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老三

  上午刚回到宿舍,就知道老七刚走。

  下午哥几个晚走的,去送老三。有说有笑到了火车开动前五分钟,突然就觉得迫在眉睫。站台喇叭不停的催,我说急什么,我的表还有半小时呢。

  五分钟前才开始赶过来的老大还在路上。

  老三要上车了,过去抱了抱,就有些禁不住。他一个人站在车厢口,扒了眼镜抹眼泪。

  老大终于赶到了。他哭着扑过去,使了劲拍车窗。靠,我们竟然号啕大哭。

  回去的路上,才知道老大站台票没买,身份证也没有,是被警察一路追着进来的。

  回去的路上,老三发了信息来,说,“我真舍不得你们。告诉老大,他刚才拍窗子的样子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我让他别难过。他说,“过会就好了,现在有点停不住自己。”

  我不争气地在的士前座上涕泪俱下。

  回到宿舍,看着空荡荡不再有他们的宿舍,看着还完好的床位——他们都没有动自己铺上的东西,就像还住着人。可是现在只有我了。

  他们都走了。我还留在这里干什么。我留在这还能干什么。

  这空荡荡的宿舍,禁不住再次痛哭失声。

  再也不能一睁开眼就看到穿着红内裤趴在床上呼呼大睡的老三了。再也不能一睁眼就看到睡得像滩软泥的老七了。

  就在刚才,老三说,“以前出来,都知道什么时候回去,这次心里空荡荡的。”

  ……


分 享

    • 澈-迷离
    • 2005年06月10日 9:40上午

    TMD的 分别是最痛苦的事情!

  1. “以前出来,都知道什么时候回去,这次心里空荡荡的。”
    这句话,让我想哭!

  1. 尚无通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