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属于我们的童年记忆

丰子恺的画  最近事情多了起来,痛感分身乏术之余,很有些不耐烦。但是抬头看看周遭,似乎每个人都逃不了满脸的不耐烦,没理由我一个例外,不免愈加沮丧。

  夜里突然醒了,想起来眼前就是六一。尽管我已经不愿再懦弱而苍白地奢望还能如童年最初那样纯净,却倒是可以在忘记之前说说属于我们这一拨儿的回忆,以在不远的将来对我们的二世炫耀,顺便暂时忘记时间。

  随想随说,这就开始,随时结束。

      一、人与自然类

  整个童年,就是一个勇敢尝试不同食物的过程。

  养蚕。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确实没有其他宠物,几乎每个小孩都用文具盒养了蚕虫。我花了几分钱买到几十个蚕卵,还在自己屋后栽了株小桑树。很快我就发现桑叶供应完全跟不上小蚕们成长的速度,我甚至认为自己能看见他们饿得两眼发黑的样子。想过很多办法,比如喂一些我认为营养结构近似桑叶的植物,试图改变蚕的饮食习惯。结果,因为吃了某种叶片细小含有丰富牛奶状液体的叶子,一些可怜的试验品纷纷腹泻而死。

  后来走投无路,只好与一个家中有巨大桑树的同学商量。那厮极富商业天才,扬言要我拿自家鸡蛋来换桑叶。我可耻地答应了。从此每天偷家里的走地泥丸土鸡蛋去换一打桑叶,蚕们吃不了的还要用塑料袋包着晾在阴凉处。这种不平等交易一直持续了半个多月,直到有一次我放在书包里的鸡蛋不小心磕破了,蛋清蛋黄弄得满书包都是,事情才终于败露。
  尽管挨了一顿猛揍,但是好歹我的蚕们有了充足的口粮,并一一结茧成蛹,被我吃掉大半。

  粘知了。我们从没用过书上画的那种网兜来捉会飞的东西,买不起。那时候专找向阳的蜘蛛网,用长竹竿猛搅,直到竿头缠了厚厚一层,撸下来,加水揉成黑黑的一团,粘回竿顶。这种东西粘力极强,发现知了就出其不意碰它一下,无不中招。
  肥的凑得多一些,就可以烤了来吃。知了的脑袋活动频繁,脖子上的肉因此非常可口。

  桑椹。跟桑叶一样,还是用鸡蛋换的。靠,也不知道他们家拿那么多鸡蛋干嘛。交了鸡蛋之后,我就被允许爬上那棵会下蛋的老桑树,自己摘桑椹吃。吃完带着满嘴的紫红色去上学,不时舔舔牙齿,觉得还是甜丝丝的。

  紫林子。这个东西我真不知道普通话怎么说,只好音译。灌木丛里,黄豆大、紫黑色的果子,通常几十个长成一团,满山都是。现在偶尔还能在我家乡的街上看到人挑了来卖,酸甜清新,想起来还口水四溢。

  蛇苞。一种大量长在路边的小草莓,色泽艳丽,因为传说蛇类喜欢舔它的果实,所以一般劝告我们住嘴。但我们何等无畏,摘了在路边水沟里作势洗洗,入口清甜,极为解馋,早就忘记他有没有蛇唾沫。

      二、易燃易爆类

  整个童年,是一个爆炸的童年,以制造青烟和巨大的声响为荣。

  摔炮。小拇指大小的一种砂炮,白纸紧裹着一点点火药和一些黄泥砂子,用力摔在坚硬的表面就会爆炸,声响惊人,但是杀伤力极差,通常用来吓唬胆小的敌人或者会尖叫的小姑娘。九零年的行情是一块钱四十个。
  摔炮的长相很像我们那时候常吃的一种豆子糖。有一次我把它混在了人家的豆子糖里,结果第二天就被人吐了满脸砂子和纸屑。

