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 欧冠 ’ 标签归档

重要的是走到了终点

  
  「〇一」:

  我上一次用超过两百个字谈论国际米兰,还是在二零零六年。那时候的国际米兰,已经有漫长的十七年没有拿过意甲冠军,四十一年没有拿过欧洲冠军。那之前的近十年间唯一值得一提的奖杯,同时也是我第一次见证国际米兰举起的奖杯,居然是二零零五年的意大利杯。但就是这个常被人遗忘的奖杯,当时竟然也让我说出了自己“比幸福本人还要幸福”那么肉麻的话,可以想见,我,以及那些同样多年陪伴这支球队的人们,对荣誉的饥渴和向往已经到了多么令人发指的地步。

  “跪求国米欧冠彩色照片!”,“国际米兰举起冠军杯那一刻,你会做什么?关掉游戏机。”,“国际米兰上次拿欧冠的时候,人类还没登上月球呢。”——球队长年低迷,我们也很难抬得起头,默默忍受各种段子的羞辱,已经成为一种习惯;甚至有热爱英超的广东同事,认为我喜欢国际米兰是一件没有品位的事。

  我们当然不是为了自虐才喜欢这支球队。不过现在,我不想为自己已经延续了十二年的感情找一个用来说给人家听的理由,就像爱上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原因,即使勉强说出来,也往往不是全部。我只想重复一下,喜欢这支球队曾经给我这样的好处:

  “所以我很感激国际米兰。在与他们一起不断努力,不断尝试,不断希望,又不断失望,甚至几乎绝望的这么多年里,我奢侈地得到了许多充满挫折但是终身受用的人生经历,让我即使在最不堪的境遇里也能昂首前行。
  而我甚至没有为此付出任何值得一提的代价。我他妈实在太走运了。”

 
   » 浏览全文 »»»»»»

最后一枪


  凌晨四点,阿什么鲁阿什么巴雷纳一枪结果了我们又一个灰涩的赛季。当一脸苦相的里克尔梅居然在情歌球场英雄一样振臂狂啸,当隔壁居然也在濒死之际咸鱼翻身,我和马特拉齐一道跌坐在地,都他妈有些失神。末了慌忙关上电视,连粗话都懒得骂一句便匆匆睡去。
因为清醒的每一秒都是煎熬。

  一觉醒来,胸口有些闷,莫名而巨大的空虚感迅速击中了我。四月才刚刚开始,我们却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剩下这么多个周末的夜晚,我们还会呆在一起,但却已经注定无事可做。

   » 浏览全文 »»»»»»

造反有理,革命无罪

欧洲冠军杯标志  路易斯二世疯了,摩纳哥疯了!里亚索疯了,拉科鲁尼亚疯了!赌棍们疯了,幸福得很无辜的球迷们疯了!

  一个是皇家豪门,一个是意大利总理俱乐部,两支球队加起来霸占了十五座冠军联赛奖杯。两天之前,他们是炙手可热的当然之选,人们纷纷期待与他们一起享用一夜豪门盛宴,并毫不吝啬地对他们使用类似气质和王者这样美好的词句。
  没错,我们的确看到了一场豪门盛宴,满桌子白花花的欧元。但是这次大快朵颐的不再是G14,而是一帮性情中人,江湖草莽。除了硕果仅存的波尔图,G14的足球先生们纷纷倒在了摩纳哥和拉科鲁尼亚们的野球拳之下,满是膏脂的胸膛给揍得千疮百孔。

  当先受死的是皇家马戏团。摩纳哥八比三痛切拉科鲁尼亚的记分牌还没褪色,皇家马戏团也跟着栽在路易斯二世。不能怪那些累得口吐白沫的大佬,不能怪没买后卫的巴尔达诺,应该怪的是风,路易斯二世的风不知道是在哪个方向吹。

  德尚哥哥圆满了,他的队伍以最小的优势淘汰了世界足球先生之队。而其实皇家马德里也大可不必沮丧,毕竟他们总算还有租给摩纳哥的莫伦特斯,可以代表皇马继续冠军杯之旅——有趣的是,莫伦特斯在狙杀皇马一战中拥有一粒入球和一次助攻。

   » 浏览全文 »»»»»»