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昆曲 ’ 标签归档

伟大的自宫,蹩脚的《班昭》

  古时候有个老作家,自知气数已尽,为了给他们家没能写完的书找个续写的,就要十四岁的妹妹从他的两个学生里随便挑一个嫁了,好让这个倒霉妹夫帮他们家继续写书。不料该妹夫耐不住清苦,没多久就入宫当了皇太后的男秘,常年不归。还好该妹妹也能写,只好亲自从临死的哥哥那里接了班,在她大师兄的陪伴下,一写就是十几年。某日大师兄因为不堪于自己和该妹妹的绯闻不辞而别;倒霉妹夫呢也赶在这天从宫里回来,然后立刻因为不想给死皇太后守陵跑去投河自尽;说时迟那时快,一道精确制导的霹雳适时击中了该女的书房,把稿子都烧光了。家破人亡,该女只好含恨跑到宫里让皇帝养着写书。一晃几十年,神经兮兮的大师兄又出现了。好个大师兄,为了能留在宫中陪该妹妹写书,他毅然给自己做了个小手术,从此再也不长胡子了。又是几年过去,这部该死的书总算写完,身残志坚的大师兄拍拍屁股离开了宫里,最后两人郁郁而终。

   » 浏览全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海报  从前为了附庸风雅,找过一些张静娴的唱段来听。初开始完全听不明白唱的什么,耳中只有鸡鸭鱼肉四个字。“袅晴丝吹来闲庭院”,八个字便用了四十几秒才唱罢,那样缠绵婉转,柔柔慢慢,叫我很是替歌者着急,极想用力帮她把声音从嗓子里拉出来。但是看了歌词,立刻明白自己的急性子有多可笑。那样的词,真是要配了那样的水磨调才最合衬——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自此也就存了一点兴致。这回知道白先勇要带他的青春版《牡丹亭》来,早早便托了深圳大学的老师帮忙买好几张五折的学生票,一下班就跟同事裸奔过去。

  我的这位同事是个昆曲达人,十几年前便在学校里跟一干昆曲迷聚朋结社,平日里也常常咿咿呀呀。出门前兴奋得不行,塞给我一本带简谱的剧本不算,半路上还特地绕道花卉中心,喜滋滋扛了一人多高的花篮过去,打算以他们学校曲苑的名义献上(嗯,我真的有试过拦着他的)。

  白老师先勇早早便在剧场外,温柔地为大家的签名。他的笑容常年如一,只是头发已经有些稀疏了。

   » 浏览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