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情感 ’ 标签归档

一言为定

  老来得子,经已弥月。每日勤勉侍寝之余,手持沉甸甸的尿片,捕捉偶尔浮现在他嘴角的「睡眠微笑」,难免想到这个拥有自己基因的小伙伴,即将在未来数十年间与我们的生活牢牢绑定,憧憬有之,惶恐有之。
  为人子女多年,每次总结与父母的过往种种,都会对未来自己如何扮演父亲这个角色有更丰富的认识。这些想法,难保今后不会调整。但是,不写在这里,多年以后又怎么分得明白哪些是坚守的初心,哪些是美好的一厢情愿呢?

   » 浏览全文 »»»»»»

五十K

  大学同学有四年没见了。终于等到了宿舍老三的婚礼,早早就跟老七郭敦订了一样时间的机票,准备周末去天津狠狠打两宿牌。有时间的话,顺便参加老三的婚礼。

  还是在八年前,大学最后一个学期,宿舍里突然开始疯狂玩一种叫做“五十K”的扑克游戏。三副牌,五个人;抓到黑桃A的是一家,其他人是另一家,因此可能一人一家,或者三人一家,彼此并不知情;3<4<……<A<2<5-10-K<4张炸<5张炸<……<12张炸<3张黑桃A;目标是吃到尽可能多的5、10和K,同时尽可能先出完牌。
  
  ……大概这么说,你永远不会知道这种游戏的乐趣。没错,在不玩这个游戏的时间里,其实我也常常忘记它当年为什么会让我们如此痴迷。在每个夜晚,拼两张破桌,垫几张旧报纸,一边抠脚,一边极其暴力地将牌砸在桌上,围观群众一起大叫,炸!炸!七个J!宿舍熄灯,私接电线,打;偷电被查,点上蜡烛,打;蜡烛不让点,到走道里,就着廊灯,继续打。

   » 浏览全文 »»»»»»

七月十九日风雨大作

  (一)七月十九日风雨大作

  十七日开始便不停地收到官方非官方的各种短信,说台风又要来了。对于生活在深圳的群众来说,台风预警跟伊拉克群众耳中的枪声没有什么分别:你打你的台风,我打我的酱油;你打你的机枪,我打我的老婆。
  所以我甚至睡得比正常的周末还早一些,直到凌晨四点,在巨大的声响里醒来。
  
  住处在十三楼。朝海的那面,几乎都是玻璃。飓风被电线、树丛、门窗缝隙切割之后的尖厉的呼啸,从四面八方钻进来。门窗笃笃地敲撞着它们的框,像是有人在外面着急地摇晃这楼。雨并不大,但让人感觉如同砂砾一样坚硬,一大片一大片地,被大风卷裹着甩打在窗户上。
  起身拉开窗帘,风雨在黑暗里迎面打来。你知道在大雨的夜里开快车的感觉吗?

  远近许多人家都亮着。很快我就猜到,他们可能在做什么。因为我也踩到了一摊水。

   » 浏览全文 »»»»»»

小白,嫁给大头吧

她说]:恭敬不如从命。:-D
[我说]:谢谢帮助我完成这个想法的朋友们,无论相识与否。所有这些祝福,必将温暖我们的余生。

 
   » 浏览全文 »»»»»»

晚安,厦大

海那里轻轻地摇

  其实,这个页面原来应该是“小白,嫁给大头吧”。由于我无能为力的技术原因,“小白,嫁给大头吧”已转至此处。不好意思。:)

山那里静静地老
这是两点零五分的厦大
这是我的两点零五分的厦大

晚安,厦大
晚安,厦大

晚安,淡呀淡的白城月光
晚安,近的远的渔火和懒洋洋的潮声
晚安,环岛路上的夜风穿过黑黢黢的谁的梦境
晚安,不会说话的湖里山

晚安,上弦场
晚安,球门,以及孤零零的旗杆
晚安,军训时候落在地里的那滴汗珠
晚安,单杠双杠和引体向上

» 浏览全文 »»»»»»

那是清晨,也许甘甜

那是清晨,也许甘甜
也许是一只鹛鸟停落我的窗前
韶光短促并且轻盈
站立宛如一位不安的处女

亲爱的,我须得何种幸运
才能恰在此时
带着你的名字悄然醒来
阳光宁静,也许甘甜
 
» 浏览全文 »»»»»»

雨后想起故乡及其他

1、乡下
 
有新鲜的花
有新鲜的屎
有新鲜的阳光
有新鲜的诗句长满稻田
 
» 浏览全文 »»»»»»

凤凰花开Liǎo

  黄昏回家的车上,身后的女人们纷纷指着路旁大片大片的红,说那是什么花,说开得真好。

  她们一定没有毕业过。或者,她们的毕业与南方无关,与小虎队郑智化张明敏优客李林无关,与凤凰花无关。这可真叫我同情。
  我没有告诉她们,只是遥远地望着车窗外满目的红,听那一树沉默的歌唱,仿佛耐不住寂寞的孩子,如火如荼的凤凰花。
  
   » 浏览全文 »»»»»»

在清明,我想念你

  从前清明的时候,总要跟家人一起去扫墓。我的先人们大多葬在深山里,沿途跋山涉水,伐草开路,是一件颇费心力的事情。但是对于年纪尚幼的我们,心下想得更多的却是终于能够名正言顺地出去野游。记得有一年清明,风清日丽,山谷里一大片一大片夺目的红,都是开得正艳的杜鹃花。我和长我两岁的表哥一起跑在所有人的前边,挑那些向阳的杜鹃花来嚼,觉得是世间最美妙的食物。

  这个清明,我想念你,哥。

   » 浏览全文 »»»»»»

假装残忍

  夜里,summer黯黯的道,大头,我们去喝一杯吧。
  我不由一阵心酸,埋头看了一眼呼之欲出的肚腩,忧伤而决绝地说,不行,孤南瓜女的,容易出事。

  summer的初恋男友结婚了。
  大头,我们去喝酒吧。让它们去死吧。其实酒精对我是最没有解脱作用的,吃东西可能还好一点,巧克力什么的。这时候要是有个男生从香港捧着一块巧克力送到面前来就好了,像我男朋友以前那样子的。。。像快要成为别人老公的那个男生以前那样子的。

  呵,我承认我还没有这种经验,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才是好的。他本来是你企盼已久的恩赐,你也以为自己聪明得足以把握。尽管无数情事证明没有谁注定是谁的唯一,可人们总是这样,以为自己会是最特别的一个。于是当庸常的情节发生在自己身上,便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 浏览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