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建筑 ’ 标签归档

戴着镣铐,轻舞飞扬

  建筑无疑是一门天生需要自由与个性的艺术。千人一面或者千篇一律,即令是最蹩脚的建筑师,多半也不齿为之。建筑师与建筑惟其个性方能生存。

  然而建筑又从来便不是一门自由的艺术。建筑总是存在于一个并不单纯的世界当中,饱受社会、经济的挤压,文化氛围的濡染以及其它诸多直接或者间接因素的影响。这些制约与影响注定了建筑师们只能像中国古代的格律诗人一样,戴着镣铐跳舞,夹着尾巴做人。

  自由与约束,个性与共性,听上去似乎太也复杂,事实上也并非我能聒噪。我所想多嘴的仅是其中之十一:环境收敛和约束建筑个性,建筑的个性必须服从于环境。

     » 浏览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