~~~~

  1. 2006年08月09日
    通告来自希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