[摔炮]
摔炮

  拉炮。样子类似普通鞭炮,但是没有引线,只有一根细线穿过通身,双手向两旁猛地一拉细线,拉炮就会顾名思义地响起来。同样动静大而杀伤力弱,属于典型的威慑性武器。郑渊洁老师不止一次声称,他在小学时候使用拉炮实施了人类历史上第二次自杀性爆炸事件(第一次是董存瑞),在我看来是对危险性极小的拉炮的一种诋毁。
  对于拉炮的使用我也有一些心得,我小学四年级时候的班主任应该记忆犹新——那天上课前我在门上绑了三个拉炮。
  
  二踢脚。我们那儿叫高升炮,谁家的炮飙得高,炸得响,谁家牛逼。这种炮引线很短,燃放的人需要有一定的胆量。因为价格偏高,威力较大而不被作为常规性武器使用。
  高升炮最常见的用途应该是炸牛粪。那时候走在路上,时刻保持警惕,一旦发现一朵新鲜而完美的牛粪,我们就冲上去,小心翼翼地插上珍藏很久的高升炮,点了四散跑开。一声巨响,牛粪盛放,我们在硝烟中无限满足。有一次我点的炮老久不见动静,派了个小喽罗过去看看。那倒霉孩子刚一蹲下,牛粪就炸了满脸。

  鱼炮。此炮有延时功能,点燃后丢进深水中,约五秒后才会爆炸,威力巨大,具核武器性质,常被用作深水炸鱼,一炮响过,就有许多翻着白肚皮的鱼被炸晕了浮出水面。这种炮在时间的掌握上很需要技巧,我们学校有一个家伙就是玩这种炮没及时出手,整个右手掌都炸没了。
  作为一个被公认的危险性爆炸爱好者,我被禁止接触鱼炮。

  电光炮。就是好一些的鞭炮,因能发出耀眼的白光而得名。我们常常把这种串炮拆开成一个个小炮,满满塞了一裤袋,手上拿根点着的香,随地乱放。因为分贝很高,且具一定杀伤力,常被用作消灭不要好的小朋友。
  过年的时候,谁家一放完电光炮,立刻就会有一堆小孩扑到炮屑里,哄抢残存在那没燃着的小炮。

  沙炮。黄豆大,薄薄的一层纸包着沙子和一点点点点的火药,用手使劲一搓,就会炸响,杀伤力=零,专为妇女儿童制造。

      三、奇技淫巧类

  我们的童年,娱乐基本靠手。

  火柴枪,又名链条枪。基本上,这是由自行车零件构成的枪械(大致如下图)。铁丝拧成的枪架上,串着若干自行车链扣。链扣们的另一个孔供枪栓活动。最前端的链扣需要打入一个自行车辐条顶端的螺帽,以恰好留出一个火柴棍大小的孔。整串链扣和枪栓分别用从自行车内胎剪下来的橡皮筋箍好,使用时掰开最前端的链扣,将火柴棍塞入螺帽形成的孔并向外拉出,而火柴头上的火药则留在螺帽内。扣动扳机,枪栓高速撞击火柴头的火药,从而产生能让我们无比满足的巨响和烟火。
  所有上面说到的自行车零部件,大多是我们平日里苦心搜寻得来,凑齐所有材料殊为不易,而如果做工不细,还可能做出不会响的哑巴枪,被其他孩子笑掉大牙。因此,能拥有这样一把威风的枪,无疑是当时一个孩子所能奢望的最大财富。

[火柴枪]
火柴枪,也称链条枪

  筷子枪。两根筷子,一根皮筋即可。将筷子甲的头部截下寸长,截下的一小段削成一端可以翘动的开关固定在筷子乙上。筷子乙的头上刻一个与皮筋粗细相当的小槽。把皮筋一头勒在筷子乙头顶的这个槽上,另一头拉到开关上固定,按下开关,急速回缩的皮筋因为弹性,会飞射出去。我常用来打苍蝇,百发百中。
  我收藏了台湾九十年代中期出的一套儿童玩具邮票,上面就有筷子枪。

