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电了

  像每一个无所事事的周末一样,我形容猥琐地窝在电脑前,漫无目的却又急不可耐地等待时间过去。5℃的冰箱空空如也,饮水机独自在暗中使劲地加热、保温、加热、保温。隔壁终日不休的卡拉扬顽强地钻过门缝和阳台,跟我的John Richardson倒也有些相映成趣。

  可是那么一瞬间,这一切仿佛被诅咒似的,全都消失了。四下安静得有些悚人,然而这样的悄无声息里,习惯喧嚣的我却反而什么也听不见,看不见,直到瞳孔渐渐扩张,视网膜神经细胞渐渐适应了黑暗,我知道,停电了。
  
  我相信这场意外会很快结束。我想我可以利用这点时间,焚香沐浴,沉默地等待十点整的国际米兰。

  于是一直到扒光衣物之后我才发现,因为没有电,水也奄奄一息了。就着比童子尿还纤细的水,我洗了今年以来最认真的一个澡。大学时候,有一段学校的供水系统正在调整,不太畅顺,莲蓬头又少,常常需要两三个精赤条条的青年男子分享涓涓细流。一个在冲脑袋,其余人等就得利用时间差到一旁猛打肥皂(不是飞机)。然而就是在这样的恶劣社交条件下,我们仍然能够顽强地彼此结识,互借洗发水和内裤,并诞生了大量水房歌手。念及此节,心下和身上竟没来由地有了些暖意。

  离开浴室,房里还是漆黑的。就寻了两支手电,藉着两块光晕读起王小波来。老书重温,仿佛与故友叙旧,分外自在。绿毛水怪,地久天长,上次看的时候还是三年前,也是在手电光里。多么美好的三年前,多么美好的地久天长。邢红虽然最后终于死去,却没有给这个故事增加太多让我难过的黯色,那样的年岁里,书页间竟都是绿的山水,笑的容颜,美妙的感情。许多人觉得此篇笔触朴素而沉痛,我却觉得文字里都洋溢着简陋但是纯洁的美好,想来小波也愿意让我们更多看到那样的境况下人们生存的力量吧。

  没有电的夜晚,时间仿佛也走得慢了。我以为一个晚上都过去了,没想到只过去一个小时。看上去只有我们这个小区停电,于是就拉开平日常常遮着的窗帘,几十米外就是灯火通明。闭了手电,枕了手躺在床上,被中已经很温暖了。楼旁桌球城的霓虹斜射入来,在我的书柜上闪烁不已。黑暗中的天花板有种神奇的魔力,叫你忍不住一直看着它。脑中什么也不曾想起,什么也不用想起,只觉得无限满足。

  没有电的夜晚是老天给我的惊喜。终于不再有该死的电脑,让我对一切浅尝辄止,手忙脚乱而一无所获,在每一个深夜迟迟入睡并悔恨不已。这样好的夜晚,我想,要是再能看到一些星星,那可太完美了。

[John Richardson – Song Of The Earth]  [MP3下载]

    • Sue
    • 2005年03月07日 8:32上午

    哇,真不愧是叔叔捏,连停电都那么从容那么浪漫!

    • Sue
    • 2005年03月07日 8:36上午

    叔叔的网站更新了真好,不然老半天才能看到一篇,如果多点两下就over了,呜呜。赶紧多说两句话,老久没见到叔叔了,念得紧!^_^

    • 爱必离吾
    • 2005年03月07日 10:19上午

    风雨之后是彩虹 在煎熬之后看到一场胜利也是值得的哦
    昨天晚上的比赛还是很有看头的
    阿德浴血奋战的情景 使我想到了02年泪流满面的R9 无论他们明天在那里 我们都应该记住他们曾经为国米做过的一切

    • mrong
    • 2005年03月08日 12:09上午

    少垫一床垫絮,来重温学校的硬板床

  1. 我学校里的床铺的可比家里的还软:xixi:

  2. 老王的文章,我也极爱绿毛水怪那篇~:smile:

    • fly
    • 2005年03月08日 1:33下午

    大头大头,又见大头的文字
    简陋中的平实和温暖…
    :xixi:

  3. 答自称小胖但不是小胖子的Sue:这几句叔叔叫得我老泪纵横啊,想起来我们一起度过的那么多美好夜晚。。。

    答宽容伟大的爱必离吾:我当初正是因为罗胖子才更多接近蓝黑色的。愈了解,愈热爱,乃至今日。

    答家庭主妇mrong:报告,我是南方人,不兴垫絮。几年大学都是一张草席过寒暑。现在,也是一弹簧床(文学名:席梦思)足以。。。

    答生活腐化分子orang2e:你这是让我表扬你懂得生活呢,还是让我批评咱妈不懂照顾你?:sad:

    答绿毛水怪爱好者核桃:就是太短了。。不过瘾。。。

    答年轻的老主顾fly:谢谢你对我堆砌的那么多辞藻熟视无睹。。。。:cry:

    • Sue
    • 2005年03月08日 3:01下午

    :cry:呜呜,是啊,叔叔,你不说我都不敢回首往事了。。。
    其实我本来想说:这样好的夜晚,我想,要是再能看到小胖,那可太完美了。。。:smile:

