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生日 ’ 标签归档

两栖动物

  二十九岁的第一个黄昏,我终于成为一枚两栖动物。没有仪式,却恍如重生。

  我当然还记得过去的这么多年,我总是身着上好的四角泳裤、彩布泳帽,还有三百度近视泳镜,却只能猫在浅水区里,把头钻进水中,目睹小鬼们在我眼前穿来穿去,滑不留手。现在想来,那水里多半常备童子尿。

  应该不是童年阴影的关系,尽管十七年前我确实曾在家乡的水库里几乎溺毙。不止一个朋友教过我不止一种泳姿。可每次离开他们,我就像一只落水的秤砣。后来知道憋气可以浮在水面,就常常屏住呼吸手忙脚乱地划,两米。我觉得在水里的我完全不是我,笨拙、无能、可笑之极。
  
  前几天去买泳裤的时候,我甚至看上了一个黄色的小鸭子游泳圈。

  就是这样一个我,却在今天,凭借偷听身边一个业余泳者的两句话,成功涅磐。他说,蹬腿的时候,手是直的;双手向后划水的时候,腿是直的。

  就是这么简单。我试着照他的话去做,划水两次之后,竟然顺利完成了第一次换气。接着是第二次,第三次。为什么之前那些人都不告诉我,手脚不能一起动作?回头看看我生平第一次游过的五米,满心欢喜。

  我这才觉得我在这透明的世界里,是真的自由了。

  继正月里学会麻将并完成自摸豪华七小对之后,我又在二十九岁的第一天拥有了一样全新功能。感谢梅林水库游泳康乐园。感谢空有一身泳技却爱莫能助的小白。感谢我的肚腩,你是我的小鸭子游泳圈。

  感谢党。感谢你让我用不了饭否、豆瓣,以致我不得不在这里,写下我本来可以在一句话里结束的聒噪。

但愿那里有很多夏天的早晨

  我二十六岁了。独居,有狗;习惯枯坐,偶尔喝酒;对政治和股市毫无兴趣,停止发育已经很久。

  在我有限而卑微的人生里,有许多还值得一提的破事儿都发生在生日这天。三年前的七月八日,我第一天上班,唯一学会的事情是发传真;八年前,高考,这一天的两门考得很烂,因此没能读上第一专业;廿六年前,我那正当年青的母亲,她显然没有征求过我的意见,便在这天上午毅然剖了腹,把我生产了。
  基本上,我认为,这种情形对一年里的其他日子来说,是不公平的。

  二十六岁的这个夜晚,我和朋友们呆在一起。晚餐并不可口,大家总算也都忍了(包括天才游泳家小胖)。我们放弃了饭毕前往蛇口某地泡吧的堕落提议,却选择了聚众躺在嘉禾影城的贵宾厅里观摩《疯狂的石头》。贵宾厅啊,不明真相的群众一定以为我们欠刘德华很多钱。
  谢谢小胖他娘的慷慨。谢谢朋友们的礼物。我很喜欢。

   » 浏览全文 »»»»»»

生于猴年马月

母亲和周岁的我  这些年来,我在母亲身边的时间极少。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一直在外求学和打工,另外一些说起来不是太舒服的缘由则是,即使在家,我们一起说话的时间也不多。

  应当是她先发现自己不知道该跟我说些什么的。打电话回家,通常都是同时跟他们俩说话。有一天,在例行的嘘寒问暖之后,她就有些不知所措。我乐意说的事情,她也很认真的听。只是那些事情,大多像是专为跟父亲说的。母亲不想让自己看起来像个局外人,于是就很努力地试图表现得是一个参与者。可是,她的人生经历几十年来都只在那个方圆十五平方公里的小镇上,她也没有时间去了解故乡之外的世界发生过什么,又怎么能明白我说的那些所谓的正经事呢。我听得出她对自己有些失望。
   » 浏览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