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步

  我走。我一直走。

  走过三家村。还是那么热闹。但是很早以前这个热闹就不属于我了。
  五年前刚到厦大,就被三家村一派繁华景象唬住。经过每个摊位,都会因为不忍心拒绝那些热情的师兄师姐,认真的填许多大同小异的表格。

  可是最终我还是没有属于任何一个团体。也许我就是这样。

  走过芙蓉湖。面目全非。虽然我知道记忆总大多是美好的,但是我真是喜欢从前那个郁郁葱葱的小岛。还有鸳鸯船。
  石椅子上有一个女孩子呆呆的坐,拿着电话。突然就哭了起来。

  走过基金楼。大一的暑假我们在这里做测量实习。它前前后后的每一寸土地我都亲手丈量过的。就连那株特别高大的榕树,我也有它的三围数据。
  那时候因为是很热很热的夏天,我们通常早上六点多就出发,十点不到就回来。然后四点多又过去,六点多一起去吃饭。

  常常量着量着,我们就开始打起路旁芒果树上硕果的主意来了。虽然没熟,但真是好吃。

  走过下弦场。我喜欢这么叫它。
  还是有很多健康的人们在运动。很是让人感到世间依旧生机勃勃。

  走过明培。还没来厦大读书的时候在那儿照过一张相,现在看看,那时候的样子虽然傻,不过总算保留了乡下人的那点朴实。

  走过收发处。往某个信箱塞东西。
  大一大二的时候,总是在早上第二堂课下课过去收发处。满怀期待。而且常常不会失望。

  走啊走啊。走啊走啊。

  又回来。明培边上的石凳子上坐着。听完了电台里放的缘定三生。从来没有这么认真的听那里的故事。也谢谢那些虽然常常受人诟病,但是仍然认真做着自己事情的人们。
  那女子的第二生是珍妃。在三月的北京,我去过她投井的地方。那是一口很忧郁的石井。我去看它的时候,它就那么仰天呆着。那个拥有天籁一般的嗓子,天使一般面容的女子,香销玉殒的时候身边却是两个或者狰狞着脸或者战战兢兢的太监。

  起身继续走在石板铺就的路上。真想天天都能这么走。没有负担,没有牵挂,就觉得这个地方就属于你。一直。

                【2003年04月22日19:31:20 星期二】
 
 [2008年6月24日更新]:放上2006年6月30日厦大广播电台的一期毕业专题节目,里边有删了一点点的《散步》。谢谢 liangmu 校友提供。
 
 

    • cancer
    • 2003年04月24日 4:08下午

    要走了?
    字里行间,满是眷恋….

  1. 大五了。该走了。

    • cancer
    • 2003年04月24日 9:38下午

    唉,总是要面对无止无休的离别,真烦
    每次要分离的时候都会觉得很不舒服
    我还有一年多,但是也早就对一些东西开始眷恋了

    • 碧娅
    • 2003年04月29日 9:20下午

    石椅子上有一个女孩子呆呆的坐,拿着电话。突然就哭了起来。

    看到过经历过很多这样的事情
    有很深很深的不忍
    就是这样
    有人开心,也有人伤心

    • 穷书
    • 2005年09月08日 10:57上午

    哈——好个唏嘘嘅猪肉佬——

  2. 诶,GG弱弱的问一下,怎么是五年呢???

    你留级?:afraid:

    大头回复(2006-12-16 23:23):

    唉主要是学校舍不得放我。。

  3. 大头绿豆师兄,你毕业的那年我进了厦大,进了心灵广场。现在也已经毕业一年了。我和搭档播过你的这篇文章。仰慕你很久了,从看到这篇文章起,我就想,这个人对厦大的感情竟这么深……当然,折服于你的文笔也是一方面。因为,用如此平实的文笔表达这样深切的感情不容易啊。

    毕业整一年了,厦大的凤凰花又该火红了吧。睡不着,翻出以前的节目听,又听到了你的文章。忽然就百度了一下,就找到了这里。于是两年前录节目时的那份感动再次击中了我。不知道你是否会看到这些话,但还是想留言在这,因为我们共同的回忆,共同的感动。

  4. http://xmubs.xmu.edu.cn/show.aspx?id=86&cid=17(可下载)
    打开这个,就能听到那期节目了……你的文章在中间。不知道你听过么?不过说实在的,做得不好。现在听起来都脸红。但是,确实很真诚。

    大头回复 于 2008年06月24日
      早前居然会写这种文字,自己现在听来也脸红得很。不过,能在几年后听到这些,听到那个原先只在芙蓉湖边听到的声音,还是很好。
      
      我把这期节目放到《散步》正文里去了,谢谢你。:)

  1. 尚无通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