    • fuo
    • 2005年03月08日 3:50下午

    “答家庭主妇mrong:报告,我是南方人,不兴垫絮。几年大学都是一张草席过寒暑。现在,也是一弹簧床(文学名:席梦思)足以。。。”
    谁说南方人不兴垫絮?我也是南方人哪,从小到大都垫着哩:lol:

    • 爱必离吾
    • 2005年03月08日 6:11下午

    我也一样啊 因为R9喜欢上了国米 R9走了 国米却永远留下来了啊

    • 2005年03月08日 7:57下午

    音乐很棒!开着这个页面听了很久。
    陷入冥想状态中……

    • yoyo
    • 2005年03月09日 8:11下午

    老友来访,:cry:

  4. 答老友yoyo:这么念后三个字,好象是个结巴。。。另,主机打探好了么?

    答冥想症患者:当然要听很久,因为歌长26分钟。。。

    答罗尼爱好者爱必离吾:R9和国米的关系,有些像你的名字。

    答自称南方人的fuo:那是因为你还不够南。。。

    答希望被看到的小胖(没有子):今夜子时,不见不散白不散。。。

    • jing
    • 2005年03月10日 2:02下午

    哈哈,大头小时候真可爱,害羞的小弟弟,呵呵。和现在呈现的景象完全不同。呵呵:heng:

  5. What’s the lyrics?

    • fly
    • 2005年03月10日 6:14下午

    小波啊小波,有个朋友说他第一次看小波的书是当黄色小说来看的… 大头看如何?

  6. 短?就爱看短篇~哈~

  7. 每天临睡前都要告诉自己从明天起要早睡早起,可是第二天依然是夜半入睡,终日对着电脑无所事事。我可以没有星星,只要能够捧着一本书在台灯里暖暖地入睡,那就好了。

  8. 大头兄真是浪漫的好青年!
    我见犹怜哪!

    • redhairann
    • 2005年03月13日 10:59下午

    我想在五一节的时候,到深圳请你当向导.

    现在就申请,不知道会不会太晚了?:sad:

    • wxwswcg
    • 2005年03月14日 10:50上午

    我要申请厦门的

  9. 答即将被我拐卖的 redhairann:没有问题,如果我五一还在深圳的话。

    答同样即将被我拐卖的 wxwswcg:没有问题,如果我五一还回厦门的话。

    答我以为取向一直正常的 maomy:应该是我见犹吐才符合你我的风格。

    答晚睡强迫症患者 纤薄:没有什么事能比你自己的身体发肤重要,尤其是在电脑前。:smile:

    答短篇小说爱好者 核桃姑娘:聪明如王小波的作者,他的文字无论多长我们都不会失望,所以,我希望愈长愈好。

    答困惑于小波的情色描写的 fly:王小波说,“我的书也有可能被一个十六岁少年当作性快感唤起的工具”。只要不是仅仅把他的书用作此道,我看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世界就是这么怪,真实的东西反而要被千方百计地遮遮掩掩。我喜欢真实,尤其是,看了让我血脉贲张的东西。:afraid: 如果因此有什么后果,那不是书的错,是我们自己。

    答土著语爱好者 Zhang Liping:歌词我恐怕没法翻译给你,但是我给出了歌的介绍和下载地址。

    答婴幼儿爱好者 jing:谢谢你对我的童年的精准解读。事实上,一直到今天我也还是可爱和害羞的。:lol:

    ————另外:如果你分不清我分别是给谁回的话,可以直接点我的回复中的人名。比如jing。在没有更换这种回复方式之前,都将如此。

    • jing
    • 2005年03月14日 6:49下午

    呵呵,有意思。大头现在是在哪个城市啊?我来了这么久还没清楚的知道这一点。

    • TINSCORE
    • 2005年03月14日 11:25下午

    恩,大头,一阵翻江倒海后,我现况终于步入正常.
    歌很好听

    • fuo
    • 2005年03月24日 4:38下午

    jing 有言道: 2005-3-14 @ 18:49:45
    呵呵,有意思。大头现在是在哪个城市啊?我来了这么久还没清楚的知道这一点。
    ——————————————哈哈.连我都知道,大头在深圳啊,厦门好象是老家…?哈哈,是有意思,我最近也是厦门深圳两头跑,还在深南大道旁45楼忙活一天有余…:heng:

    • huzi
    • 2005年03月27日 8:39上午

    生活是美丽的,这要求人类是执着和上进的。无病呻吟和夸夸其谈只会被历史的车轮碾在地下。

    • jing
    • 2005年05月07日 1:41下午

    谢谢fuo:smile:

    • 微凉
    • 2009年08月22日 6:55下午

    你的停电突然点亮儿童是在偏远小村的记忆,那时有电才属偶然,一家四口围成一桌,长年累月的吃着妈妈亲手做的烛光晚餐,有次和小弟弟发生争执,眉角至今还留着烛火留下的伤巴!为我这长简陋的脸,凭添了几份生气!
    谢谢大头!

  1. 尚无通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