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长短句 ’ 标签归档

晚安,厦大

海那里轻轻地摇

  其实,这个页面原来应该是“小白,嫁给大头吧”。由于我无能为力的技术原因,“小白,嫁给大头吧”已转至此处。不好意思。:)

山那里静静地老
这是两点零五分的厦大
这是我的两点零五分的厦大

晚安,厦大
晚安,厦大

晚安,淡呀淡的白城月光
晚安,近的远的渔火和懒洋洋的潮声
晚安,环岛路上的夜风穿过黑黢黢的谁的梦境
晚安,不会说话的湖里山

晚安,上弦场
晚安,球门,以及孤零零的旗杆
晚安,军训时候落在地里的那滴汗珠
晚安,单杠双杠和引体向上

» 浏览全文 »»»»»»

那是清晨,也许甘甜

那是清晨,也许甘甜
也许是一只鹛鸟停落我的窗前
韶光短促并且轻盈
站立宛如一位不安的处女

亲爱的,我须得何种幸运
才能恰在此时
带着你的名字悄然醒来
阳光宁静,也许甘甜
 
» 浏览全文 »»»»»»

窗外的蜗牛

  你高兴的叹了口气
  一如晨曦 洒落在寂寂的杨树林里
  呵 这个属于上帝的清早
  连他自己看了也觉得新奇

  我已经忘记到底在哪一株白杨树上
  写下这一瞬最可愉悦的低语
  我愿它竟然能抚慰某个陌生的面孔 就像
  整个天空的绽放缘自一枚星星的升起
  
  当然

  夏天 应该有热烈的诗句
  最好有会唱歌的风
  有几只初蝉
  问我它们的名字

  那么 这一行写给你
  请把那个忧伤的袋子给我
  我想做你窗外的蜗牛 
  呆呆的听 你无可描摹的梦呓

这样好的夜晚

我看见黑色的光在林丛间歌唱
它们说 它们说
这样好的夜晚
美得想让人去死

下一秒有昙花欲绽
或者下一百年

什么样的花儿都能开放
这世界真有意思

我看见柔软的风在山谷间流淌
它们说 它们说
这样好的夜晚
美得想让人去死

下一秒有良人将散
或者下一百年

什么样的故事都能破产
这世界真他妈有意思
只是 下一秒或者下一百年
又有什么分别

这样好的夜晚
的确美得想让人去死
而你们 花儿们
居然也敢开得无比贞洁

致米斯埃克斯

亲爱的 我的院子里早已为你做好了一张小板凳
等你拉着我 高兴地坐下
用你透明的小指头 指给我看
阳光打在地上
阳光打在脸上

亲爱的姑娘
我得捉住你的手心(它那么柔软)
写下世上最热烈的音符
我要你一摊开手来
就看得到它们跳舞

亲爱的 亲爱的姑娘
我无须掩饰我有一双为你流泪的眼睛
尽管我们从未相遇
我仍记得你拨开林子里碎碎的阳光
记得你站在我的面前 笑盈盈的模样

亲爱的姑娘 你甚至还没有学会忧伤
你的低低的小脑袋
她不说话 轻轻抵在我的胸膛
缓 缓 起 伏
一时间 我便有这许多说不出的喜欢

姑娘 亲爱的姑娘
请挽起你的长长的黑头发
一支野桃花穿过发簪
你来 你来
你只来唱出我为你埋藏已久的最好的阳光

渔樵问答

渔 渔 渔
一竿一棹一扁舟
一钓清风
换作一壶酒
   » 浏览全文 »»»»»»

城市有色 之 灰

因为拥挤
人们发明了错时上班
我想 等人再多一些 就可以
错时吃饭 错时做爱

» 浏览全文 »»»»»»

2271次列车的乘客请抓紧时间检票上车

我的列车刺破山峦
目光淹没田埂、耕牛和计划生育标语
人们一路抛洒粪便和易拉罐
抛洒乡愁
直到下一个站口 锁闭卫生间

车厢里弥漫着红烧牛肉面和萨克斯风
车窗下 一个年青的铁道工
循着老铁轨 缓缓踱步
我认真地对漂亮的女乘务员说
真 是 浪 漫 呀

夸父和李白

若我驭烈风以追日
请八万里长空举云写我绝尘足步

若我倚长歌而扶摇
请九千尺仞壁飞瀑洗我喑浊嘶声
  
» 浏览全文 »»»»»»

在秋天 在我的烟花江边

在秋天 在我的烟花江边
在秋天像一只忧郁的蝙蝠孤独地划过黄昏的烟花江边
在秋风起的时候她是一片轻瘦的落叶贴在我的胸膛
在清秋薄暮,在秋水阑珊
在秋水阑珊悠悠去
去他乡

在秋天 在我的烟花江边
在满岸荻花,紫的衣裳
在一丘枫林红了谁的眼眶
在久远了秋天的我的烟花江边
写满了我们的美好愿望
在我们纷纷遗忘的时候它还跟从前一样

» 浏览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