  竹偶。不知道是哪个天才儿童发明的。削八段竹子,分别作为头、左右手(各两个)、身子、左右腿(各两个),竹节全部钻孔,用丝线串起来,然后丝线由脚底伸出,并穿过在脚底作为支撑面的纽扣。说起来简单,穿线这个过程非常之繁复,需要动用牙齿、小拇指、缝衣针等高科技手段才能完成。
  玩的时候,把从纽扣眼穿出来的丝线从课桌桌面的缝里塞进去,双手在抽屉里抓着这线,用力绷紧,就可以任意操纵这个竹偶小人在桌面的动作了。我的同桌做竹偶做得非常好,我却一直没能学会。

  雷子枪。通常是拿一根细竹子,两端竹节削掉,使用的时候两头各塞一个我们叫雷子的绿色小果子,然后用筷子在一头猛地一捅,另一头的雷子就喷射而出。打人很疼,而且雷子汁多,打中了就是一块绿斑,看了也很过瘾。
  我恨这种枪。我心爱的白衬衫和屁股都因之受苦。

  竹水枪。这个简单,竹节一端钻孔,另一端裁去,筷子裹了厚布当活塞,如果舍得在水里注入碳素墨水,打在人家的白衬衫上视觉效果更好。

  飞镖。尼龙绳撕成细细的丝状,然后绑在缝衣针上,就成为一个看上去很不起眼的飞镖。事实证明,任何轻视它的人都会受到惩罚。我同桌的鼻子就能作证。

  弹弓。我们叫做皮箭。材料按等级分,依次是自行车内胎皮、汽车内胎皮、自行车气门心,装子弹的小垫块也是用自行车外胎来做,加上前文所述的火柴枪,你可以理解当时的小孩有多希望自己家是修自行车的。
  那时候走在河边,觉得杨柳树上长满了弹弓架子。

      四、竞技体育类

  斗鸡。应该是全民皆斗吧,不细说了。

  丢沙包。这个也不用细说了。

  煽纸片。大概是那种印有各种图案的小纸片,一人出一张,互相扣着,然后用手扇风,谁的翻过来了,谁就赢。类似这样的需要运用浑厚内力和凌厉掌风的游戏还有好多种,它们的名字只存在我家的方言里。

  那时候我们最爱去工厂和矿区,常常可以在那儿找到一些他们看来毫无用处的宝贝。那时候似乎什么都可能成为我们的宝贝。比如一小块碎的磁石,比如钝了的刨子刀片,比如坏了的大喇叭,比如一块废矿石。

  那时候的六一节,我早早起来,把白衬衫塞在松紧带裤里,胸前别一张擦鼻涕用的手帕,去学校看文艺表演里头的漂亮小姑娘。

  那时候放学排路队,爱吃一种叫巧酸梅的零食,玩魂斗罗和坦克1990,看小灵通漫游未来和鼹鼠的故事,夜里路过有电视的人家,可以听见《卞卡》的配音。
  
  那之后的几年间,我跟在年长一些的孩子屁股后边,吃惊而嫉妒地看他们做出各种神奇的玩意儿,然后没命地长大。

  所有三十八岁以下的女同志、十二岁以下的男同志,节日快乐。

P.S.每当我试图描述小时候这些玩意儿,就会发现自己的语言有多苍白和贫乏。

  1. 收集的真全,自惭形愧,我只是到处搜罗了一些能勾起我记忆的东西来罢了。

    • mars
    • 2005年06月01日 9:27上午

    嚇一跳。。“并一一结茧成蛹,被我吃掉大半。”請問蠶蛹可以吃的嗎?:afraid:
    紫林子和蛇苞都沒見過呢。不知道是什麽。

    小時候我也玩砲火類長大的,爬樹砸炮、或者架炮射蜂窩。一直隱憂自己可能會長成軍火商販,結果沒有,淡然的遺憾。

    台灣鄉下小孩(小時候住鄉下)玩的和你不太一樣。但都有好玩的童年。

    三十八嵗以下女同志都能過兒童節。真貼心。:smile:

