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如此喜爱过收音机

  1992年,我上初一。读者文摘里的中插广告总是德生牌收音机。我的梦想就是拥有一台可以存五个频道的德生牌收音机。

  1998年,我上高三。那时候住的地方,墙上还挂着一个只能收到县城电台的木质方头收音机。每天早晨我都在该县人民广播电台的农村进行曲中醒来。

  1998年,我上高三。夜里十点半不可能被允许看CCTV-5的体育新闻。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对台湾广播每天中午十二点十分的体育天地,是我知道体育消息的唯一来源。但那会儿正是吃饭的时候,而我的硕大的收音机只能放在房间里。于是我找了一盘磁带,每天中午吃饭前按下录音键,吃完饭回房间听一个小时,听完心满意足地去上学。那盘磁带不知道被我翻录过多少遍。
    
  1998年,我上大学。和宿舍里的伙伴们每到夜里十二点,就会一起在黑暗里听午夜悄悄话。
    
  1999年,厦门台风,全岛断电停水,我们都陷入巨大的焦虑之中。幸好手里有一台简陋的收音机,才能在狂风暴雨中知道,事情在慢慢变好。
    
  2000年,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走进电台直播间。那天之后,间或有人问起我,才知道原来有那么多人在听厦门人民广播电台。

  我曾如此喜爱收音机。我曾如此喜爱收音机里除了治疗近视眼广告之外的所有声音。

    • 西小疯
    • 2005年12月30日 9:22下午

    1996年我上初一,读者文摘里的中插广告总是德生牌收音机。
    说到收音机,总与高三记忆水乳交融。
      

    大头的脸大头回复
      
      1993年7月号之后就叫《读者》不叫《读者文摘》了。1997年之后我就没看了。
      
      小疯姑娘新年好。

                2005-12-30  22:06

    • fengshurui
    • 2005年12月30日 9:52下午

    ——–
    我曾如此喜爱收音机里除了治疗近视眼广告之外的所有声音。
    ——–

    长沙这边的收音机里经常还来点什么增高广告,去痘广告,治疗男女生殖器官疾病广告什么之类的,还经常开专门的栏目.每每听到这些我就马上换台,深恶痛绝!:oops:

  1. 我和大头同届,初一的时候我也喜欢看读者文摘,特别是合订本。不过我高三复读了一年。

    大头的脸大头回复
      
      我大学留级了一年,刚好我们还是一起毕业。哈哈!

                2005-12-31  00:06

    • Redhairann
    • 2005年12月31日 1:43上午

    收音机是心头之痛,但也是魔盒,详情未来再叙

    • Danny
    • 2005年12月31日 6:44上午

    收音机,5555,真是魔盒。大只木质外壳加铝线调台钮,好贵。 *泪*
    大头新年快乐~:lol:
    国米翻盘乱射~
    :nu:

  2. 这文章写的好,我喜欢。

  3. 现在买个mp3都要有电台功能的,所以抛弃了那么强的iPod

    • 纤薄
    • 2005年12月31日 3:30下午

    大头新年快乐。

    • 澈-迷离
    • 2006年01月01日 1:06下午

    hedgehog
    我一直后悔买了iPod 因为没有收音机功能!:jue:

    • 小妖0203
    • 2006年01月04日 9:34上午

    大头一下子把我的记忆拉回好远好远~~你应该就比我高一届,嘿嘿

    初中的时候最喜欢摆弄家里那台收录机,居然可以收到台湾的很多电台,于是我的课余生活就被这个填满了。每回听到一些新闻或是一些流行娱乐歌曲啥的,就暗自窃喜,我可比同班同学提早了解这些哦。。。。

    然后上了大学, 发了一个英语四六级用的简易收音机,于是,每天晚上临睡前成了催眠非常有效的工具,不过偶尔也会听一些故事导致失眠。

    现在,每天上网,听收音机似乎已经远离我很久很久了~~

  4. 小妖,你可以在网路上听收音机,而且可以听到更多的好电台。
     
    比如我常常听的台北爱乐,非常温和的一个民办电台,听着熟悉的闽南腔普通话,非常舒服。

    [台北爱乐]

      • crossing
      • 2012年04月30日 12:42上午

      大头啊。。。我有好久好久没有来你的这一亩地了。
      时隔好几年后,这个初夏雨后的深夜,点开这个页面,从台北之音听到这一页电台放的i just phone to say i love you.(话说这个是你下载好放这里的还是在线的?好吧听到这里主持人在邀请大家加他的facebook,我了解了)
      这种感觉是很奇妙的,从04年开始,一直在看你的文字。再后来,你渐渐不写。我自己呢,去了好多不同的地方,结了婚,摸爬滚打,一切开始走上正轨。今晚上忽然回到这里,看到你曾经絮絮叨叨这么多,还是亲切。只是想说,在你未知的那些时刻,你温暖又幽默的叙述,着实打动着我,时至今日,再看起来那段时光的人事仿佛还在眼前。虽然你现在基本不再写,只是偶尔在豆瓣上看到你的电影和书的更新。也不知道这段话你几时能看到,但是真心的希望你幸福。内心永远像你26岁一般,热情,温暖,善良。;)谢谢你。
      —在成都祝福在未知地的大头的crossing

      • 所有的评论都会自动发到我的邮箱的,所以今天一早就看到啦。你的ID因为常常在这里见到,早已经当朋友看待。不过因为正在西安玩,看到的时候正赶着去陕西历史博物馆,所以没有及时回。

        谢谢你告诉我你的感受。时间是很神奇的东西,我有时候也会回来看看以前的东西,觉得幸好当时有留下这些。谢谢你啊,算是有那么一段时间一起度过。

        我还是在深圳。挺好的。跟26岁肯定已经有不一样,但希望不是往不好的地方变得不一样。

        祝你也一切都好。

  5. 有一次驴行在外,在荒郊野地,我们支帐篷的同时,有人开着收音机,各人做各人的事,静静的,闹闹的. 很怀念那种感觉。 :)

    • 闹小藤
    • 2006年01月05日 10:45上午

    小得时候,因为不理解何以那么小得盒子里,可以住进那么多人,在里面说话唱歌过日子,就害怕起来。

    长大了,每听到收音机里的声音,就想起小时侯那沉默的惊奇,暗暗得敬畏。

    • Clover
    • 2006年01月17日 4:27下午

    我记得初中时,经常到一个住得很近的同学家去一起做作业,她父母看到我来就会到其他房间去。我们就会偷偷地打开桌上的一个老式收音机(估计是她外婆辈的东西吧),一边听节目一边做作业,间或低声讨论几句,还要当心他父母突然进来。

    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蛮有乐趣的。

  6. 好久没有听收音机了。

  7. 俺喜欢那种大块头的德生收音机,可惜一直没机会拥有一个

    • 微凉
    • 2009年08月25日 1:20上午

      很久很久很久以前,在木棉花盛开的清晨,当太阳刚刚爬上弟弟的小脸蛋,爸爸就会为我们撑开一把足以遮避所有紫外线的黑色长柄伞,于是两小屁股就田间一坐,双手托腮,就在这时,每每这时,黑匣子就会在妈妈魔力般的手指下唱出这样的声音:
      蓝蓝的天
      白白的云 
      小小的太阳是我们 
      小喇叭广播节目开始啦…… 

  1. 尚无通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