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 蹴 鞠 』 ’ 分类归档

与曼奇尼一起受伤和长大

与曼奇尼一起受伤和长大  在我生日那天,曼奇尼终于来到国际米兰。俱乐部充满期待地在主页上说道:Inter and the club’s fans wish Roberto Mancini the best of luck.
  五个月后,五百余名球迷云集杜里尼大街24号门前,要求曼奇尼下课。

  人们总是轻易就忘记自己曾经许下的诺言。尽管我无限理解他们。等了十五年,他们有理由这么做。

  可是很多时候我们其实只需要再多坚持那么一小会儿,只需要再多那么一点儿耐心——只是,如果多了那么一点耐心,呵,我们也许就不是国际米兰了。

  一个韩国朋友说,尽管知道他的店员经常从店里偷肉和酒回去自己烧烤,但是他从来不追究。毕竟,他们的工资不高,只要拿不太多,亏的比赚到的少就好了。他告诉我们,韩国有一种说法,看一个人是否是君子,要去看他家的下人是否换得很勤。在外面,所有的人都道貌岸然、衣冠楚楚,但是若是你到他家里,发觉他经常换下人,就说明了这个人非常难以相处,性格存在缺陷。他补充说,他店里的人都已经工作了超过三年以上。

   » 浏览全文 »»»»»»

幸福如此惊心动魄

     Atalanta 2 – 3 Inter
       25′ [1 – 0] Budan
       54′ [1 – 1] Stankovic
       80′ [1 – 2] Recoba
       85′ [2 – 2] Pazzini
       87′ [2 – 3] Adriano

  没错,现在是凌晨五点。我很幸福。

  我没能目睹这一切。我只是在这里听着,静静地等待Scarpini声嘶力竭的I got I got I gotta gotta goal。很高兴,有那么多人陪我一起听,一起等待。
   » 浏览全文 »»»»»»

醒在哪儿不是醒在早上

WorldCup 2006 Logo
  星期天的早上
  有忘了关掉的该死的闹钟
  有马桶的冲水声
  所以有阿根廷踩秘鲁
  06年世界杯
  打了一年的南美区预选赛

  作为半个世纪以来阿根廷的第一个奥运冠军
  他们没有参加昨天晚上中央电视台的庆功晚会
  没有唱阳光总在风雨后
  他们马不停蹄
  他们的忧伤马不停蹄

   » 浏览全文 »»»»»»

社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指引我国男子足球队从胜利走向胜利

2004年亚洲杯中国队即将迎战日本队
  这是一个寻常的夜晚,人们纷纷邂逅,纷纷坠入情网。
  这又是一个不寻常的夜晚,多少二锅头被倒入嗓子眼儿,多少二踢脚兴奋地照亮夜幕。继神舟五号载人飞船成功发射升空之后,人们再次奔走相告:我靠,居然赢了!

  天津青年刘云飞光荣地担任了这次战斗的守门员。面对中央电视台的记者,他掷地有声地向全国人民宣布,一定要拿下小日本。
  ——记者:下场决赛有信心吗?
  ——刘云飞:肯定有信心,我说过拿伊朗当韩国打,小日本肯定、必须,从我心里来说就得把他们拿下。
  
   » 浏览全文 »»»»»»

3231,以及沐浴在Brunico阳光下的人们

Bobo签名  今天,克里斯蒂安·维耶里,这个32号,这个巨蟹座,他31岁了。

  我之所以喜欢他,当然与他在国际米兰呆了整整五年有不可分割的关系。然而更重要的缘故,则是我认为他比我诚实,比我善良,比我孩子气。

  这个曾经在七年间换了九个单位的同志,这个九百亿先生,许多人说,看哪,这个绿茵娼妓!
  可是现在我们知道,这个澳洲长大的爱打板球的家伙,他的漂泊,仅仅是因为他还没有找到家罢了。