    • 匿名
    • 2005年06月01日 10:45上午

    大头不公平,一样女孩子的都没说。。。
    不过比北京报纸的盘点强多了

  2. 实在是好,便收录到我的 西烟居了 ,大头不同意俺便删之 请查阅

    • 绿花野菜
    • 2005年06月01日 9:27下午

    原来你养蚕是为了吃啊?不过我也吃过蚕蛹,味道很怪有点恶心的感觉:heng:。桑椹我也吃过,还蛮好吃的:lol:煽纸片,上海话好象叫拍香烟牌子,以前有很多是变形金刚的图案:emm:。还有小时候喜欢吃棉花糖,现在都很难看到了。这里有卖一种粉色的棉花糖,可是我还是喜欢以前那种白的像云朵一样的棉花糖。

    • 旧时人
    • 2005年06月01日 11:03下午

    我没有吃过,然则我相信,楼上同学觉得恶心的那个味道,是蛋白质的味道。
    广东人吃一种水蟑螂,味道相仿佛。
    每每想象吃蟑螂时,那许多细小的爪子在嘴中挠啊挠的感受,就令我忍不住想要大吐一场。:afraid:

    • 叮当妹
    • 2005年06月01日 11:51下午

    西西,举手!竞技体育类我都玩过哦!我最喜欢煽纸片呀,可以搜集好多小图片,每次小手都煽红了!养蚕就是我童年的十大遗憾之一了,从来没有养活过,呜呜,我想要收集蚕茧进而成为丝绸老板娘的梦想一直搁浅。
    啊,对啦,原来那种小野果叫蛇苞啊!真的么?我觉得是叫覆盆子吧。小时候在外婆家呆过,最大的乐趣就是满山遍野地去找覆盆子吃,所以后来读《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的时候,强烈的感觉到鲁迅先生是自己人:lol:

    • ACMiler
    • 2005年06月02日 9:40上午

    :smile:牛也,大头. 想当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伙伴玩着心爱的火柴枪, 自己却连摸的机会都没有. 又没有爱迪生那厮的创造力去自己搞定一把,只好在沮丧和寻找希望中(希望有机会摸一摸)长大.
    殊不知今天竟然能在大头的窝窝里面看到我心仪已久, 觊觎已久, 却渴望而不可得的火柴枪,真是有生万幸也!:shout:

    • 傻丫丫
    • 2005年06月02日 11:31上午

    我发现你小时做过的事儿可真多。哈哈,看到你这个我非常开心。感觉自己回到小时候了。

  3. 著名料理师mars,蚕蛹跟蜂蛹一样,自古就有人吃的。现在有的地方还有专门这样一道菜,油炸蚕蛹。
    不过蚕蛹保存条件比较苛刻,容易变质产生毒性;而且它属于异性蛋白,有的人吃了会过敏。(具体可以请教我在食品界的朋友SiC,哈哈)
     
    匿名的那位,我小时候很酷,都不跟小姑娘玩的。她们那套我不熟,或者不屑熟,写不来。
     
    绿花野菜,养蚕本来是为了像叮当妹一样去卖丝绸的。。棉花糖我们要赶集的时候才有人到镇上卖。。
     
    旧时人,下次不要写得那么形象。。。因为有时候我喜欢在吃饭的时候上网。。。
     
    叮当妹,蚕很容易生病的,不大好养。另外,覆盆子跟蛇苞应该不是一种东西,一个是树上的一个是地上的。
     
    ACMiler,火柴枪我总共也只有过一把,现在要找更是难上加难了。等我老了,就给孙子做火柴枪。 
     
    傻丫丫,还有很多我没写呢。写出来现在的小盆友都要嫉妒而死。 

    太行,随便转,没问题。
     
    另外,补充了一些内容,比如二踢脚和牛粪的故事:
      

    高升炮最常见的用途应该是炸牛粪。那时候走在路上,时刻保持警惕,一旦发现一朵新鲜而完美的牛粪,我们就冲上去,小心翼翼地插上珍藏很久的高升炮,点了四散跑开。一声巨响,牛粪盛放,我们在硝烟中无限满足。有一次我点的炮老久不见动静,就派了个小喽罗过去看看。那倒霉孩子刚一蹲下,牛粪就炸了他满脸。

