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 日 志 』 ’ 分类归档

锻炼体魄,好打日本

毛泽东题词:锻炼体魄,好打日本  大概在三年前的今天,我和从前的女友坐在厦门的2路公车上。那时候2路车还很大但很破旧,是老式的两节车厢搭在一起那种。某站停了之后,上来一个老者,年纪颇大,却不愿接受大家的让座。
  车开了。老人家迳至车厢中央,先说了几句没听大清楚的话,便高声唱起歌来。初开始众人都以为他是病了,听得后来,才听明白是唱的《松花江上》。老者中气十足,加之曲调悲而且愤,车厢之内一时静了。唱罢,他便在最近的一站下了车,想是去往别的车继续。
  九一八,九一八。多少日子便这样过去,多少故事都忘记了,那天的歌声却至今还能记起。

  一百一十年前的九月十七日,那个叫做邓世昌的广东管带说道,“我立志杀敌报国,今死于海,义也,何求生为!”
  当日邓世昌与致远舰同殁于大东沟下,年四十五岁。

  为了七十三年前的九月十八日,今夜九点十八分,我朝上百个城市将警报齐鸣
  秋风吹过深南大道,我沉默地等着,听深圳的声音。

   » 浏览全文 »»»»»»

树洞

 
  大概在两年前,武小比曾经带过路人咖啡馆的留言簿给我看。有奇怪的笔迹,有拙劣的图画,有胡言乱语,有无病呻吟。在我觉得,这些由诸多陌生人一起完成的作品,比任何行为艺术都令人感动。

  后来又看过关于丽江的一些文字。印象最深的便是那儿的咖啡馆里,大多都有胡乱放在桌上的本子,给旅人涂鸦。有时候,单是坐在那儿翻看,便可以很有趣地呆上一天。

  这真是件浪漫的事。

   » 浏览全文 »»»»»»

如何向你的孩子讲述这一切

  尽管灾难发生在别斯兰,但是只要打开电视,我们就能看到雪白的裹尸布,看到流血,看到流泪。这种身临其境的体验让我们愤怒或者恐惧,担忧以及哀伤。

  你当然无法阻止孩子们也看到这一切。当他们数以百计的同龄人纷纷在学校里赤裸着死去,以一种安静而简陋的方式躺在草地上时,你该知道,很快孩子们便会像询问他们是如何诞生的一样,探究这出惨剧的原由。

  “谁、为什么杀死了这些小孩?”“为什么我们不愿意做任何能办到的事情,以拯救那么多人的生命?”“这样的事情会不会也发生在我们学校?如果发生了,我们该怎么办?”诸如此类问题,事实上即使是成年人,往往也想知道答案。解决的途径和问题的答案可能有很多,但是对于孩子,如何准确地向他们讲述这些难以形容的恐怖事件,同时又不至于让他们迷茫或者惶惶不可终日?除了家长,孩子们热爱的电视节目或者其他媒体,更应当承担这部分责任。

   » 浏览全文 »»»»»»

美丽的夜晚有大学宿舍的味道

  周六凌晨,上海男人刘翔裸奔拿到金牌。那一瞬间,本来安静得死一般的小区里,突然有兴奋的吼声从各个角落蹦出来。拉开窗帘,许多房间都亮着灯呢。就也在窗台上声嘶力竭地大叫了几声。一下子便有了回应,嘶声里没有别的,就是痛快二字。这样的夜晚,真有些大学宿舍的味道。

  那一夜,爱作秀的刘翔纵身一跃,登上奖台,呼地一下高举五星红旗,君临天下一般,王顾全场,已经把金牌拿在手上的何振梁委员只好一旁开心的等着。
  那一夜,刘翔的老爸说,我太喜欢他了。

  作为一个陶喆爱好者,我认为刘翔的那首Melody唱得很有味道。

   » 浏览全文 »»»»»»

昨夜又通宵睡觉

           [一]

  从古兰经的角度而言,睡觉和醒来与人在今世死去和后世复活是一个道理。谁说不是这样呢,每一个夜晚我们纷纷失去知觉,仿若消亡;尔后又纷纷睁开豆大的小眼,每个清晨都是新的,每一天都充满无限可能,宛如初生。
  每一天都像一个新的人生。

  是不是可以这样想,此时此刻,人们蒙受的不可告人的苦难,都不应该成为怨怼的理由;人们承担的无聊的欢乐,亦无须视作莫大的幸福。因为当你将短短的一个昼夜作息过成整个人生,一觉醒来俱往矣,又有什么情绪是可以带到第二天——也就是第二世——那么久的呢?

