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反有理,革命无罪

欧洲冠军杯标志  路易斯二世疯了,摩纳哥疯了!里亚索疯了,拉科鲁尼亚疯了!赌棍们疯了,幸福得很无辜的球迷们疯了!

  一个是皇家豪门,一个是意大利总理俱乐部,两支球队加起来霸占了十五座冠军联赛奖杯。两天之前,他们是炙手可热的当然之选,人们纷纷期待与他们一起享用一夜豪门盛宴,并毫不吝啬地对他们使用类似气质和王者这样美好的词句。
  没错,我们的确看到了一场豪门盛宴,满桌子白花花的欧元。但是这次大快朵颐的不再是G14,而是一帮性情中人,江湖草莽。除了硕果仅存的波尔图,G14的足球先生们纷纷倒在了摩纳哥和拉科鲁尼亚们的野球拳之下,满是膏脂的胸膛给揍得千疮百孔。

  当先受死的是皇家马戏团。摩纳哥八比三痛切拉科鲁尼亚的记分牌还没褪色,皇家马戏团也跟着栽在路易斯二世。不能怪那些累得口吐白沫的大佬,不能怪没买后卫的巴尔达诺,应该怪的是风,路易斯二世的风不知道是在哪个方向吹。

  德尚哥哥圆满了,他的队伍以最小的优势淘汰了世界足球先生之队。而其实皇家马德里也大可不必沮丧,毕竟他们总算还有租给摩纳哥的莫伦特斯,可以代表皇马继续冠军杯之旅——有趣的是,莫伦特斯在狙杀皇马一战中拥有一粒入球和一次助攻。

  随后倒下的是江湖最后一个大佬AC米兰,而享受盛宴的则是先前被摩纳哥屠戮的拉科鲁尼亚。后者据我观察拥有一种神奇的本领,这种本领使得他们总是把球踢得跌宕起伏,可以一场被人灌进创造纪录的八个球,也可以在零比三输给巴黎圣日尔曼之后成功以四比零翻盘。这种奇怪的现象使得他们总是带一点点神经质,但是没有人可以轻慢他们。

  AC米兰是昂着骄傲的头颅步入里亚索的。去年在这个场地上,他们曾经以四比零羞辱过拉科鲁尼亚,于是他们的脸上写着四比一的荣光和走过场的不耐。但是伊鲁埃塔显然不这么认为,早在三年前他们便在同样的情境下掀翻了巴黎圣日尔曼。

  拉科鲁尼亚显然不愿意浪费每一分钟,他们在一开始就疯狂地在球场的每一寸草地上释放激情。在他们不惜代价的拼抢和干扰之下,甚至迪达的球门球都很难顺利开出。
  面对拉科鲁尼亚公牛一般的强暴,AC米兰刚要作势不从,就被潘迪亚尼甩了一记耳光。于是很快马尔蒂尼们便闭上双眼,咬紧牙关,默默忍受了这场伟大的SM。这一役,施暴者仿佛有威尔刚助阵,亢奋得面目狰狞,而被强暴的另一方倒也配合得恰到好处。直看得凌晨两点半的俺血脉贲张,欲火焚身!

  这两夜,摩纳哥和拉科鲁尼亚造了传统的反,革了豪门的命。他们和切尔西等一干绿林好汉一道,与无孔不入的博彩公司一道,搅浑了顺理成章的美好局面,掀翻了皆大欢喜的豪门盛宴。这一次注定要有一个崭新的王者诞生,这一回注定要有农民英雄黄袍加身。

  皇家马德里和AC米兰的故事告诉我们年轻人,煮熟的鸭子也可能飞掉,无论如何在吃进肚子之前请抓紧它的脖子。这个道理适用于那些在婚礼前一天放松了警惕的人们,我不止一次看过好莱坞电影里的女人在婚礼前夜逃跑掉。

  最后,让我们暂时忘记婚姻,为冠军联赛这潭死水终于有了微澜痛饮一杯,让我们为无所不能的博彩公司浮一大白!

Update:
Faint,还是让旧社会恶势力波尔图得手了。

  1. 尚无留言

  1. 尚无通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