    • jing
    • 2005年06月02日 2:34下午

    没关系,反正我们已经嫉妒了,不妨再多说些。

    大头小时候玩的东西真多。

    有女孩子玩的东西,鞭炮,投沙包,扇洋画儿,玩弹球,打雪仗,呵呵,有的不是大头说的。

    • fly
    • 2005年06月02日 6:09下午

    呀~~ 仿佛又回到了童年… 那蚕…那桑堪…那蛇疱…

  4. 总结的还真全面,大家玩的都差不多。

    • 漂泊
    • 2005年06月03日 10:48上午

    大头,俺这还有一个叫大头的深圳朋友,也是相当有趣的人,有时间可以认识一下:)

    • longway chen
    • 2005年06月03日 12:33下午

    没想到大头居然能搞到部分照片。
    大头所说的东西我都能做,而且当时手艺不错。这么多年没尝试过不知道现在怎样。

  5. 写这么一篇也是个不短的回忆了吧,呵呵,这个大头,依然是个孩子啊

  6. 没有玩过弹酒瓶盖么?
    三个砸扁的酒瓶盖随手掷地,找出其中距离最远的两个,用手指对着两个之一想方设法弹中剩下的一个,然后还有一些罗嗦的招式。。。
    这个应该是同煽纸片一样风靡的竞技类体育活动吧^_^。

  7. 漂泊,你要介绍我认识的“大头”是当朝政协委员李玮峰先生么,:lol:
     
    longway chen,我也是找了很久才弄到这么一张。照片里的火柴枪一看就珍藏了很久,有些老化,都锈迹斑斑了。如果谁有这么一把枪,或者有更多其它的照片,希望能劳驾跟我联系。
     
    Metaldudu,我想,至少在这一天,每个人都应该做回孩子。:)
     
    纤薄mm,砸扁的啤酒瓶盖,我们一般是将边缘弄成锯齿状,中间穿一根粗而长的麻纺线。玩的时候双手拉着线的两端,向外猛甩几圈,然后迅速伸缩有致地往复拉动,啤酒瓶盖就会像电锯一样转动起来,无坚不摧。
     
    小藤 mm,原来你就是那个被炸了一脸的小孩啊。。我找你找得好苦。。
     
    P.S.每当我试图描述小时候这些玩意儿,就会发现自己的语言有多苍白和贫乏。:cry:

    • 闹小藤
    • 2005年06月03日 4:47下午

    大头的童年真是让我叹为观止,闹小藤只玩过一次最刻骨铭心的。。。。二踢脚,其余时间都乖乖在家里看少儿画报呢。 象大头这般聪明绝顶,又有点偏执顽劣的孩子,真让小藤姐姐喜欢的紧。

  8. 这是属于我们的童年。

    我们以前的和以后的孩子都不会有的童年。只属于我们。

  9. 哈,怎么你的童年和我一样啊,你说的我都玩过了,用火柴枪把青蛙变成刺猬,我邻居还被我一枪在脸上插了一根火柴棍,就是筷子枪我没玩过,不知道站长什么时候做一个放上来看看,哈哈!你说的紫林子,我们仙居方言叫:乌饭,山金杏,八八乌等!野草莓有三种,都是长刺上的,我们叫:格格公,浙江这边一般叫:妙子!是吧?

