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杯乱弹之九:我们应该习惯高潮迭起

贝克汉姆  当我试图用最美妙的词藻形容这一夜的风情,却徒劳地发现,一定还会有更激动人心的事情发生。细再回想起来,过去目睹的每一次惨烈的战斗,其实都配得上世间最好的形容。
  正如过去我们曾经说过,欧洲杯是这个星球上最性感的赛事,证据是它不会有中国之队的飒爽英姿云云。而今天,我只能说,我们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就是最好的证词。

  昨夜我们见证了足球场上能发生的几乎所有高潮。闪电入球、终场前扳回、加时反超、结束前再度扳回,灵魂人物罚丢点球、门将建功……基本上现代足球所能发生的事情都在这两个多小时里发生了。

  开战伊始,前金童欧文先生便绽放了他的今次欧洲杯最动人、同时也是最后的灵感。之后葡萄牙人则在迈着太极步的菲戈同志率领下,一次又一次将皮球踢向云端。他们近乎绝望,英格兰人几乎看见曙光。

  但是贝利不答应。他笑着说,鲁尼很像我,英格兰将更进一步。
  为了证明贝利法则的不可抗拒,于是鲁尼当众崴了脚脖子。贝克汉姆更是和瓦塞尔一起,断然让英格兰止于八强。
  所以我们必须承认,贝利先生确实是一百年来蹴鞠界最伟大的运动员,甚至一直到今天,他的言行仍然和我国著名笑星韩乔生老师一起,坚强而有力地影响着世界足球的进程。

  没有鲁尼,喜欢防守反击的英格兰就只有防守,没有反击。埃里克森红着脸,骂骂咧咧地换上了瓦塞尔。加上随后的菲尔·内维尔和哈格里维斯,埃里克森试图守住一球的想法昭然若揭。于是英格兰人开始在自己的半场疲于奔命。他们乐意这么干,埃里克森乐意这么干。他们也只能这么干,事实上他们只差七分钟就成功了。

  但是之前两个礼拜里发生的事情已经告诉我们,保守是保守者的墓志铭。这一点,特拉帕可以作证,艾德沃卡特几乎可以作证。

  真正的决斗其实八十分钟之后才开始。斯科拉里明白这是属于英超的欧洲杯,所以他让波斯蒂加这个在热刺只进了一个球的年轻人入替菲戈,让科斯塔开始指挥真正的对决。

  后来的三十分钟,我们知道英格兰人其实并不缺乏进攻的勇气,只是这勇气来得太晚,只是此时他们只有瓦塞尔和消失了的欧文。他们的右边,贝克汉姆的上联没有鲁尼来接;他们的左边,阿什利·科尔顶住了C·罗纳尔多的挑衅,却再也没有能力做更多的事情。

  于是我们看到贝克汉姆踢飞了草皮和球,看到科斯塔跟着踢飞。看到葡萄牙人和英格兰人各有深味的眼泪。

  库托似乎是唯一一个赛后过去安慰埃里克森的葡萄牙球员。因为就在四年前,后者还是他在拉齐奥的老领导。只不过,昨天夜里的库托不得不和科斯塔一起坐在板凳上,忧伤地聆听白胡子迈耶吹响英葡再次对决的哨声。哨声过后,战鼓如雷,他们却人老珠黄,韶华已逝。

  科斯塔看上去比其他人更明白这一点。所以他披着十号战甲,却宁愿骄傲地坐在替补席上。斯科拉里是对的,科斯塔的银球一度让人们看到他的重要,可是他却可以马上让葡萄牙濒临绝境,放在板凳上最是合适。
  幸好东道主还有里卡多。这个挤掉拜亚的家伙酷极了。他在最后阶段索性扔掉了自己的手套,光着手扑出了瓦塞尔懦弱的点球,随后又亲自操刀洞穿了还在发呆的詹姆斯。看上去他的射术甚至好过在场的任何人,以至破门之后他狂喜奔跑的样子让我们觉得这是他一个人的胜利。

  相较而言,菲戈就显得不大高兴。这是一场与他无关的胜利。当偏爱他的葡萄牙人唱起了大海航行靠舵手,斯科拉里却冷冷地道,舵手已是近黄昏。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大海航行靠舵手,舵手自有后来人。后来人是面相苦楚的巴西人德科,后来人是十九岁的曼联七号C·罗纳尔多,后来人是冠军联赛新贵卡瓦略。总之,不是这个已经开始练太极的足球先生。一切顺理成章,天经地义。

  类似葡萄牙这种曾经拥有黄金一代英名的被宠坏的球队,能够拯救他们的只有老外。我得承认斯科拉里除了拥有足够的运气之外,还是一个战斗家和冒险家。他敢于撇下库托和科斯塔,拽下菲戈,他换上的三个家伙,却拥有一次助攻和两个进球。

  昨夜没有输家。英格兰人可以挺着胸膛离开,贝克汉姆可以早日回到辣妹的怀抱,阿布可以省下鲁尼可能再涨的身价银。
  葡萄牙人可以继续他们越来越近的梦想。

瓦塞尔

伤心的小姑娘


分 享

    • 小头绿豆
    • 2004年06月25日 2:08下午

    的确,不得不承认斯科拉里的赌博成功了,必竟曾是冠军队的主教练,胆大而又有魄力,当然还得加一点运气!也许他们会象98年的法国队一样,在自己家里捧杯!尽管他们与98年的法国队一样,没人看好!:wugu:
    哎,偶的英格兰队,别了!:angry:

    • 小头绿豆
    • 2004年06月25日 2:21下午

    希望贝利这只老乌鸦别再乱说了,尽管他球技一流,可说话一点也没有口德!:afraid:他为什么一定要说话呢,谁能管管他!:oops:真象大话西游里的唐僧!:angry:

    • 默默
    • 2004年06月25日 3:58下午

    我说菲戈是个坏孩子,你说:“这是一场与他无关的胜利。”显然,你比我会说。我说,这场比赛是场差点把我击毙的比赛,你说: “昨夜我们见证了足球场上能发生的几乎所有高潮。”显然,我又败给了你。我真希望,法国能和我预想的一样,战胜希腊,战胜捷克,战胜荷兰,夺取欧洲杯。虽然,我知道,这是很多人不愿意看到的。

  1. 尚无通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