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厦大 ’ 标签归档

五十K

  大学同学有四年没见了。终于等到了宿舍老三的婚礼,早早就跟老七郭敦订了一样时间的机票,准备周末去天津狠狠打两宿牌。有时间的话,顺便参加老三的婚礼。

  还是在八年前,大学最后一个学期,宿舍里突然开始疯狂玩一种叫做“五十K”的扑克游戏。三副牌,五个人;抓到黑桃A的是一家,其他人是另一家,因此可能一人一家,或者三人一家,彼此并不知情;3<4<……<A<2<5-10-K<4张炸<5张炸<……<12张炸<3张黑桃A;目标是吃到尽可能多的5、10和K,同时尽可能先出完牌。
  
  ……大概这么说,你永远不会知道这种游戏的乐趣。没错,在不玩这个游戏的时间里,其实我也常常忘记它当年为什么会让我们如此痴迷。在每个夜晚,拼两张破桌,垫几张旧报纸,一边抠脚,一边极其暴力地将牌砸在桌上,围观群众一起大叫,炸!炸!七个J!宿舍熄灯,私接电线,打;偷电被查,点上蜡烛,打;蜡烛不让点,到走道里,就着廊灯,继续打。

   » 浏览全文 »»»»»»

晚安,厦大

海那里轻轻地摇

  其实,这个页面原来应该是“小白,嫁给大头吧”。由于我无能为力的技术原因,“小白,嫁给大头吧”已转至此处。不好意思。:)

山那里静静地老
这是两点零五分的厦大
这是我的两点零五分的厦大

晚安,厦大
晚安,厦大

晚安,淡呀淡的白城月光
晚安,近的远的渔火和懒洋洋的潮声
晚安,环岛路上的夜风穿过黑黢黢的谁的梦境
晚安,不会说话的湖里山

晚安,上弦场
晚安,球门,以及孤零零的旗杆
晚安,军训时候落在地里的那滴汗珠
晚安,单杠双杠和引体向上

» 浏览全文 »»»»»»

凤凰花开Liǎo

  黄昏回家的车上,身后的女人们纷纷指着路旁大片大片的红,说那是什么花,说开得真好。

  她们一定没有毕业过。或者,她们的毕业与南方无关,与小虎队郑智化张明敏优客李林无关,与凤凰花无关。这可真叫我同情。
  我没有告诉她们,只是遥远地望着车窗外满目的红,听那一树沉默的歌唱,仿佛耐不住寂寞的孩子,如火如荼的凤凰花。
  
   » 浏览全文 »»»»»»

路小缝:逝去的一个世纪

  我得承认,我早已无法客观看待厦门。一旦与那个城市有关,我的任何言说都无可避免地带着强烈的情感倾向。我对此毫无办法。
                   —— 一个不是路小缝的人记
  [1.你一打开扉页你就发现]

  清晨六时自困顿里艰难醒来,大巴已行至厦门大桥。过得白阑干的桥,只一瞥那岛,眼里便觉得明朗起来。

  路并不阔,然而深色的路面中央,绿得青翠。更加难得的是,它不似别处,只胡乱弄些草来敷衍人;那草中是夹了容颜热烈的花——你并不觉得它们俗媚刺眼,反有说不出的晴朗干净。

  终于得见那面久违的路牌,“欢迎来到厦门经济特区!”。望定它,仿若七年前头一回踏进岛来,惊喜的模样。

   » 浏览全文 »»»»»»

与厦门有关

与厦门有关  几天前就定好了返程的票,可是没想到离开时还是那般仓皇。
  就像去年那次离开一样。

  五月是从厦门开始的。这七天只与厦门有关。
  这些记录只与厦门有关。

   » 浏览全文 »»»»»»

春天,回到过去

  大约在九年前我带着几颗青春痘离开家乡,开始了以求学为名义的裸奔。
  十八岁的时候,我若无其事地套着运动裤,却踩着一双棕色大头皮鞋,匆匆抵达一个叫做厦门的小岛。在集体宿舍的第一个夜晚,我趴在离地面一米五的上铺,记下了一纸的惶恐和兴奋。

  现在,我已经知道领带的四种系法,也不再穿白色的袜子。只是有时候,想起那样的夜晚,那样的脸庞,还有那么长的等着我的五载年月以及这些年月里的茫然未知,就觉得特别美好。
  尽管如今我早已洞悉,它们毫无新意。这种一目了然教我黯然神伤。

   » 浏览全文 »»»»»»

离青春七百公里

  这些天有点凉了。
  深夜里趿着拖鞋去阳台上晾衣服,仰起脖子的时候就看见散落在天穹里淡淡几点星光,风拂过去,四下里好似没有活的气息。泰戈尔说,我是一个在黑暗中的孩子。我从夜的被单里向您伸出我的双手,母亲。

  记得在厦门的时候,我们大模大样躺在芙蓉湖的草地上,一起看着厦大的夜渐渐深起来,沉下去,校园里的喧哗和繁灯和野鸳鸯被黑夜缓缓吞没掉。草叶扎在背上,刺得很,手脚还喂着蚊子。但是风悄悄的,水镜子一般,我们还有那么多话要说。
  我们在这样的天地里,那么一瞬间,仿佛从未有过的自由和欢喜。

   » 浏览全文 »»»»»»

一次现代爱情试验的粗糙记录

    一、

  我见过你的。
  别逗了。
  真的。那时候你老是赖在你的男朋友身后,土土的,很不起眼。没想到会是今天这个样子。
  什么样子。
  很……好看。

     » 浏览全文 »»»»»»

别了,老三

  上午刚回到宿舍,就知道老七刚走。

  下午哥几个晚走的,去送老三。有说有笑到了火车开动前五分钟,突然就觉得迫在眉睫。站台喇叭不停的催,我说急什么,我的表还有半小时呢。

  五分钟前才开始赶过来的老大还在路上。

  老三要上车了,过去抱了抱,就有些禁不住。他一个人站在车厢口,扒了眼镜抹眼泪。

  老大终于赶到了。他哭着扑过去,使了劲拍车窗。靠,我们竟然号啕大哭。

  回去的路上,才知道老大站台票没买,身份证也没有,是被警察一路追着进来的。

  回去的路上,老三发了信息来,说,“我真舍不得你们。告诉老大,他刚才拍窗子的样子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我让他别难过。他说,“过会就好了,现在有点停不住自己。”

  我不争气地在的士前座上涕泪俱下。

  回到宿舍,看着空荡荡不再有他们的宿舍,看着还完好的床位——他们都没有动自己铺上的东西,就像还住着人。可是现在只有我了。

  他们都走了。我还留在这里干什么。我留在这还能干什么。

  这空荡荡的宿舍,禁不住再次痛哭失声。

  再也不能一睁开眼就看到穿着红内裤趴在床上呼呼大睡的老三了。再也不能一睁眼就看到睡得像滩软泥的老七了。

  就在刚才,老三说,“以前出来,都知道什么时候回去,这次心里空荡荡的。”

  ……

我恐怕没有时间

  好多人要送,好多东西要弄走。

  我恐怕我没有时间跟你们说再见,我恐怕我只能这样匆忙的走,慌里慌张。因为厦大不愿意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多停留一秒,因为时间不愿意为我们多停留一秒。

  我恐怕只能这样跟你们告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