    • sylvie
    • 2005年06月04日 3:35下午

    我现在忏悔一下行吗,小时侯和老弟把一整罐头瓶鲜活蚂蚱,先水冲,再把麦乳精罐烧热油煎了它们,吃掉。虽是童年旧事,也太残忍了。俺要忏悔一下。

  10. 大头真可怜,桑叶、桑葚都要拿鸡蛋换,幸好偶家有一大片桑树,可以自给自足。蚕是顶顶娇贵的东西,帮老妈伺候蚕时,总是会提醒我要看清楚桑叶上是否有脏东西,蚕吃了脏桑叶会死掉,被苍蝇亲密接触一下也会死掉,真是娇贵。蚕蛹绝对是美食,哈哈,想着就流哈喇子。
    不知道你玩过桔子皮枪没有,就是利用废旧的圆珠笔芯(当然新的也是可以的),弄干净里面的油墨,在一头大约0。5-1Cm处用牙齿咬一个环出来,另一头则在桔子皮(冬瓜皮亦可)穿过,然后用自行车轮的铁棒(糟糕,忘记叫什么了),把圆珠笔芯里的桔子皮往另一头推,利用气压挤压出来,打在肉上绝对够疼。
    To 小麦:那个就是妙子吧(谐音),不过大头比我勇敢,我纵横江湖数十年,蛇妙却是始终没敢吃的。
    感谢大头,让我重温了一次难忘的童年。哈哈

    • taooo
    • 2005年06月05日 6:11下午

    怎么觉得八十年代的游戏和七十年代的差不多啊

  11. TO:大头:
    小弟把你的这篇文章发表在我的BLOG上,上面注明出处,请检验,如果有问题请给我留言哦!
    TO:各位
    小弟BLOG刚建的,想借大头的风水宝地与大家交交朋友,欢迎各位光临寒BLOG,希望跟大家做些链接!

  12. 大头:呵呵,大头还真流行呀,啥时候俺也大头一把。有时间加我QQ就知道另一位大头了:87593:)
    俺好象曾经加过你的MSN,去年在你的另一个站点,但老不见你,都忘记你的帐号了。

    • 古木
    • 2005年06月08日 9:33上午

    紫林子:从来不知道它叫什么,但是看了叙述知道就是了。

    蛇莓:从来没有吃过。现在生活的地方已经没有了T_T

    好孩子当不得!!!!!

    • neo
    • 2005年06月29日 9:29下午

    紫林子,蛇莓,我想问,这是你亲自写的吗?

    有很多人绝对不知道的。很巧,这些我家乡都有。

    准确点说,紫林子 的音 更像 zi(我们把 刺ci 读成zi)梨子。
    蛇霉 ~~~~~ 蛇per 这和草莓的差距还是有点远的,不过都那么红。

    我是四川的,我们那一带属于 川中

    大家有兴趣可以继续讨论~~呵呵,心里面好激动

  13. 呵呵

    俺是刚好挤进90年代的小P孩,诶,真的只有你们这一代有这些好玩的东西呢,现在的城市小朋友基本上都是像偶这样子天天泡在网上了。

  14. 好久没有人提到这些东西了,感谢大头!
    我很久才能来一次的,你每次都能给我一个惊喜!!!!

    • 小木虫
    • 2006年01月22日 1:19上午

    :smile:好久没有人提到这些东西了,感谢大家!我在凌晨1:55上网,只为今夜忽然想起大家说的竹偶。[不知道是哪个天才儿童发明的。削八段竹子,分别作为头、左右手(各两个)、身子、左右腿(各两个),竹节全部钻孔,用丝线串起来,然后丝线由脚底伸出,并穿过在脚底作为支撑面的纽扣。说起来简单,穿线这个过程非常之繁复,需要动用牙齿、小拇指、缝衣针等高科技手段才能完成。玩的时候,把从纽扣眼穿出来的丝线从课桌桌面的缝里塞进去,双手在抽屉里抓着这线,用力绷紧,就可以任意操纵这个竹偶小人在桌面的动作了。我的同桌做竹偶做得非常好,我却一直没能学会。]我是71年生人,新疆和田人,不知道大家小时侯,在说一件自己十分肯定的事时,最后要加上一句话:“毛主席保证!”这是属于我们的童年。是的,这是属于我们的童年。毛主席保证!

    • 小木虫
    • 2006年01月22日 1:26上午

    :smile:不好意思,[不知道大家小时侯,在说一件自己十分肯定的事时,最后要加上一句话:“毛主席保证!”]这句话没写清楚。我想说的是:不知道大家小时侯,是不是:也有同样的说法;在说一件自己十分肯定的事时,最后要加上一句话:“毛主席保证!”?

