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2006世界杯 ’ 标签归档

不爱世界杯之七: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

  打从二零零二年开始,斯科拉里老师在“史上最不受埃里克森欢迎的人”排行榜上的票数就一直遥遥领先。因为每隔两年,他总要随手拉上一帮兄弟,当众把埃里克森以及他的史上最强大和最倒霉的英格兰蹂躏一番,然后扬长而去。零二年是巴西,零四年是葡萄牙,这个夜晚当然也不例外。

  所以我们难免需要猜测,英格兰足总他们家主席是不是埃里克森老师的远房小舅子,否则怎么会脑子坏到愿意每天花一万六千欧元抚养这个全世界最贵的外籍员工,任由他把贝克汉姆鲁尼费迪南德等靓仔们的青春用残,甚至允许他胡乱带上十七岁的沃尔科特小朋友去德国公费旅游,结局却又总是闭目忍受斯科拉里世界杯欧洲杯世界杯一次又一次的强暴?

   » 浏览全文 »»»»»»

不爱世界杯之六:感谢Benito Archundia

  马特拉齐老师显然不知道他这么快便有机会出现在我朝中央电视台的大屏幕上,以致于络腮胡子都来不及刮就匆忙把玉树临风的内斯塔老师给换了下来,然后顺便一不小心把切赫他们家的球门打了个窟窿。进了球的马老师兴奋得迅速被各路意大利朋友压在了汉堡球场的漂亮草坪上,导致我开始担心这位嗜血的老师的手指会像从前英超某位不幸进了球然后也被队友群起而压在地上的朋友那样,很冤枉地断掉。
  因为佩罗塔+卡纳瓦罗+格罗索+吉拉迪诺+托蒂+赞布罗塔他实在是有点重。
  
  意甲有史以来越位次数最多的因扎吉老师在毫不脸红地越了两次位之后居然也得到了庆祝的机会。他的越位常常会让全队此前的努力功亏一篑,但是只要不幸成功一次,或许就能改变整场比赛。值得一提的是,因扎吉老师整个晚上竟然都没有假摔。据业内人士推测,造成这种异象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世界假摔表演艺术家排行榜高居第一的内德维德和第二的巴罗什两位老师当时都在场上。

   » 浏览全文 »»»»»»

不爱世界杯之五:葡萄美酒世界杯

  四十年了,四十年了,葡萄牙人总算等来今夜,总算可以砸烂酒瓶,为四十年来第一次小组出线豪饮一宿。心比天高,命比纸薄,谁能想到黄金一代江湖传唱十五载,而今竟然只有行将退休的菲戈叔叔能在球场上见证这一幕?

  所以如果他们足够骄傲,今夜应该带着荣光安然入睡。因为他们不是加纳,不是澳大利亚,他们是葡萄牙,他们是曾同时有过鲁伊科·斯塔鲁伊·科斯塔和拜亚和路易斯·菲戈的葡萄牙啊,区区出线,何足道哉!

  为那张老脸保个险,是差点破相的菲戈老师这一战后应该考虑的一个问题。作为一个拥有傲人胸毛的中年人,尽管绝对速率已经不再独步宇内,却可以连续两场助攻并创造一个点球,你还能要求得更多吗?谢谢菲戈,整个国际米兰都会与你分享今夜的荣耀。

  同样需要感谢菲戈的还有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这孩子一直以来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脑子很乱。空有一身踩单车的才艺,却从不知道如何在正确的时候和正确的地点表演。看在眼里,急在心上,菲戈老师和葡萄牙的其他老师慷慨地把点球机会让给了他。一记也许并不完美的十二码怒射,却可能会像打通任督二脉的最后一击,足以让这个二十一岁的小朋友涅磐。

   » 浏览全文 »»»»»»

不爱世界杯之四:一封罗纳尔多的来信


大头:
  见信如晤。算起来离开马德里已经有一个月了,每当长夜来临,总觉得有些寂寞。还好前两天我跟你们家阿德和塞萨尔去德国的夜店考察了一下,这才感觉好一点。那儿别的都还不错,唯一的遗憾就是德国姑娘居然比我还胖。

  今天的比赛你看了吧,是不是有些失望?刚才我看了一下媒体的评论,都说我已经不行了。靠,作为一个胖子,既要照顾球迷感受,又要配合庄家,我容易吗我。至于我到底行不行,下一场你们就知道了。