  算起来,他竟然已经在国际米兰赖了五年。天知道有多少人像我一样乐意看到这一点,惊讶而又满心欢喜。罗纳尔多哭着走了,可是Bobo说,我只想留下来;克雷斯波匆匆地来,又匆匆而去,他说,我只想留下来。

   » 浏览全文 »»»»»»

欧洲杯乱弹之十二:一十二年,二十三天

  当我们以初经世事的脸,猜测他们老谋深算的答案,他们会立刻给你一记耳光。
  幸好,我还没有输得精光,因为我还拥有一里拉

  一十二年,安徒生童话变成荷马史诗。
  二十三天,卡拉贡尼斯和巴西纳斯变成查理斯蒂亚斯。

  一座座火山爆发,一顶顶皇冠落地,在整个地球上,再也找不到一块帝国主义安定的绿洲了。

  一十二年一个轮回,欧洲杯乱弹一十二篇,谢谢大家竟然拥有读完的耐心。
  熬过这一月,老去了十年。我已经迫不及待,住嘴。

   » 浏览全文 »»»»»»

欧洲杯乱弹之十一:一切都是最好的铺垫

2004欧洲杯希腊半决赛淘汰捷克  好了,欧洲杯已经结束了。当菲戈老师志得意满地举起德劳内杯,当斯科拉里的胡子金光闪闪,回过头来,我们会发现,现在发生的这一切,都是这个结局的最好的铺垫。

  方才开场十分钟,克里纳老师探手抹了一把自己锃亮的脑袋,一手大汗就差点甩到镜头之上。这个明年就要四十五岁的意大利人,今夜步履蹒跚,今夜力不从心,今夜他昏花的老眼看不见德拉斯向科勒伸出的黑手。今夜,可能是最后一次执法国际大赛的克里纳,给我的感觉就像一个即将失去权柄的退休干部,离岗前终于迫不及待地失去了贞操——事实上他们本就没有贞操。

   » 浏览全文 »»»»»»

欧洲杯乱弹之十:出来行,迟早要还

  当我第一次从春梦中醒来,他俩已经面无表情地前戏了半小时。
  等我再一次惊醒,偷偷擦去嘴边的口水,他们已经闷声不吭地自己玩了一百一十多分钟。

  我不得不说,瞅着荷兰人踢球而竟然能睡着,这是头一遭。幸好他们似乎也跟着睡着了,我才没有错过什么。
  我为我终于能在有生之年目睹荷兰人赢得点球决战而老泪纵横,而泣不成声,而夜不能寐。

   » 浏览全文 »»»»»»

欧洲杯乱弹之九:我们应该习惯高潮迭起

贝克汉姆  当我试图用最美妙的词藻形容这一夜的风情,却徒劳地发现,一定还会有更激动人心的事情发生。细再回想起来,过去目睹的每一次惨烈的战斗,其实都配得上世间最好的形容。
  正如过去我们曾经说过,欧洲杯是这个星球上最性感的赛事,证据是它不会有中国之队的飒爽英姿云云。而今天,我只能说,我们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就是最好的证词。

   » 浏览全文 »»»»»»

欧洲杯乱弹之八:捷克人都是活雷锋

荷兰老雷锋  有个学校男女厕所相临,一女生上厕所忘了带手纸。正不知所措,隔壁传来了几张厕纸。女生吓得花容失色,低声问:谁?一个低沉有力的男声回答:雷锋。

  在意大利黯然销魂之后,荷兰人开始前所未有地担心德国队会轻松干掉此前已经出线的捷克人,就像一九三八年十月他们占领苏台德区那样。那时候,只有十几个师可用的希特勒在贝斯加登把张伯伦吓得尿了裤子,很快便在翌年侵占了整个捷克,不费吹灰之力。
  希特勒想把那个处于欧洲中心的国家作为东进苏联的跳板,以及向西进击英、法的重要阵地。而六十多年之后,英格兰和法国已经在小手拉着小手准备属于他们的四分之一决赛,日尔曼人却恨不得三伏天穿大棉袄烈日跪求捷克人放他们一马。

   » 浏览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