            » 浏览全文 »»»»»»

每一天都有几朵花意外开放

  7月30日。当你在车库里听见猫叫,并且这叫声一直伴随你的帕杰罗驶出深南大道,请一定停下车来。也许会有一只小猫正趴在温暖的底盘上,满脸泪水。——注①

  7月30日。记住每一个电话号码。你不知道哪一天,会突然需要找那个号码的主人。——注②

  7月31日。有时候,我试图打断一段原本愉快的谈话,只是因为害怕没有办法让之后的台词延续先前的美感。——注③

  7月31日。社会上的妇女同志比较复杂,还是女大学生比较可爱。我乐意与女大学生一起促膝讨论人生和理想,甚至因此产生友谊。我热爱她们。——注④

   » 浏览全文 »»»»»»

我说,我找个人

  你好,我找个人。
  她不是很高,走路有些儿快。她不算太爱说话,也很少一个人发呆。她还不是太懂得忧伤,有一些阳光打在她的裙摆。

  你来,你来。我知道你要找的这个人,只是她早已离开。你看,你看,这是她遗忘的发带。

   » 浏览全文 »»»»»»

生于猴年马月

母亲和周岁的我  这些年来,我在母亲身边的时间极少。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一直在外求学和打工,另外一些说起来不是太舒服的缘由则是,即使在家,我们一起说话的时间也不多。

  应当是她先发现自己不知道该跟我说些什么的。打电话回家,通常都是同时跟他们俩说话。有一天,在例行的嘘寒问暖之后,她就有些不知所措。我乐意说的事情,她也很认真的听。只是那些事情,大多像是专为跟父亲说的。母亲不想让自己看起来像个局外人,于是就很努力地试图表现得是一个参与者。可是,她的人生经历几十年来都只在那个方圆十五平方公里的小镇上,她也没有时间去了解故乡之外的世界发生过什么,又怎么能明白我说的那些所谓的正经事呢。我听得出她对自己有些失望。
   » 浏览全文 »»»»»»

他们知道我的一切

  每天经过那个小报摊,我只要往那儿一站,什么也不用说。摊主就会告诉我,南方体育到了,新电影到了,21世纪经济报道到了,中国国家地理到了。他不知道我姓甚名谁,却甚至知道我床头都放着些什么催眠读物。

  我打电话到沙县小吃。有时候我说,喂,要个外卖,说完这句就挂掉了。老板娘马上就能知道我是谁,要送什么,送到哪儿。她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却知道我最爱吃什么。

  怡景水业的接线生,知道我每次都只要一桶三加仑的纯净水。她甚至没有见过我,却知道我只有一个人,只喝得掉三加仑。

  我的一些邻居,每天,我只是跟他们点点头。可是他们知道,我每天两点才睡,知道我常常喜欢放什么样的歌。

   » 浏览全文 »»»»»»

路小缝:逝去的一个世纪

  我得承认,我早已无法客观看待厦门。一旦与那个城市有关,我的任何言说都无可避免地带着强烈的情感倾向。我对此毫无办法。
                   —— 一个不是路小缝的人记
  [1.你一打开扉页你就发现]

  清晨六时自困顿里艰难醒来,大巴已行至厦门大桥。过得白阑干的桥,只一瞥那岛,眼里便觉得明朗起来。

  路并不阔,然而深色的路面中央,绿得青翠。更加难得的是,它不似别处,只胡乱弄些草来敷衍人;那草中是夹了容颜热烈的花——你并不觉得它们俗媚刺眼,反有说不出的晴朗干净。

  终于得见那面久违的路牌,“欢迎来到厦门经济特区!”。望定它,仿若七年前头一回踏进岛来,惊喜的模样。

   » 浏览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