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 行 者 』 ’ 分类归档

今夜,我们用双脚丈量深圳

2006年深圳百公里磨坊驴行活动·大头分站赛
 
  在收到靳老师的短信之前,这本来应该是一个百无聊赖的夜晚。“去不去暴走?”读完只有五个字的短信,我的心中啪的一声,像是折断了一根筷子。
  这个夜晚有救了。  

  暴走深圳这件事,其实只是我和靳老师一周前无意间说起的愿望。我们的想法是找一个没有睡意的夜晚,像野鬼一样去这个城市里行走游荡,无所谓终点,也不在乎方向。然而所谓光阴似箭,真的一点也不错,因为才一转眼我们便已经站在了北大医院门前。这是三月三日,夜里十点三十分。

  出于对深圳治安的不信任,我只在身上放了些钱,还有手电和地图。本打算揣上那柄从新疆带回来的英吉沙刀,想起胡家刀法已经生疏很久,只好作罢。靳老师则更加彻底,除了家门钥匙什么也没带,两手往衣兜里一插,就屁颠颠跟我上了路。

   » 浏览全文 »»»»»»

西行漫记(一):这是我看到的十分之一

新疆照片

  尽管很早就已经在酝酿,但是因为休假时间迟迟未能确定,这次西游还是在手忙脚乱中开始的。八天,几千公里,有些累,今天才缓过劲来。

  老习惯,先整理一些照片吧。喀纳斯湖 – 白哈巴村 – 塞里木湖 – 那拉提草原 – 吐鲁番,基本上是它们的排列顺序。事实上,这只是我看到的十分之一,甚至更少。此外,因为液晶显示器的原因,可能明暗和色彩会有偏差。

  所以,说到底,你能依靠的,只会是你自己的眼睛和脚底板。

   » 浏览全文 »»»»»»

离开,是为了回来

  所以,我买了十五号上午十点的机票。

  我应该会在下午三点抵达乌鲁木齐,然后,在八月十五的那拉提,晒一场当时的月亮。

  中秋快乐。八天后见。

  {更新}:因为可以通过WAP连上这儿,我决定接下来都在这则日志的留言里简单记录整个行踪——只要手机有信号。也算是实践一次移动日志吧。
  ——大头,九月十六日凌晨于布尔津县
  
   » 浏览全文 »»»»»»

每一个脚印都有被记载的理由

  终于得空为一个多月前的行止作些简陋的记录。有时候打开行者这个目录,几年来的停停走走都在,好像十几年前用圆珠笔在地图上标记自己的足迹一样,重读或者重看,总能体会到一些浅薄的成就感。也许正因为如此,尽管这些书写和影像都很是粗糙,我竟然也坚持了下来。这就够了。
  
  川行五日,计划中的去处太多,之间的路途也远,许多时间都在大巴里过去了。加上舟车劳顿,颠簸中一不小心就会昏睡过去,整个行程在我的记忆里也因此而显得断断续续起来。  

    一、粉子出没,注意!

  离开巨大的双流机场,我们的大巴终于顺利入侵成都。正是放学放工的时间,只觉得满街白花花的,晃得睁不开眼来。车厢内登时啧啧有声,幸福的叹息此起彼伏。“哇,那姑娘真白!”“那里那里,公交车站里那两个,怎么那么白啊!”

  擦掉嘴角的口水,我的目光穿越脂粉和超短裙,温柔地望着人行横道上那个穿着背心的老头,缓缓的道:这老东西,真白。

    二、成都,今夜请将我丢在大排档

   » 浏览全文 »»»»»»

无心川行

四川掠影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不再有类似“希望能去某地”这样的愿望。

   » 浏览全文 »»»»»»

我们为什么要到远方去

  我的偶像萝卜女士,在谈到她为什么热爱户外时谦虚地说,她觉得自己对于这个世界是个多余的人,并且这个想法深深存在于她骨子里。“但是在户外,我发现我不会去思考这个问题,让我心里轻松很多。我站在山野里的时候,觉得自己的存在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没有什么需要否定或者肯定的。”

  在即将离开深圳的前夜,我也想问问自己,为什么要远行。

  六月,也是在广州,我的另一个偶像无赖女士曾经在天河北的麦当劳里问我这个问题。当时我厚着脸皮说,人们生活在自己熟悉的状态里,年复一年,触角和感知能力大多被一成不变的环境消磨得粗糙和迟钝了。我们闭着眼睛也能回到家;对身边美好的东西习以为常,无动于衷;我们甚至觉得人生就是这样了。这真叫人灰心。
  只有在陌生的远方,一切都是新鲜的和不确定的,蒙尘的触角才会重新兴奋起来,让我们好奇,更加敏感,继而发现打动你的东西,发现美好,觉得还有无限可能,然后我们纷纷回到原处,渐渐重又粗糙和迟钝,于是等待再一次出发。这或者是行走最大的诱惑所在。