  时间过得真快。八年前全世界都目睹苏珊娜在看台上看我踢球,这次她可能还在看台上,可是看的已经是塞萨尔不是我了。虽然有些唏嘘,但我还是祝她幸福吧。对了,最近兄弟我又有了一个新女朋友,也是模特,叫奥莉维拉,下次发张她的照片给你看看。赫赫。奥莉维拉什么都好,就是对我的要求太高,不但每天都要交公粮,还要求这次我必须进三个球以上,打破穆勒的世界杯总进球纪录。唉,做男人真难!只能说尽力吧。

  为了完成奥莉维拉的任务,最近训练得有点狠。前两天我发现我又可以站着看到自己的脚趾了,哈哈,瘦了的感觉真好。

   » 浏览全文 »»»»»»

不爱世界杯之三:世界和平,老豆安息

  前几天科特迪瓦跟斯洛文尼亚热身之后,某赌波界资深朋友用惊艳来向我形容大象们的表演。不过在今天凌晨克雷斯波垫步捅射之前,我还是可耻地睡着了。

  下午补了课。世界杯童男科特迪瓦丝毫没有怯场,从一开始便生猛地往布尔迪索和阿亚拉这边横冲直撞,并迅速制造了几次杀机,完全没有初哥的寒酸模样。阿根廷则有些手忙脚乱,很是花了一些时间才稳下来。总的来看,里克尔梅们打得还是太繁复了,繁复得甚至有些啰嗦,尽管完全忽悠了依靠冲动踢球的非洲朋友,却也叫人觉得有些小器。

   » 浏览全文 »»»»»»

不爱世界杯之二:全瑞典支持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法兰克福警方今天晚上应该够呛,因为英格兰人来了。刚才看到罗马广场上的镜头,有当地居民从楼上窗口探头出来抗议广场上的喧嚣,一个半裸着身子的英国男人悍然冲她竖起了中指。

  英格兰这次属于大热,每个人这些年都是功名显赫,如雷贯耳;巴拉圭则拜老马尔蒂尼所赐而以牛皮糖防守著称,阵中更有曾在我们家国际米兰工作过的南美第一清道夫加马拉叔叔,胜负一时很难看清。澳彩开出的盘口是英格兰让半球/一球,捧热还是追冷,犹豫了半天,终于忍住没有出手。

  三个没想到:没想到那么快就有了进球,没想到是短人加马拉叔叔乌的龙而且用的是低海拔脑门,没想到之后就再也没有了。

  贝克汉姆老师果然色艺双绝。凡该老师用右脚起的球,弧线基本靠谱;但是如果只看他护球和带球,则跟我国著名大帝李毅老师要比较神似。从贝克汉姆老师身上我还得到一个观点,那就是所有定位球专家都应该长得好看一些;如果实在无法长得好看,至少也应该出售脸上的广告位——因为他们的特写镜头是最多的。

   » 浏览全文 »»»»»»

不爱世界杯之一:咳,演出开始了


  朋友上午给我送了一桶上好的Bitburger啤酒过来,“世界杯闭幕前必须喝光!”
  我说酒我笑纳,但是世界杯可不可以免看?他说哎你不是球迷吗?我说你才球迷呢,你们全家都球迷。

  在这个盛行伪低调的年代,大家都爱往矮个儿里站队,韩寒说自己是草根老罗说自己是傻逼老粪青,看球的说自己只是个伪球迷。也是,底盘和身段都放低一点,防守起来破绽也少一些。

  不管你是真是伪,据说今天是全世界所有球迷节日趴踢的开始。所有的商场都在贩卖电视和凉茶,所有的报亭都在兜售世界杯指南。有一种聪明的凉茶干脆叫熬夜茶,懂事的姑娘这个月送给男人几袋,他不感动得鼻涕都流出来才怪。有个破烂杂志社编的世界杯指南居然敢卖三十九块八,别的不提,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里边还有西塞。
  还有谁记得我的2004欧洲杯观战指北么记得么。

   » 浏览全文 »»»»»»

醒在哪儿不是醒在早上

WorldCup 2006 Logo
  星期天的早上
  有忘了关掉的该死的闹钟
  有马桶的冲水声
  所以有阿根廷踩秘鲁
  06年世界杯
  打了一年的南美区预选赛

  作为半个世纪以来阿根廷的第一个奥运冠军
  他们没有参加昨天晚上中央电视台的庆功晚会
  没有唱阳光总在风雨后
  他们马不停蹄
  他们的忧伤马不停蹄

   » 浏览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