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枪


  凌晨四点,阿什么鲁阿什么巴雷纳一枪结果了我们又一个灰涩的赛季。当一脸苦相的里克尔梅居然在情歌球场英雄一样振臂狂啸,当隔壁居然也在濒死之际咸鱼翻身,我和马特拉齐一道跌坐在地,都他妈有些失神。末了慌忙关上电视,连粗话都懒得骂一句便匆匆睡去。
因为清醒的每一秒都是煎熬。

  一觉醒来,胸口有些闷,莫名而巨大的空虚感迅速击中了我。四月才刚刚开始,我们却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剩下这么多个周末的夜晚,我们还会呆在一起,但却已经注定无事可做。

  当然无事可做。我们还能指望得到什么呢?对手们肆无忌惮的嘲弄和攻讦,媒体们幸灾乐祸的火上浇油,更衣室里年复一年的沮丧和怨怼?让人难过的其实不是失去了冠军,而是看不到希望。在比利亚雷亚尔,除了队长仍然在孤独而悲壮地裸奔,我没能发现其他人做过些什么太多的努力,他们心不在焉地把球塞给对方,似乎并不介意即将到来的结果到底是什么。
还有什么能比一个失去勇气和欲望的战士更让人灰心和丧气的呢。

  莫少东家一直没有说话,他的沉默或许已经表达了一切。经历了那么多,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因此感到痛苦,甚至无法成眠呢?

  看得出来队长很痛苦。他说,我,我说不出话来。我们本该在丢球之后迅速作出回应可是我们没有。
  没有人会怪你。十一年来你都像这个夜晚一样竭力奔忙,却又都像这个夜晚一样一无所获,我们不能无耻地要求一个人做得更多了。

  倒在只有四万人的小镇上,英俊的菲戈叔叔不知道是什么心情。他的冠军联赛出场次数比对方所有球员和教练和球童加起来还要多。不过我想他也许会像我一样麻木,谁都知道,如果要换他和德扬中的一个,下去的肯定是他。
活该,谁让你不是他从罗马带来的干儿子呢。

  还有一些人,今天我不愿意提。

  刚才看到有朋友说,跟着国际米兰这么些年,从来没有如此绝望过。其实,相比过去种种,这个凌晨的创伤根本不能算是最痛苦的,大概只是因为它离我们太近,所以才显得触目惊心吧。不用多久,你就会发现,它的后果至多也不过是让我们本就坚强的神经更加顽固罢了

  还是崔健老师说得漂亮:一颗名叫阿鲁阿巴雷纳的流弹打中我的胸膛,刹那间往事涌在我的心上。如果这是最后的一枪,我愿接受这莫大的荣光。


*伤心的国际米兰看台

    • savage
    • 2006年04月05日 6:58下午

    咳,大头好久不见咯.希望遗忘如同绝望一样来得突然.

    • bborn
    • 2006年04月05日 7:23下午

    一样无语
    全场射门抵不上别人一个中场

    • Goimi
    • 2006年04月05日 9:36下午

    我们选择了这个艰苦的爱。

    • paine
    • 2006年04月05日 10:50下午

    “它的后果至多也不过是让我们本就坚强的神经更加顽固罢了.”
    喜欢这句话

    • Harte
    • 2006年04月06日 11:55上午

    如果说尤文是丑陋地出局,国米则是窝囊地离开。

    让人最为欣赏的血气都没了,不能不说是种悲哀。

    • crcw
    • 2006年04月06日 4:02下午

    很遗憾看到国米又一次出局,还好是自己喜欢的里克尔梅所为.

    • 邮差
    • 2006年04月11日 10:43上午

    国际球迷….

    很多事情都是天命,人事难违

  1. 昨天的意大利杯和乌迪内斯的比赛也是好悬,唉~~

    大头回复(2006-04-12 -12:42):我觉得昨晚很轻松,很早就让乌鸡陷入必须进三个球的压力中了。

    • ic3x
    • 2006年05月08日 9:49下午

    据说神圣联盟要垮,说不定风水轮到莫老爷子了

  1. 2006年04月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