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标签归档

两栖动物

  二十九岁的第一个黄昏,我终于成为一枚两栖动物。没有仪式,却恍如重生。

  我当然还记得过去的这么多年,我总是身着上好的四角泳裤、彩布泳帽,还有三百度近视泳镜,却只能猫在浅水区里,把头钻进水中,目睹小鬼们在我眼前穿来穿去,滑不留手。现在想来,那水里多半常备童子尿。

  应该不是童年阴影的关系,尽管十七年前我确实曾在家乡的水库里几乎溺毙。不止一个朋友教过我不止一种泳姿。可每次离开他们,我就像一只落水的秤砣。后来知道憋气可以浮在水面,就常常屏住呼吸手忙脚乱地划,两米。我觉得在水里的我完全不是我,笨拙、无能、可笑之极。
  
  前几天去买泳裤的时候,我甚至看上了一个黄色的小鸭子游泳圈。

  就是这样一个我,却在今天,凭借偷听身边一个业余泳者的两句话,成功涅磐。他说,蹬腿的时候,手是直的;双手向后划水的时候,腿是直的。

  就是这么简单。我试着照他的话去做,划水两次之后,竟然顺利完成了第一次换气。接着是第二次,第三次。为什么之前那些人都不告诉我,手脚不能一起动作?回头看看我生平第一次游过的五米,满心欢喜。

  我这才觉得我在这透明的世界里,是真的自由了。

  继正月里学会麻将并完成自摸豪华七小对之后,我又在二十九岁的第一天拥有了一样全新功能。感谢梅林水库游泳康乐园。感谢空有一身泳技却爱莫能助的小白。感谢我的肚腩,你是我的小鸭子游泳圈。

  感谢党。感谢你让我用不了饭否、豆瓣,以致我不得不在这里,写下我本来可以在一句话里结束的聒噪。

如何成为一名受人欢迎的顾客

    [跟朋友去必胜客]
  
  侍应生:欢迎光临必胜客,请问贵姓?
  我:哦,免贵姓王……他姓张,他姓董,她姓宋……
  侍应生:……
  
  我:要个田园风光批萨吧……嗯……来个厚的还是薄的好呢……
  侍应生:不好意思,王先生,田园风光只有厚的。:)
  我:那就来个厚的好了。
  
     » 浏览全文 »»»»»»

不爱世界杯之四:一封罗纳尔多的来信


大头:
  见信如晤。算起来离开马德里已经有一个月了,每当长夜来临,总觉得有些寂寞。还好前两天我跟你们家阿德和塞萨尔去德国的夜店考察了一下,这才感觉好一点。那儿别的都还不错,唯一的遗憾就是德国姑娘居然比我还胖。

  今天的比赛你看了吧,是不是有些失望?刚才我看了一下媒体的评论,都说我已经不行了。靠,作为一个胖子,既要照顾球迷感受,又要配合庄家,我容易吗我。至于我到底行不行,下一场你们就知道了。

  时间过得真快。八年前全世界都目睹苏珊娜在看台上看我踢球,这次她可能还在看台上,可是看的已经是塞萨尔不是我了。虽然有些唏嘘,但我还是祝她幸福吧。对了,最近兄弟我又有了一个新女朋友,也是模特,叫奥莉维拉,下次发张她的照片给你看看。赫赫。奥莉维拉什么都好,就是对我的要求太高,不但每天都要交公粮,还要求这次我必须进三个球以上,打破穆勒的世界杯总进球纪录。唉,做男人真难!只能说尽力吧。

  为了完成奥莉维拉的任务,最近训练得有点狠。前两天我发现我又可以站着看到自己的脚趾了,哈哈,瘦了的感觉真好。

   » 浏览全文 »»»»»»

如花私密生活独家首度披露 清凉出镜坦言露点已成习惯(图)


  如花来到我家有两个月了。打这些字的时候,我低头看了看正蜷在脚边呼呼怒睡的它,感觉却像是已经过去很久。

  对于刚刚四个月大的如花来说,可能确实是很久。从狗贩子手里抱回我家的时候,它还不到五斤,眼睛肿作一团,连条缝都很难找到。因为恐惧,它在我的怀里有些颤栗,小小的心脏怦怦乱撞。放在地上,脚软软的,瑟瑟发抖,似乎一只蚂蚁也能伸腿把它绊个狗啃屎。可是现在,它奋不顾身地长到了十六斤,我已经很久没能抱着它去哪儿了。它成天在我们这栋楼里上窜下跳,肆无忌惮地把狗屎播撒在楼道的每一个角落。更叫人难以置信的是,它,它,它竟然还拥有了一双跟那张脸极不相称的水汪汪的大眼睛!
 