  不过今天细想起来,应该还是会有这样一些人,他们即使老死在一个地方,也能始终保持一颗敏感而柔软的心,可以感知庸常生活里的美好,并不断得到新的乐趣。我承认我非常嫉妒他们——靠,省了多少路费啊。
  对这样境界的人,普鲁斯特老师有一句话说得好:真正探索的旅程,并不是去看新的地方,而是用新的眼光。

   » 浏览全文 »»»»»»

三亚游记之三:海底烟花特别多

fei梦想中的三亚
 
  呆了一天,已经产生了当地人手一柄砍刀的幻觉,似乎时时都有可能挨上一刀。强忍着午餐又被痛宰的巨大悲伤,椰青喝过,我们伤痕累累地爬出饭馆,对前来营救的司机含泪说出了最后一个愿望:去……去……蜈支洲岛

  赶到码头,已经是最后一班船。马达开动,我二话不说便占领了甲板。可能因为人少,船飞一般破浪而去。离岸远了,极目都是波澜不兴,蓝盈盈的海面光芒闪烁,没有一点瑕疵。我紧握船舷,站得像个船长,甲板起伏,感觉得到身体正在和自己的船一起奔跑。
  耳旁有人大叫,看哪,鱼在飞!内地来的吧,我冷冷一笑,心里很瞧不起他们。不想我的一个伙伴也大惊小怪地跑了过来,说,那么多飞鱼!我叹了口气,心里充满了不为人知的寂寞,悲怆的眼神望向海的远方……靠,哪里来的这么多会飞的鱼,吓我一跳!

  航程并不算短,是我希望的。阳光很好,海风很好,这个世界很好。

  驶近蜈支洲岛,海水渐由深邃的幽蓝褪淡成清澈的碧蓝。岸旁几十米,一眼望到海底,都是清新透澈,海草曼妙绵长,艳丽的热带鱼穿梭珊瑚丛中,都若无所依,那样冰凉清洌的感觉,非笔墨可以形容。
  刚一下船,我便瞠目结舌。作为一名船长,让我呆住的当然不是这样的海水,而是海滩上若隐若现的姑娘。

   » 浏览全文 »»»»»»

三亚游记之二:天之涯海之角

海边的排球网
  一宿无梦。约摸十点睁开豆大小眼,照例想了许久才明白自己身在何处。

  挣扎起来爬至阳台,望出海去。阳光普照之下,群山环抱的整个亚龙湾都在眼底。绵延到天际的宽广海面,近前碧绿,远处幽蓝,波澜不兴,却仿佛可以容下世间最浩淼的江山岁月。几只快艇飞驰其间,得意地划出几道悠长水纹。这时候的诺大沙滩上只有寥寥几人,海阔天空,无时不可行止,无处不是去处,真有说不出的无边自在。
  
   » 浏览全文 »»»»»»

三亚游记之一:老虎鱼和社会不公

  我总以为,有一天我会摇一叶舟去海南。眼见风帆升起,船头缓缓离开岸际,我应该会想起东坡先生当年在此拜过征南二将军,惶惶然渡往彼岛;饶他豪气干云,也以为自己垂老投荒,无复生还之望。我虽生而粗鄙,却可以只管大睡,醒时痛骂琼州海峡太窄,春梦太短,不亦快哉。

  所以当我走出夜里十点的凤凰国际机场,心下就不免有些爽然若失。过去的一个小时,我只是从一个登机口进去,出来,中间打了个盹,撒了泡尿,这就到了海南,这么敷衍怎能算是到了海南。

   » 浏览全文 »»»»»»

在蜈支洲岛和亚龙湾

去三亚  我刚从夏天回来。夏天的名字叫做三亚,那里蓝天白云,椰林树影,水清沙幼……是我和麦兜梦想中的海角天涯。

  呆了两天。累了一直睡到亚龙湾的潮起了又落,饿了去大排档熬老虎鱼粥来喝,渴了路边砍个椰子一口吮干,无聊就摸上快艇去蜈支洲岛潜水——决定了,过几天我要去三亚买个岛。然后死在上面。
 
   » 浏览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