    • 匿名
    • 2006年04月08日 1:53下午

    链条枪的制作过程能不能详细点

    大头回复(2006-04-08 14:42):接近二十年前的东西了,已经记不大分明。况且,我在最后也说了,每当试图描述小时候的这些玩意儿,就会发现自己的语言有多苍白和贫乏。

    • 简小姐
    • 2006年04月25日 1:09下午

    实在是太过瘾啦!这些全是我们小时侯的经历;真想找回童年的点点滴滴呀!每当跟朋友聊起童年时光;语言就特多.侃侃而谈,开心得不得了.:shout:

    • 小头
    • 2006年05月26日 10:33上午

    小时候的淘气都用在对付上学这件事上了
    只是六一学校有晚会mm我曾经是主力

    • ian
    • 2006年07月07日 10:12下午

    紫林子,蛇莓,我想问,这是你亲自写的吗?

    有很多人绝对不知道的。很巧,这些我家乡都有。

    准确点说,紫林子 的音 更像 zi(我们把 刺ci 读成zi)梨子。
    蛇霉 ~~~~~ 蛇per 这和草莓的差距还是有点远的,不过都那么红。

    我是四川的,我们那一带属于 川中

    大家有兴趣可以继续讨论~~呵呵,心里面好激动

    这种东西我家也有,黑的那种叫我们那里叫”端午pao”,因一般端午节前后盛产.味道要好于一种红色的pao–那种红色的,我疑心就是在鲁迅的里提到的覆盆子,这两种都是小灌木,很多刺,要想摘,被刺是难免的.蛇pao味道太淡,虽然大人也说是蛇会舔的,呵,小孩子总是好奇要尝得

    大头回复(2006-07-07 23:56):当然是我自己写的。

    • qiu
    • 2006年08月28日 3:10下午

    有感觉,太熟悉了

  15. 呵呵,共同的记忆。我这也写了一些,有空过来看。

    • 福娃迎迎
    • 2007年01月06日 6:13下午

    美好的童年回忆,真棒!

    • aken
    • 2007年05月19日 12:40下午

    我看到淘宝网玩具-民间玩具里有链条枪卖

    • KIDULT
    • 2007年06月01日 2:23下午

     “所有三十八岁以下的女同志、十二岁以下的男同志,节日快乐。”因为这句话,都快要掉眼泪了~

  16. 太经典了,但因地域不同.很多都没玩过.

    • 张晖
    • 2007年06月10日 9:43下午

    \很不错嘛,有水平1要是我,哎,写不出来呀

    • 过路人!
    • 2007年06月23日 3:27下午

    能找到这个 真的很高兴啊!
    没想到居然有人把我们小时候的东西都写出来了啊.
    虽然我迟到了两年.
    以前玩过的还有:抓石子,做箭弓,跳房子,用那种小竹子把没成熟的松树 的松子插在上面,然后甩出去,看谁甩得远.跑到 河滩上去烧东西吃………………………
    好多啊。

    • 寒塘
    • 2007年07月20日 3:57下午

    还有长满了刺的枝条条,剥了皮可以嚼着吃的,甜甜酸酸的;前年高考前夕,正是桑葚多的时候,班里几乎一小堆人就买两斤的,在晚上自习的时候我就倒一堆在桌上慢慢吃,把我的政治书地理书画的紫悠悠的一片,还把它当是印象画…

    • nu
    • 2007年08月12日 4:45下午

    你居然养蝉蛹是用来吃的呀。

    • 小大头
    • 2008年03月26日 11:42上午

    我也被大家叫大头,所以在你面前我就叫小大头吧,看到你说的那么多事,真的是童年的美好回忆啊,像那个蛇泡,我们那叫蛇草莓,呵呵,还那个火柴枪,太有意思了那时候!

    • 的啊啊
    • 2008年10月15日 11:45上午

    火柴枪 里的火柴不是安全火柴把 现在的安全火柴不响

    • Eden
    • 2008年12月11日 2:37下午

    想写关于火柴枪的文章找到这,勾起了很多回忆。

    • 2011年03月25日 5:31下午

    真是有意思的回忆呀,仿佛又回到了童年,美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