   » 浏览全文 »»»»»»

如花的狗日子

  王如花昨夜入住我家。

  早上带它在门前晒太阳,懒懒的,很舒服。趁它打盹,偷拍了几张。

» 浏览全文 »»»»»»

西行漫记(二):你在天空飞翔,我在地面游荡

  德波顿老师说,现时的生活正像是缠绕在一起的长长的胶卷,我们的回忆和期待只不过是选择其中的精彩图片。半年后再次想起北疆之行,许多细节都已经淡忘了,许多面孔也开始模糊,留存下来的,真的不过是几幅静止的画面。这实在不能算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
  于是我仍要勉强自己在这个久违的周末写下一些碎片,企图藉此触发更多的记忆,或者至少不要把仅有的这些也丢掉。

  第一天:你在天空飞翔,我在地面游荡

  [飞翔]

  带着上午十点的阳光,我沿40°角的方向从深圳机场向西北起飞。到乌鲁木齐需要五个小时,足够发生和结束好几段感情,我却在机尾找了排空位,可耻地昏睡过去。
  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身上竟然妥贴地盖着一张毛毯,一个深航的姑娘堪堪背身离开,边走还边整理着她的发髻。我心底一惊,赶忙俯身检查自己的裤带,然后松了口气。

   » 浏览全文 »»»»»»

今夜,我们用双脚丈量深圳

2006年深圳百公里磨坊驴行活动·大头分站赛
 
  在收到靳老师的短信之前,这本来应该是一个百无聊赖的夜晚。“去不去暴走?”读完只有五个字的短信,我的心中啪的一声,像是折断了一根筷子。
  这个夜晚有救了。  

  暴走深圳这件事,其实只是我和靳老师一周前无意间说起的愿望。我们的想法是找一个没有睡意的夜晚,像野鬼一样去这个城市里行走游荡,无所谓终点,也不在乎方向。然而所谓光阴似箭,真的一点也不错,因为才一转眼我们便已经站在了北大医院门前。这是三月三日,夜里十点三十分。

  出于对深圳治安的不信任,我只在身上放了些钱,还有手电和地图。本打算揣上那柄从新疆带回来的英吉沙刀,想起胡家刀法已经生疏很久,只好作罢。靳老师则更加彻底,除了家门钥匙什么也没带,两手往衣兜里一插,就屁颠颠跟我上了路。

   » 浏览全文 »»»»»»

阿加西有几个兄弟?

  掌门很久前就邀Dannie和我去惠州腐败,真正成行则是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掌门、小胖(掌门之子,十一岁,热爱K歌)、妹坨(两坨)、懒人、Dannie、有录和我。从Dannie家旁的湘菜馆出发离开深圳的时候,谁也没想到这一去竟然成了珠三角一日游。由深圳而惠州,自惠州返深圳,又从深圳往中山,过中山以抵珠海,最后赶回深圳K歌,凌晨四点才依依不舍挥泪散去。一天两夜,六百多公里,美味、妙人、御温泉,对于我这样的闷骚型自闭症患者来说,这样的周末算得上太丰富了,丰富到我实在没有体力详述一路的有趣和过瘾。

  但是作为小胖的fan,我显然有义务为他此行留下一些记录——  

» 浏览全文 »»»»»»

三亚游记之三:海底烟花特别多

fei梦想中的三亚
 
  呆了一天,已经产生了当地人手一柄砍刀的幻觉,似乎时时都有可能挨上一刀。强忍着午餐又被痛宰的巨大悲伤,椰青喝过,我们伤痕累累地爬出饭馆,对前来营救的司机含泪说出了最后一个愿望:去……去……蜈支洲岛

  赶到码头,已经是最后一班船。马达开动,我二话不说便占领了甲板。可能因为人少,船飞一般破浪而去。离岸远了,极目都是波澜不兴,蓝盈盈的海面光芒闪烁,没有一点瑕疵。我紧握船舷,站得像个船长,甲板起伏,感觉得到身体正在和自己的船一起奔跑。
  耳旁有人大叫,看哪,鱼在飞!内地来的吧,我冷冷一笑,心里很瞧不起他们。不想我的一个伙伴也大惊小怪地跑了过来,说,那么多飞鱼!我叹了口气,心里充满了不为人知的寂寞,悲怆的眼神望向海的远方……靠,哪里来的这么多会飞的鱼,吓我一跳!

  航程并不算短,是我希望的。阳光很好,海风很好,这个世界很好。

  驶近蜈支洲岛,海水渐由深邃的幽蓝褪淡成清澈的碧蓝。岸旁几十米,一眼望到海底,都是清新透澈,海草曼妙绵长,艳丽的热带鱼穿梭珊瑚丛中,都若无所依,那样冰凉清洌的感觉,非笔墨可以形容。
  刚一下船,我便瞠目结舌。作为一名船长,让我呆住的当然不是这样的海水,而是海滩上若隐若现的姑娘。

   » 浏览全文 »»»»»»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即使有着 Eat hot tofu slowly 这样蹩脚的译名,以及粗鄙不堪的海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还是让我甘愿耗去了整个午休时间,并非常配合地从鼻子里笑出声来。

      [一]平民喜感

  故事有些让人难受。三轮车夫刘好和他身边的人们,经历过以及正在经历的情节,无处没有艰难逼仄和痛苦无奈。然而每每在你刚酝酿好同情难过或者其他复杂情绪的时候,冯巩总能在你意想不到的地方抖出他的包袱,叫你毫无防备地乐不可支。印象很深的一处是,李大嘴的姐姐被人甩了,回家趴床上哭。李大嘴正忙着安慰他姐,刘小好却在一旁怂恿他再向姐姐要点钱。李大嘴瞪眼推了他一下说,都什么时候了还要钱?!转身继续安慰他姐:姐,你可千万别难过,啊……姐,我们以后再也不给你添乱了……姐,你兜里还有五十不?

   » 浏览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