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新年 ’ 标签归档

Hello, 2007!

  二零零六年的最后一个下午,月亮很早就悬在高天。等待绿灯的时候,我让小白回转头去看它。其时夕照灿烂,天地一片光明,月色清淡仿佛旧日墨痕,一枚飞机堪堪掠将过去。
  绿灯终于亮起来,身后的人们于是不断往前拥去。我们没有、也无法在人行道上作一刻停留,就像这过去的二零零六年,就像这过去的所有的时间。

大行狗屎运

大行狗屎运 ——来自 老蒋  你过年回家吗什么时候回去啊火车票买好了么,是这个时候深圳最泛滥的话题。
  我的答案是:回。今晚。嗯。

  离开家十年多了。感觉每次回家,三天太短,很多要看的人还没有看到,很多要说的话还没说完;十天太长,该见到的人都见完了,该说的话也说完了,呆着有些百无聊赖。更糟糕的是,因为重逢伊始大家都会着意掩饰不好的一面,展露最好的东西,随着日子长了,大家又慢慢回到从前在一起的生活状态,于是该摩擦的还是摩擦,该气恼的仍然要气恼,竟然又由新鲜和亲切,变得厌倦和遥远。
  不过,这才是真实的生活,我喜欢这样真实的生活。
  
   » 浏览全文 »»»»»»

Hello,2006!

  应该没有太多人会厌恶新的一天吧,特别是,当它恰好还是新一年的第一天时。无论之前如何艰难或者顺遂,新的一天和一年,总能给人们一些一厢情愿的期待,祈祷厄运远离,希望幸福常在——尽管我们早已知道,该来的总会来,该走的也留不住,“未来他一直来一直来,不管好或坏”。

  我很高兴在这样的一天,能够平静地坐在这里,说些愿意说的话。在我看来,这本身已经是莫大的恩惠。所以,像一年前一样,我不打算对除了自己之外的任何人或神提出哪怕一点点要求;我更愿意停下来,饶有兴致地看看过去的一年我是什么样子,和为什么是那个样子。

  我很高兴我的家人在这一年之后仍是健康的。特别是在堂兄夫妇的努力下,我的奶奶终于得到了她梦寐以求的职位,光荣升级成为一位可爱的曾祖母。

  我很高兴我为2005年留下了一些简陋然而总算诚恳的文字。这一年里,我试图不去取悦观众,努力忠于内心,并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得到了一些弥足珍贵的满足感。尽管因为疏懒和其他,这一年中缄默的时间很久很多,但与此同时,带有表演意味的聒噪次数也大大减少了。Elie Wiesel老师说,“如果任何他人能写我的故事,我就不会写下这些故事。我的写作乃是为了做见证。这是我孤寂的起源,在我的每一个句子、每一个沉默之间流露出來。”我希望我的沉默和写作,也能为自己而不是任何别人做个见证。

   » 浏览全文 »»»»»»

Hello,2005!

  二零零四年开初的时候,我没曾许下什么愿望。因为据我观察,大多数人们总是在一年开始的时候许下愿望,继而纷纷忘记,直到第二年开始的时候若无其事地再次提起。与其不负责任地说一些注定忘却的希冀,不如埋下头来跟时间一起作线性不可逆的单向裸奔运动,等到年末的时候再打开这个巧克力盒,看看它究竟会带给自己哪些欢喜和忧伤。

   » 浏览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