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古典爱情试验的粗糙记录

             [一]
 
  偏偏在这种时候,我总会看到喜欢长在阴冷潮湿里却又美艳不可方物的无名野花。就总是无可避免地想起你。你应该整日呆在神秘兮兮、光影黯淡的小房子里,通常可以很久不说一句话,神情寂寞而又遥不可及,只等待宿命里英俊卤莽的男子与你邂逅的一刻,猝尔绽放。

  像许多故事里一样,部族里皮肉松弛眼神浑浊的长老们总会一厢情愿地为你安排一门亲事,门当户对,顺理成章。而你本该凛然拒绝,以死相争,甚至不惜断绝与部族头人的父女关系。然而你毫不反抗,顺从得似乎整个事情都与你无关。出人意料的冷场和你的淡漠让一干本打算欣赏一出闹剧的族人落落寡欢,但是很快又兴高采烈地开始准备你们盛大的婚事。

  没有人知道,你深隐在闺房的素心里埋藏着一个与我有关的秘密。

             [二]

  很快我就将抵达把你的部族与繁华却又肮脏的世界隔开的那一大片千年荒漠。像我的祖父曾经告诉过我的一样,那儿稀稀落落散布着许多雪白的人和马匹的骨殖,枯黄的野草从狰狞的眼洞或者碎裂的髌骨间挣扎出来。令人窒息的热风吹过,每个头骨仿佛都心怀鬼胎,诡异无比。

  我紧了紧包裹,步履坚定,毫不犹豫。

  包裹里面是一双苍白的手,捏碎过十二个你的那个部族最优秀男子的喉咙,撕裂过部族里最美丽女子的衣裳。那是一双骄傲的手,但却令你的部族恨不能生啖其肉。

  本来我可以花一万两银子加上至少四个妖冶的女人向最好的杀手买下它们,但是那对我和我们的美好都是一种侮辱。取代一万两银子和女人的是七天时间和无数场恶斗。我承认那双手的主人的确很可怕,巨大的压力是我所未曾经历过的,甚至有几次他令我几乎死去。

  结果在包裹里。原因是我的年轻、自信、坚忍,以及为了那个秘密不惜一死的决心。

            [三]

  是的,千百年来我一直在等待,会有一个人穿过茫茫大漠,行色匆匆,带着满脸风尘之色抵达这儿。但是下马的姿势依然骄傲而又健美。

  他不会多说任何一句话,哪怕是对我的让人肃然起敬的父亲。他径直向我走来,落落大方,神色从容,仿佛尘世间从未有过的天经地义,自然而然。

  他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过来,跟我一起听我的砰砰心跳。也许还会轻轻握起我的手,正当此时,日暖水清,红桥媛媛,无可抗拒地融化我所有的矜持和冰冷。我们执手相看,相见恨晚,不知今生何世,今夕何年。

            [四]

  从来没有人相信或者重视他的坚贞和忠诚。他的所有等待、相思以及最美好的初衷,从来都是徒劳。

  在这个体态臃肿的古城从未有过的大雨里,人们惊奇地发现那个骄傲的的公子裸裎而立,号啕大哭。为着他的从未有过的真挚、奇妙和稍纵即逝的爱情,为着他命中注定却仍遥不可及的美好,泪如雨下,难以自抑。

  他天生就是骄傲的人。纵使他已经将骄傲藏在心里,纵使他已不再喜欢自己的骄傲,但是人们却由衷觉得他的骄傲是那么无可非议,理所应当。他的大哭虽然如此放纵和孩子气,却让人悲从中来,无可安慰。他虽然不着一丝,却高贵过世上任何锦衣玉带的公子。

  大雨滂沱里,他邂逅了苦行僧,强盗,游侠,投机商人,农夫,妓女,以及败家子和诗人。他开始大笑。他们和他一起,勾肩搭背,亲密无间,又仿佛窥见了世间最可笑之事,肆无忌惮,乐不可支。

  那是他一生中最真实的泪水和最开怀的大笑。

         [五]

  红烛照华容,深院锁清秋。她皓齿明眸,肌肤如玉,却清冷寂寞,生来就是为了等待和书写一个传说,然后爱与被爱。

  她将遇见那个年轻男子,坠入爱河,不可自拔,然而心甘情愿。

  她风华内敛,却又悲天悯人。不苟言笑,偶一开颜却又平和亲切,足以温暖世间最冰凉的心房。

  她言容冷冽,神情楚楚,却令人不由收心敛神,肃然起敬。

  长老们替她定下亲的那天,她没有怨言,只是在坚忍的心里,为自己打了一个赌。

  那是世间最冒险和最可珍贵的赌,但也是最顺理成章的胜局。

            [六]

  我们去天山看雪,江南赏花。只顾策马扬鞭,论剑问琴。

  我们去塞北饮风,东海踏浪,浑忘苍天邈远,岁月悲凉。
 
  我要我们所过之地,青天白日,水映亭云。

  我要我们邂逅之人,苦难弥散,喜乐安宁。

  我要我们披星戴月,风餐露宿,却有世间最温暖的宽厚胸膛和纤纤巧手。

  我要我们千金散尽,身无长物,却有世间最奢侈的美好情愫和无尽温柔。

  我们将男耕女织,日出而作,贫病无能近身,忧患永难侵心。

  我们将拖儿带女,严父慈母,得尽天伦之乐,安享岁月绵长。

                     2003.8.10 01:33:21

[相关]:一次现代爱情试验的粗糙记录

    • redhairann
    • 2005年07月10日 11:48上午

    两篇文章被我转到eubbs.game874.com

    • Bobo
    • 2006年10月20日 9:58上午

    大头兄,好久没有看你写新的文字了~

    看这篇的时候,有种淡淡的共鸣~

    好作者,呵呵

    • 小胖
    • 2006年10月21日 11:02下午

    为什么你也叫bobo?:sad:

    • 2007年07月10日 1:31下午

    天啦..太喜欢…不管,转去空间

  1. 尚无通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